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过客匆匆 >第10章 暗自较劲
    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有微妙的计算公式,和宇宙万物一样。大到星球,小到原子核与电子,都是近了相斥,远了相吸,最终在最合适的距离上实现稳定与平衡。

    程少臣没有再提及关于“追求”的字眼,只是两人很快恢复了以往相处愉快的饭友关系,他甚至肯陪她为了节省时间去洋快餐店,只不过拒绝排队买餐而已,连绅士风度也不顾,又挑三拣四,批评她热爱垃圾食品的低级趣味,最后只就着一份咖啡吞了一份米饭,沈安若看得很想吐血。

    他们以前都只在周末才会通电话,只为确认约会内容。现在很晚的时候,沈安若都准备睡了,也会突然接到程少臣的电话,声音里醉意醺然:“你有没有想念我?”

    沈安若通常回答“太忙,没时间想你”或者“我想你做什么”。有时候他也说:“哎,我突然很想见到你。”然后安若就回他“无聊”。程少臣也不生气,笑嘻嘻地道句“晚安”便挂电话。被人抢白了还那样开心,安若觉得说他无聊一点也不冤枉他。

    他们的相处也未见更亲密,只是在告别程序里程少臣擅自加上了一个离别吻,而不是像以前那样的相敬如宾。不过也是轻轻浅浅,有时落在眉心,有时落在耳畔,有时落在唇角,很随机,他再也没有像那晚那样专注地吻过她。安若反正无所谓,也不主动去回应。

    每隔个十天半月或逢大小节日,鲜花与礼物准时到达,不过没有再夸张得让人抓狂,都算正常,不会很便宜,也不会特别的贵,在她的接受范围之内,而且都是快递公司送达,他从来不亲手拿了礼物给她。午休时间里保安室小妹时时捧着鲜花与礼物上楼,她觉得招摇,曾抗议程少臣不要再玩这套把戏,结果抗议无效反而显得自己无理,只好嘱托值班室人员不要送上楼,等她下班去取就好。

    程少臣一定有一个聪慧灵巧的女助手,给他女友送花、送礼物也是工作内容之一。打死她也不相信程少臣会亲自去买那些女性礼物,至于他站在花店里选花的傻样子,那就更无法想象。有时候她会想象一下他的助手同时准备n份礼物并认真做好记录免得送重复的场景,不但不气反而觉得好笑。

    程少臣那段时间似乎忙了起来,周末常常在工作,不再整日出去玩。或许是夏天太热没有什么好去处,又或许是那样的场合携得均是“女伴”,谁带“女友”去倒是令人笑话了,或许他另有“女伴”作陪,而她这个曾经的“女伴”已经下岗。程少臣倒是有一次要带她去海里游泳兼冲浪,她觉得穿泳装很尴尬,自己本身又晕海,便死活不肯去。

    当了所谓的“女友”以后,最大的好处是,她拒绝的时候理直气壮。以前被他约要推辞时,总是费劲地转着脑子想出种种礼貌又委婉的托词,生怕显得不识好歹,或者故作姿态。如今她再也不用浪费这样的脑汁,只消说“太热了,不想出去”或“今天累,改天吧”,便将他轻松打发掉,而他虽然常常被拒,但表现得很无所谓。

    沈安若有时想想他那晚的“表白”举动仍是满腹怀疑,只当是他的一个游戏攻略,所以并没有身为“程少臣女友”的自觉,不过对于两人的距离近了许多,她也不排斥就是了。有时候她甚至觉得自己仿佛一个旁观者,站在高处看红尘里这一男一女在玩明明很枯燥偏偏还乐在其中的过家家游戏,只待谁先觉得无趣了谁便先退出,然后游戏结束。

    某个周六午后程少臣莫名其妙地来了,因为他最近忙,他们吃顿饭便散场,除此之外倒也许久未见。见他一身酒味,安若直皱眉,“你怎么来的?难道自己开车?”

    “打车。”

    当时她正听着电视广告坐在沙发上认真绣一幅绒绣图,小幅的凡·高的《星夜》,还特地支了绣花架子,很像那么回事。程少臣坐在她旁边,看了一会儿,“这就是那个什么十字绣?周末的大好时光做这玩意,你还真闲啊。”

    “这是绒绣,比十字绣费劲多了。哎,你别弄乱我的线,好不容易才分开的。坐那边去,满身都是酒气。”

    看他的样子似乎不舒服,安若去厨房帮他兑蜂蜜水,回来时见他拿着遥控器按来按去,把所有电视台转了好几遍,还轻轻叹气,“这广告里插播的电视剧越来越不好看了。”最后干脆切换到电视机的娱乐模式,用遥控器玩俄罗斯方块。

    “你来做什么?”安若被他弄得一头雾水。

    “没事不能来吗?你绣你的图,不用管我。”

    过一会儿他又切换了节目,沈安若抬头看时,电视上第一百零一次上演《泰坦尼克号》。

    “当年陪一女生看这片子,哭得稀里哗啦,都把鼻涕抹我袖子上了,我后来一听这剧的主题歌就有心理障碍。”

    “你本来想追人家,后来因此被吓跑了对不对?”安若白他一眼。

    “你怎么这么聪明?你看这片子哭没哭?让我猜猜,你这么寡情……肯定没有。”

    “在别人的故事里流自己的眼泪多浪费感情啊。再说,也没多感人嘛,若不是后来翻了船,这一对也没有什么将来吧,私奔成功也铁定当怨偶。几小时的感情跟一辈子的长度比,完全可以忽略了,怎么可能记得住一辈子呢?”

    “那老太太才没记一辈子,若不是被那幅画唤醒了回忆,恐怕她早把那男的忘在记忆细胞最底层了吧。”

    “哎,你,人家美好的爱情被你说得真不堪。”

    “你也一样。” 程少臣打着哈欠说,“有一年写作课老师给我们出题目写‘爱情是什么’,我现在还记得那女老师真是又美丽又有气质。可惜那次她罚我重写。”

    “你写了什么?”

    “忘了。”程少臣笑嘻嘻地说。

    “以作文为名给女老师写了情书?”

    “少污蔑我了,才没有。”程少臣继续打哈欠,“你相信爱情吗?”

    “不信,一瞬间的错觉而已。幸运的人把爱情化作亲情,就自以为拥有了一辈子,倒霉的人把爱情变成伤口,也要痛上一辈子。不过聪明人当然会让自己好过啊,总会弄清楚主菜跟调味品的区别,痛过一阵子就会慢慢忘记了。”大概因为他今天有些反常的多话,沈安若也乐得陪他聊。

    “那你一定是聪明人了。真遗憾,我还指望你会爱上我呢。”

    “你很无聊呀,我爱你做什么?你又不缺人爱。你想体会被人爱慕的感觉时,找你的美丽女同事去。”

    程少臣嘀咕了一句,她没听清,又低头绣图,过一会儿,竟见程少臣半躺在沙发上睡着了。他睡着时长长的睫毛覆下来,嘴唇微微翘着,眉头轻轻皱着,头歪向一侧,很像个小孩子,跟他平时的样子大不同。安若看得有些出神,心里有些柔软的情绪在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