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过客匆匆 >后记
    《过客匆匆》是我写过的第一部小说,从2008年2月起笔至今已过了八年,纸书的第一次出版也是七年以前的事了。七八年弹指一挥间,很多读者从校园迈入社会,从少女到人妻,再为人母,而我自己,在这些年里也经历了生活角色的转换,职业的转换,以及认知的转换。

    这些年,时时有读者在我的微博里留言,有人说《过客匆匆》这个故事影响到了她的恋爱观和择偶观,也有人说当她们真正恋爱、真正迈入婚姻生活时,对这个故事的理解已经和当初完全不同,有了更多的体会与共鸣。在过去的许多年里,我对言情文学的理解一直是,这是作者与读者用来共同消遣的梦幻游戏,但看了那么多读者的认真留言后,我深感荣幸与欣慰的同时也感受到了压力,也更加意识到,作者,无论是专业还是业余的;文字,无论是官方媒体还是私人频道的,都应该为作者本人,以及阅读受众负责。

    不知道是不是也有很多作者与我一样,对自己的作品有着近乡情怯的情结。这种情结导致我没有勇气重新阅读自己曾经的文字,也包括这本书。怕看到太多难以弥补的不完美,更怕发现如今的自己找不回初心,超越不了曾经。这本书的全新再版计划其实早在2014年就提出了,我任性地要求做一次全面的修改再出版,结果这一等就是两年的时间,而且在这期间,我没有写出过任何的新作品。编辑大人对我也真是极度的克制和容忍了,在此表示深深的歉意和感谢。

    今年春节前后,终于是克服了自己的心理障碍,重新翻出当年的文字稿。起初我把改文这事想得很简单,当年对写小说这事本身没什么概念,文字啰唆情节烦琐,这次正好删一删。然而等到真正修改时,我的想法已经变成了这样:哎,原来当初的我这么矫情;啊呀,这个情节好尴尬;喂,这整章都在原地打转是不是可以删掉?但那些不像小说更像是博客文章的大段大段的小矫情倒恰恰是这个文很显著的特色。而一些现在看起来挺尴尬的情节,却偏偏是推动剧情发展的连接点,那些总在原地打转的情节,恰恰最能表现主角们的个性,所以,改也为难,不改也为难。

    重读的过程尴尬也快乐。《过客匆匆》虽然是个虚构的言情故事,但里面却又不乏真实,大量的细节都来源于我的生活和经历,很多的配角原型就是我的朋友或同事,而女主角那些纠结的心思,也的确是我当初的想法没错。一字字修改的过程中,很多的回忆涌上心头,有文中主角的经历与我当时现实生活中的一一对应,也有当时连载过程中写到每一处转折或细节时与读者们有爱的互动。

    刚开始写这个故事时,我甚至没写过一个完整的小短篇,揣着“虽没吃过猪肉但总见过猪跑”的勇气,竟也一鼓作气地写了二十几万字。没有人设,人物形象是在编故事的过程中慢慢完善的。几乎没有大纲,写哪儿算哪儿。至于每一处细节和走向,都是洗衣服、洗澡、逛街、散步的时候临时想出来的。没有存稿,在读者的催文下写一章发一章,我边写读者边猜,读者的猜想也常常会影响到我的思路,有时甚至为了不被猜中而故意改设定——可以说,这本书是在读者们的陪伴下完成的。借着改版书的这一角,我想对你们再次真诚地说一声谢谢。

    说到这一次的修改,其实故事的设定与走向完全没有动,只是我强迫症一样地重新捋了一遍文,把很多倒装句改成了正装,换掉了很多形容词,把每一句对白又敲定了一番。有些我现在看来似乎不那么合理的情节重新写了一遍。还有,七八年前的一些设定,如今已经不再合理合法,比如酒驾,比如一些官场现象,本着小言情也该传递正能量的态度,为了不对更年轻的新读者造成误导,我也一一做了调整。至于很多不删嫌累赘、删了太可惜的文字,出于一种怀旧心理我尽量地都保留了。

    我一直觉得,作者应该尽快忘掉她所塑造的人物,如此她才可以在新的起点上创造出全新的人物和故事。虽然后来其他故事里的男男女女多少都带着程、沈两人的影子,毕竟这是我最熟悉也最亲切的两种个性,但我一直尝试着与他们俩相忘于江湖。而这次的修文则仿佛与老友重逢,虽然经年不见,却熟悉依旧,甚至重新爱上了他们俩。

    其实读者们对沈安若和程少臣的惦记似乎比我更深。我已有五年的时间未写过小说(中间出过一本生活纪实的小随笔《小世界》),但在各类好书推荐平台,我之前的作品,尤其是这一本被反复地提及。我的微博里,也时不时地有读者提醒着我这些年的“懒惰”和“不务正业”,即使在我不出新书、不露面的时间里依然支持、关心着我的身心和家人。这些提醒和关怀我一直记在心里。谢谢你们,在被我一次次“坑”过之后,依然对我充满信心,不离不弃。

    我还要谢谢《过客匆匆》这本书本身。虽然它是一部从故事到文笔到人物都不够完美的作品,但当初却是因为它才开启了我的业余写作之路。如今在放弃写作数年之后,也是因为它让我找回初心,重树信心。八年前用了几千字开篇时,并没想过自己真的能坚持写完这个故事。写作的过程中,我并没想过会有越来越多的读者喜欢;完成之后,更没想过读者们会喜欢至今。为了我当初的坚持,也为了你们的喜欢,我会继续写下去,就如我当初开设专栏时留下的这句话“在现实中求妥协,在小说里找寄托”,但愿你们和我都能从我不完美的文字里,找到安慰和寄托,找到信心和希望。

    书不尽言,纸短情长。读者朋友们,我们下本书再见。

    飘阿兮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