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过客匆匆 >第24章 怀旧季节
    怀旧是一种病毒,传染性很强。

    沈安若从机关大楼出来时,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刚好碰见江浩洋正从停车场的方向走来。当他约她一起吃晚餐时,安若爽快地答应了。他们去新开的越南菜馆,就在海边的美食城。餐厅很大,没有包间,只用草帘、矮的木质屏风与阔叶植物隔出相对独立的空间,但私密性很好,望不见其他人。他们选了最靠里的一张桌子。

    安若今天的事情办得顺利,所以胃口也好,甘蔗虾、软蟹,各种小点心,塞了一肚子。江浩洋喝着茶,每样东西只动一点,安静地看她吃。他们没喝酒。

    “你为什么不吃?”

    “我不饿。中午吃多了。”

    “你的爱好很奇怪,专程请人吃饭,只为看别人吃。”

    “请你出来一次太难了,难得正好碰上。最近有点烦乱,看见故人,心情就好多了。”

    “真稀奇,莫非最近正流行怀旧病毒?”

    “这句话有典故?”江浩洋状似漫不经心地问,无视她刚才从鼻子里发出来的笑声。

    “没什么,网络冷笑话。”安若见到江浩洋的眼睛里有几分揣度又有几分了然,有点意兴阑珊,“吃饭的时候别装深沉,会影响到别人的好胃口。”

    江浩洋往自己盘子里夹了一大筷子菜,看着她笑出来,“安若,过了这么多年,你对我的态度总算恢复正常,不再阴阳怪气了。”

    “江局长,我哪有阴阳怪气?我每次见你都敬畏有加。”

    “是啊,真够敬畏的,都不用培训就可以直接参加城市礼仪比赛了。”

    沈安若也笑了。

    江浩洋去结账的时候,沈安若在前厅等他。店里生意兴隆,很多客人没座位,只能等。前厅有高大的阔叶常绿植物与人造瀑布,景致优美,她看得很投入,直到江浩洋喊她名字才回过神。

    “这么久?”

    “碰巧遇见熟人,打了个招呼。”

    “你今天净碰巧遇见熟人了。”

    “大概是怀旧的季节到了,你刚才不是还这么说吗?”江浩洋又淡淡地看她一眼,“时间还早,你接下来有安排吗?”

    停车场离饭店有点远,沿途有意式冰淇淋店,沈安若买了两大盒,递给江浩洋一盒。

    “现在天气还很凉,不是吃这个的时候。你稍后胃痛别后悔。”

    “不后悔。想想看,如果你突然兴起一个愿望,然后马上就能实现,即使日后需要付出一点代价,那也是值得的。凡事都要有代价。”

    “你从哪儿找来这么多谬论?”江浩洋不认同,但也不再阻止,“你刚才满口荒谬理论时,倒是像你学生时代的样子,简直一模一样。”

    他说得对,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处得这样好了,就像回到以前一样。之前偶尔的约会,也都冷淡疏离,客气到虚伪。那时江浩洋不以为意,她也无所谓。但是,总归比不上现在这样彼此舒适。

    不远处传来欢呼声,原来是新落成的激光音乐喷泉今天正式启动。银练飞溅,乱花碎玉,激光彩柱在夜幕里变幻莫测。他们俩坐在离得很远的石椅上,也仍然能看得清楚。

    安若吃完一盒冰淇淋,见江浩洋手里那一盒完全没有动,已经化了一半,顺手又拿过来。

    “你的确跟以前不一样,我记得以前你无论如何也不会在外面吃东西。”

    “那时候年轻,要装淑女,免得嫁不出去。”

    江浩洋笑,“安若,我们认识超过十年了吧。”

    “十年多,已经过了这么久了。”

    一时竟也无言。喷泉还在继续喷涌,《命运交响曲》,水柱一飞冲天,升腾起一阵云雾,慢慢飘散下来。沈安若突然飞来一句:“你跟敏之何时分的手?”

    “我们什么时候分手过?”江浩洋先被她毫无预兆的话问住,后又耐心解释,“一直是普通朋友而已。那时她要回国半年,需要个男人帮她挡住源源不断的相亲对象,而我也恰好缺个做伴的异性朋友,各取所需,就这样。现在我们的关系也不错。”

    这么现实的结论。沈安若静默了片刻,想起一些往事,微微笑了,“当时我还以为我们要做亲戚了,世事可真难料……”

    “的确是难料,我也从没想到你们会这样。”

    “相处久了难免就会感到疲劳。”

    “就像长跑一样,跑到中间会出现疲惫期,忍一忍,调整一下,就撑过去了。你还记不记得,你大一那年体育测试,竟然中途退场,最后免不了还要重新跑一次,多受一次罪。何苦?”

    “师兄,你没必要把我的糗事记得这么清楚啊。”那年的确很糗,她生病身体状态极差,跑到一半不得不退场,最后补考,遭他嘲笑。

    又沉默了半晌,沈安若自言自语般轻声说:“敏之是很好的女子,性格活泼又开朗,你错过她真是可惜。而且,只怕她跟你想的不一样。”

    “她当然是好女子,可惜现在已是别人的女友。”江浩洋表情淡然。

    沈安若沉静地看着他。江浩洋对望过来,温和地说:“安若,人生就是这样,你错过的东西,等再想去寻找,通常已经来不及。既然已失去,那就不如设法忘记。当然,极偶尔的时候,当你回头,它竟然还在原处,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没抓住,便稍纵即逝。”

    “好像要变天了,我们走吧。”她打断他的话。喷泉的配乐转成了《春之圆舞曲》,细细的水柱轻轻跳跃,仿佛在舞蹈,但气温却降了下来,风很冷,与那轻快的节奏甚是不搭。在这样的天气吃着冰淇淋,全身凉透。

    “你以前不是很喜欢这支曲子吗?不要听完再走吗?”

    “不听了,我觉得冷。”

    江浩洋脱了风衣递给她,她不客气地披上,两人并行向停车场走去。安若低着头,但能察觉江浩洋在看她,她抬眼回望过去,他也不闪避,直视过来。

    “你为什么一直提齐敏之?”

    “上周我和敏之通过一次电话。现在见着了你,突然又想起了她。”

    “原来你是想做件善事提点我,所以才肯与我出来?”江浩洋一脸的了然,缓缓地说,“那我们交换一下消息。也是上周,很巧合的机会,我跟程少臣一起吃了顿饭,整桌人都喝得有点高,后来你那位永远都处乱不惊的前夫竟然问了我一句话……”

    “你跟我们张总很熟吧?”安若突然打断他的话。

    “嗯。怎么了?”

    “昨天他批评我愚蠢又任性,猛地就想起以前你也这么说过我。你当时是认真说得对不对?”安若说,“亏得我还一直以为自己聪明又体贴。”

    “视角问题,要站在非常近并且非常特别的角度才能发现你那不为人知的特性,可惜大多数人都没那机会,只能看到表象。”江浩洋淡然地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