笔趣阁 > 过客匆匆 >第2章 过客匆匆
    我们一生所遇的大多数人,终究不过是我们生命中的过客,匆匆相遇,匆匆分离,只余一点记忆,而更多的人根本连痕迹都不留。日日见那人来人往,看不清谁会陪你到最后。

    沈安若非常讨厌星期一。她喜欢波澜不惊,讨厌意外,而星期一总是一周之内最容易有意外事件发生的日子。

    那天一早就忙碌杂乱,有员工投诉电话,有其他部门的人到她这儿抱怨,还被钱副总一时兴起召去以询问项目进度为名教导了半小时。当她终于放松地深吸口气开始正常办公,打开邮箱便看到一堆贺信跳出,然后惊见公司的电子公告上竟有她原上司的调职通知以及她自己的升职通知,红艳艳的文头和落款,很是晃眼。

    也不是完全没有准备,前阵子还被领导约谈过,但这事还是来得比预想得更快、更突然。

    沈安若不是很有事业企图心的人,工作但求尽职,无过胜于有功,自知这种性子并不特别适合当管理者,还是先前的专业路线更适合她,这时被推选了出来,多半也是因为集团扩张太快,公司太缺人。

    这么一番思索,比起升职本该有的喜悦和感激,她反而添了几丝苦恼。毕竟,虽然自己才官升一级,却是从专业级别转到行政级别,正式成为这集团里最年轻的中层和唯一的女中层了,免不了会招惹一些无端的是非和猜疑。

    不过这种担忧也是转瞬即逝。她很随遇而安,无论新环境,还是新同事,她都能适应得很快。新的角色定位,也只需要给她一点点时间就好。

    半个上午的时间,有人真心祝贺,有人强作欢颜,有人若无其事,也有上周挽着她的手一起走路的好姐妹此刻视她为空气。沈安若很无奈,幸好马上要开会了。

    她一直有在会议前整理仪容的习惯,美好一点的形象更容易在会上说服那些男人们,毕竟公司所有的决策会议都是男性占主流。因为十二层盥洗室正在检修,安若去了十一层。女盥洗室外面是化妆间,相连的,完全不隔音。公司的办公环境蛮严肃,闲聊是被禁止的,所以这里就成了女员工们八卦的天堂,聊明星,聊电视剧,聊婆媳关系,五花八门。

    安若进盥洗室时外面化妆间没有人,可等她准备出来时,却猛然听到自己的名字被提及,顿觉进退两难,想了想,悄然退回。

    “沈安若啊,竟然是沈安若。你之前能想到是她吗?”

    “蔡一祥这死胖子要气死了。资历比他浅,又是女的,就凭蔡胖子那心胸,肯定不会甘心的。哈哈,这下可有热闹看了。”

    “啧啧,换我是蔡胖子我也不服。沈安若虽说没什么不好,但也没有多突出呀,凭什么跟她一起进公司的这么多人,就她一个人早早地上位了?我们公司不是一向论资排辈并且女性不优先的吗?”说这话的,其实是平素与她关系颇为不错的同事。

    “你们都太天真了吧?当然是因为人家有后台!你们就没发现我们张总对她照顾得格外多一些?”

    “哎呀妈啊,你的意思难道是说,她跟张总……”

    “呸呸,我可没这么说,我是说她家一定是有背景的。那天我去张总办公室签字,门没关严,在门口听见张总讲电话,说什么‘您请放心,小沈在我们这儿表现是十分出色的’,语气那是相当恭敬。我们那霸气外露的张总只有对着上级大领导说话才会用这种语气的。”

    “你们的消息都闭塞了。安凯集团,知道吗?她是安凯家的二少奶奶!”

    “那又怎么了?安凯在相邻的勇江市,跟我们也没业务往来,犯不着给他们面子吧。”

    “可是他们家有人在我们市委当领导。喏,最近刚刚调任到我们区的齐绍棠,就是安凯家的老姑爷,我们正洋可正好在他的管辖范围里。这个面子,我们家的领导当然要给啦。”

    “嘁,官商勾结!”

    “说到这儿,你们见过她老公吗?有一阵子经常接她下班,还下车给她开车门,长得很帅,举止也好。这程家二少可是个妙人,不回程家大本营去争权夺势反而在我们这城市自娱自乐就够奇怪了,又娶了个小家碧玉回家,存心给自己拆台。他大哥娶的可是他们市那谁谁的女儿啊。”

    “所以,你们确定真的是她老公,而不是那个……包养关系什么的吗?门不当户不对的,想不通呀。”然后是一阵不怀好意的笑。

    真是越发地听不下去了,偏偏又出不去。之前那个关系尚好的同事的声音又传了进来:“这个不要乱说,我参加过他们的回请婚宴。他们没在本地结婚,回来后只回请了很少的朋友和同事。”

    安若稍感欣慰,毕竟是朋友,关键时还是会替她说话,却听得那朋友又说:“有钱人家的事,我们哪能搞得懂呢?总之,我那些嫁了有钱人家的同学和朋友,就没有几个过得如意的。按说她也是个聪明人,在这件事情上还真是想不开。”

    “女人嘛,难免虚荣。”

    “言情小说看多了呗。”

    一堆人在那儿热心地替沈安若的“想不开”找答案。

    沈安若真心后悔刚才没有第一时间出去,现在走也走不得,只盼外面的姐妹谈心会尽早散场。不承想自己已经具备了八卦娱民的明星身份,这感受,一言难尽。正暗自感慨着,手机猛地振动起来,她反应机敏地在半秒钟内按下了拒听键。

    电话是部门的行政助理丛越越打来的。安若无声地给她发短信:“何事?”

    “安若姐,今天新上任的区领导到各企业视察,听说五分钟内就要到我们公司了。事发突然,怎么安排?”

    “事前没接到通知?”这个不正常,之前领导们走访企业,哪次不是提前一两天就把行程路线确认个仔细,日程安排都精确到十分钟以内,虽然从来没准过。

    “说是不想干扰企业正常经营秩序,所以只是随便看看。”丛越越短信回道。

    什么不干扰经营,其实就是想突击检查。可惜在工业区里各企业门禁森严,做不来微服私访这种事。

    这事不能等,可是外面那几位姐姐妹妹好像还在……不管了,在这工作的地盘上,公事的重要性远大于私事。安若心一横,摆出淡定神色快步走出,外面一瞬间鸦雀无声。

    她在镜子前稍一停顿,看了眼镜中自己的影像,似乎还可以,然后转身向姐妹八卦团微微一笑,随后快步走出,一路上感到芒刺在背,似乎做了件很不道德的事。

    “我为什么要感到抱歉和不安?其实我才是受害人。”她一边安排着接待计划,一边这样安慰自己。

    沈安若踩着高跟鞋陪领导赶到一楼大堂时,正赶上执行着“不扰民计划”低调出行的领导一行人的专车到达。的确很低调,因为只来了一辆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