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过客匆匆 >第11章 一团混乱
    我们需要用很久的时间去质疑、犹豫,但真正下决定时却只需要不到一秒钟。

    程少臣很久没和沈安若认真地约会了,忙、累,连讲电话都懒得讲。安若摸不清他的习性,就甚少自讨没趣,除非有事,不然绝不主动给他打电话,更别提约他出来。算起来,两人不只很久没见面,连好好说话都很久不曾有过了。沈安若有时候会觉得生活里似乎缺少了点什么,想了想,原来程少臣已经很久没惹她发脾气了。

    后来程少臣终于出差回来,出了机场就联系她晚上一起吃饭。几日没见,他看起来黑了一点,似乎也瘦了。

    “最近工作很辛苦吗?”她忍不住问一句。他一向游刃有余,钓鱼的时候都能在电话里将最难缠的客户轻松打发。

    “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非常关心我?”

    “我只是好奇你怎么减的肥。”

    “游泳、日光浴,海南这个季节风光甚好。”

    “……”沈安若无言以对,左右环顾一下,发现他不仅换了新车,而且连车的品牌都换了。他换掉车的品牌大概只能说明一件事,“程少臣,你换工作啦?”因为之前他的那份工作,所开的车必须是指定品牌。

    “最近和朋友一起做点事,快三个月了。难道你不知道?”

    “你从没提过。”

    “我记得我跟你讲过的。”

    “我记得没有。”

    有还是没有,这个题目基本无解,也无关紧要。不过安若最近从程少臣那里学来了一招,将道理牢牢抓在己方肯定是正确选择。还好他不再继续。

    他们去意式餐厅,环境优美,但沈安若只要了儿童套餐,并且把套餐里的意面推到程少臣跟前。

    “我进西餐厅只点套餐,因为如果完全不懂搭配,点套餐就不会出差错令人笑话,而儿童餐分量刚好够我吃,不会剩很多,不会显得我很没教养。另外,我一直没学会如何用叉子优雅地吃意面的技巧,所以从不在西餐厅里吃意面。你看,认识你以后,在你的严格要求下,我比以前注意形象了,这算是收获还是遗憾啊?”她在他疑惑的目光里解释,然后不忘奚落他几句。

    程少臣本来正在喝咖啡,笑得险些将咖啡洒在身上。他拿了纸巾,边拭嘴角边继续笑,“沈安若,你死要面子够虚伪,偏偏又这么真诚坦率。”

    但是约会只进行到一半,因为程少臣的一个电话就被迫中断了。

    “我先送你回家,公司里有点事,我得马上回去。”

    “不用了,我会自己走。”

    “也不算绕路,方向是相同的。”程少臣坚持要送她。

    还没走出餐厅门口,沈安若就遇上了熟人。餐厅很大很长,转过一个弯,突然见到大学时的学姐,当年英姿勃发的女强人,如今已是珠圆玉润的少妇。她同时也望见安若了,安若顿住脚步,轻轻喊一声:“学姐。”

    “安若,原来你也在这座城市?”多年未见,李学姐很惊喜,“浩洋,你怎么都没跟我提起过?”

    沈安若努力忽略的那个熟悉背影终于缓缓地起立,转身,微笑,“安若,好久不见。”又朝向程少臣的方向点头致意,“程总。”

    安若的脑子在那一刻有眩晕与蜂鸣,一时没听清他们都在说什么。依稀记得程少臣与江浩洋寒暄了一两句,似乎以前就认识。学姐请他们俩坐下来,因为她想与安若叙叙旧,程少臣笑着回应了他们几句。总之,他很给安若学姐面子地留下了安若,自己微笑着与他们告了别。

    安若感觉自己笑得很僵硬,一定是空调开得太冷了。她想过迟早会再见到江浩洋,可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比她料想得更快,她都没有准备好,该说什么,该做出怎样的表情,都还没提前排练。有一瞬间,她甚至觉得自己像个灵魂出窍的人,元神飘在半空,冷眼观望下面那名女子机械地按既定程序说话和动作,至于说了什么,她自己都记不清。等她的元神渐渐归位时,已经坐到了江浩洋的副驾座上,他隔了一臂的距离替她系了安全带,而后发动车子,并没问她要去哪里。

    当狭小空间里只剩他们两人时,沈安若反而镇定下来,“你何时回来的?”

    “快一个月了。”

    “是吗?恭喜。”

    “还好。你最近过得好吗?”

    “嗯,老样子。”安若心头浮起可笑的感觉。多荒谬,曾有结婚计划的一对男女,在电话里草草就分了手,分手后的第一次重逢,对话如讨论天气般虚伪客套。

    “安若,你从来都会让自己过得好。这一点永远不用为你担心。”江浩洋淡淡地说。

    “你也是啊,在返璞归真的地方修行了几个月,如今房子、车子皆备,官位、待遇齐升。”

    “这些东西总会有,早晚都无所谓。可是有些东西一旦失去了,却再也无法挽回了,安若你觉得呢?”江浩洋语气淡然,仿佛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

    沈安若有点气虚,也学着他的语气淡淡地说:“你也会介意?”

    “是,一直都在遗憾,我们怎么会走到这一步?”

    “江浩洋,都过去的事了,你又何必做出这副惋惜的样子,你真的介意就不会直到今天才偶然出现了。”

    “安若,那时候我意识到我们俩走入了死胡同,再多反复折腾几回也免不了同样的结果。只是不甘心,无论怎样,我们都该当面告别,就算不在一起了,也该有个正式的分手仪式,而不是在电话里草草率率便打发了我们几年的缘分。那阵子太忙,我脱不开身,但是有一天我们的考察车绕经康县,我看着路标,知道距你只有八十里路,于是下车,到村里雇了一位果农送我一程。我等了你整晚,结果并未如我所愿。”

    “什么时候?”沈安若有一丝恍惚。

    “我们分手的那个周五,我就在你家楼下,终于等到你回来,但是你与别人在一起。安若,那时我只站在离你十米远的地方,可你并没有看见我。”

    “你明明来了,却没让我知道?”

    “你当时朝程少臣招手,目送他离开,直到回过头,嘴角都在笑。我本想重新出现在你面前,却在那一瞬间失去了勇气,突然觉得如果我从此离开你的生活,你会不会更幸福?安若,我已经许久未见你那样笑过了。你决然地要离开,想必也下了极大的决心。既然你快乐,我又何必再度搅乱一池已经澄清的春水?所以那天我安静地离开,没再去惊扰你。”

    分手的那个周五,那是程少臣第一次请她吃饭的日子。原来那么早的时候,江浩洋就已经回来过了。

    “你是怕……”沈安若生生地把即将出口的话咽下,再说不出一句话。她嘴角微微泛苦,心头涌起怪异的情绪,伤感、可笑、郁闷和不甘混杂在一起,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