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过客匆匆 >番外三 孕妇孕夫二三事
    (一)安之若素

    孕妇沈安若的日子近来过得很有规律性,吃了吐,吐了再吃,睡了醒,醒来又睡,对其他事情几乎没了概念。

    这种新生活模式她适应得很快,甚至能够自得其乐,但她的凄惨光景令某人甚为郁卒。

    某日,安若面色苍白,程某人面色更苍白。

    程某人:“怎么会吐的比吃的都多?”

    沈安若:“没关系,吐啊吐啊的就习惯了。”

    程某人:“你一天睡眠超过十六小时难道都不会头晕?”

    沈安若:“会,所以才要继续睡,睡着了就不晕了。”

    程某人:“……”

    (二)隐居食神

    周末程少臣带沈安若到郊区海边的别墅去度周末,因为那里空气清新又无人打扰。

    安若近来闻不得油烟味,所以中午请了阿姨来做饭。结果她才吃几口,就连早晨的饭一起吐光。

    她见程少臣一副无可奈何状,十分受用,摸摸他的头哄他继续吃,自己又摸到床头睡觉去了。

    沈安若是饿醒的。肚子咕咕叫时,她意识到自虐本无罪,但虐待胎儿很有愧,于是去厨房找东西吃。

    厨房里有摆放整齐的清粥小菜,看起来赏心悦目,吃起来清淡爽口,她一口气吃了许多竟也没反胃。

    她肚子填饱了便心情极好地洗碗,乒乒乓乓的声响把程少臣引了出来。他说:“我来。”口气与动作小心翼翼,生怕惊吓到她。

    贺秋雁的最新一期专栏上说,男人的记忆是具有强烈选择性的。果然如此。

    以前她曾无数回抗议关于他喜欢从她背后突然冒出声音的恶习,从不见他记住过半回,如今可是记得牢。

    程少臣洗碗的动作很高贵、很优雅,像艺术家在创作,所谓气质天成。沈安若打着哈欠,又换了个位置和角度继续欣赏。这种场景出现频率等同海市蜃楼,几年等一回。

    “你换了做饭的阿姨?”

    “你怎么知道?”

    “中午那位的水准离这一位差大了。把她请回家去给我们做几个月饭吧。”

    “啊?”

    “多付些费用应该可以吧,又不远,她可以天天回家。”

    “让我想想……”

    沈安若凝思了几秒钟。没办法,孕妇的反应总是迟钝的。

    然后她半信半疑地开口:“你可别跟我说这饭是你做的。”

    “……”

    “程少臣,你竟然会做饭!我认识你这么久,你连煤气开关都从来没碰过!”沈安若的声音接近惊声尖叫。

    “做饭有什么难的?食谱上都写得明明白白的。”

    “那你还装出一副君子远庖厨的假清高状?”这是赤裸裸地欺骗欺诈加欺压。

    “会做饭和不喜欢做饭,这两件事又不矛盾。”

    “你强词夺理!”

    “你从没问过我会不会做饭。”程少臣面不改色。

    “骗子!”

    其实最令沈安若恼火的是,她认识这厮这么多年了只见他做了这一回饭,竟然就做得比她好吃又好看,几乎

    可媲美大厨。

    她颜面何存?

    (三)胎教a

    这是传说中的胎教时间。沈安若坐在钢琴旁边的一把软椅上,一边懒懒地翻着一本厚厚的乐谱,一边点菜一般懒懒地念:

    “巴赫《c小调前奏曲与赋格》。

    “肖邦《幻想即兴曲》。

    “停,再换一首,贝多芬《g大调奏鸣曲》第一乐章……”

    程少臣(头上乌鸦飞):“你确定这些是胎教曲目?”

    沈安若:“无所谓啊,你不是总说你孩子的天赋一定会比别人高许多?”

    程少臣:“也是你的。”

    沈安若:“好吧。我的孩子天赋当然要比正常人高。”

    程少臣:“我们的。”

    沈安若:“……你找碴啊。”

    半小时后。

    沈安若:“这位同学,技巧非常好,指法很漂亮,但太欠缺熟练啦。”

    程少臣(额上冒黑线):“沈老师,我至少有十年没完整弹过一支曲子了,而且你挑的好像都是钢琴考级的十级曲目……”

    沈安若:“所以才需要好好练一练嘛,荒废了太可惜。来,给‘我们的’孩子做个好榜样,继续继续,把《平湖秋月》再弹两遍……不喜欢?要不弹《钟》?”

    程少臣倒在钢琴上,趴着装死(神啊,救救我吧)。

    沈安若用脚趾挠他的腰窝,“快起来,不要耍大牌,你都不知道你有多荣幸。我连郎朗和李云迪的钢琴演奏会都懒得去听,却在这里听你用这种破水准弹了一个多小时了。”

    (四)胎教b

    沈安若每天睡前认真朗读五分钟的童话故事。孙姐姐说,这样会令孩子头脑聪明,口齿伶俐,心气平和,并且有想象力。

    这晚她正读着《狐狸列那》,程少臣从浴室里擦着头发走出来,躺到她身边,听了半分钟后说:“这故事不好,太现实。”

    于是她改念《阿凡提》。

    “这故事超龄了,他听不懂,等幼教的时候再念吧。

    “《小红帽》里的狼外婆会吓到他。

    “我不喜欢《拇指姑娘》。

    “《灰姑娘》这种故事多弱智。”

    沈安若忍得辛苦,“你是胎儿啊?我又不是念给你听的。”

    “你念得辛苦,当然多一个人听会效益比较高。”

    “那你想听什么?”沈安若暗暗地磨着牙问。

    程少臣想了想,“《小蝌蚪找妈妈》?”

    “书里没这故事。”

    “怎么这么教条?随便讲一讲就行啦,反正只是为了助眠。”

    沈安若丢开童话书,把薄被一下全扯到自己这边,背朝着他躺下,躺下时恨恨说了句:“流氓!”

    “我怎么流氓了?我明明什么都没做。”程少臣大呼冤枉。

    五秒钟后,程少臣终于明白了沈安若又羞又恼的原因。

    “这么丰富的想象力,这么快的反应速度。我们俩到底谁更流氓啊?”

    沈安若努力地装沉睡。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