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情归陌路爱已尽 >第452章 三天后……
      我这么一问,萧寻便垂下了眼眸,脸上的表情颇有些复杂。

      我满心疑惑的盯着他:“怎么了?”

      “因为他想知道他母亲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想知道他的亲生父亲是谁,想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来的。”还不待萧寻说什么,陈美宣的冷笑声便在门口响起。

      萧寻顿时抬眸看她,眼里满是恨意和厌恶:“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你一定会不得好死。”

      “呵呵,我再怎么蛇蝎心肠又如何,那还不是这楚欣宜的母亲,我蛇蝎心肠?那你认为这楚欣宜她又能好到哪里去?”陈美宣说着,满脸讥讽的看了我一眼。

      我沉冷的盯着他:“你就是用那些消息骗白烨过来,然后绑架了他,对不对?”

      在陈美宣的眼里,萧寻还是白烨。

      陈美宣靠在门上,点燃一支烟,眼眸轻蔑的看着我,那种眼神就像是在看垃圾一样。

      她轻笑道:“我可不是骗他,我只是问他想不想知道那些消息,想知道的话就独自过来。”说着,她还看了萧寻一眼,哼笑道,“是他自己要过来的,而且我也确实打算将当年的一切都告诉他,包括他的来历,这又怎么能算欺骗呢。”

      “那还真是不劳烦你告知了,当年在她母亲身上发生的事情他已经知晓了。”

      “哦?”陈美宣似是不信我的话,她吐了一口烟圈,轻笑道,“既是如此,那他还冒险过来做什么?我看……他是知道得不详细吧,不如这会我跟他详细说说。”

      “陈美宣!”我忍不住低吼了一声。

      当年发生在白芸身上的事情,不仅仅对白芸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伤害,对我和萧寻亦是一个残酷不堪的现实,我宁可萧寻没有了解过,不然以后他怕是更加无法面对白芸,面对自己的亲生母亲了。

      “呵呵,果真是个不孝的东西,不仅仅直呼你生母的名字,还用吼的语气。”

      这一瞬间,我真想大声的冲她吼——你不是我的生母!

      可这样一来的话,怕是她会利用我又想别的阴谋去对付萧易云和白芸。

      所以,关于我真正的身世,我要等她自己说破。

      正想着,陈美宣忽然看向了萧寻:“你不是很想知道你母亲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很想知道你是怎么来的么?好啊,那我告诉你。”

      “陈美宣,你又何必做得那么绝?”

      陈美宣听罢,冲我好笑的道:“这又怎么叫我做得绝呢?我只是在解除他心中的疑惑罢了。”

      “你……”

      “阿姐……”我正欲开口,萧寻忽然冲我道,“没关系,有些事情,我终究还是要知道,也有权知道,我知道,当年在我母亲的身上肯定发生了很不好的事情,可唯有这样,我才能切身体会到她的痛苦,我不想她一个人面对苦痛,我要陪着她一起走出那段阴影。”

      可你不知道的是,现实往往比你猜想的更加残酷。

      我只怕你知道了当年的具体真相以后,会承受不了那种打击。

      看着萧寻,我心里萦绕着一股无法言喻的悲伤。

      陈美宣冷笑一声,冲萧寻漫不经心的道:“当年那个雨夜可精彩了,因为我雇了两个混混糟蹋了你母亲,不然你认为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你的存在么?”

      “你……”萧寻顿时握紧身侧的手,满脸悲愤的瞪着陈美宣。

      我暗暗垂眸,心里难受至极。

      陈美宣的第一句话,他就承受不了了,更何况后面的内容对他来说还要残忍。

      只听陈美宣继续道:“那两个混混也是贪心不足啊,直接折磨了你母亲大半夜,你母亲那凄厉的惨叫声……啧啧……”

      “闭嘴,你给我闭嘴!”萧寻终是承受不住,沉冷的嘶吼起来。

      之前他偷听到我跟白芸的对话时,只隐约感觉在白芸的身上发生了一件很不好的事情,他大概从来都没有想过,在白芸身上发生的事情竟是这般的肮脏不堪吧。

      然而萧寻越是痛苦,陈美宣反而越是得意,她懒散的靠在门上,吐着烟圈轻笑道:“你不是很想知道当年的那些细节么?怎么?现在又不想听了?”

      “闭……嘴!”萧寻眼眶通红的瞪着她,那眼里尽是杀气。

      陈美宣得意的笑道:“其实说到底,你还得感谢我呢,如果不是我雇了那两个混混糟蹋你母亲,这世界上又哪来的你。”

      “我他妈的宁可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上!”萧寻骤然大吼了一声,疯狂的挣扎着手上的绳子。

      我心中暗想,此刻他如果没有被限制自由,他一定会扑上去跟陈美宣同归于尽。

      陈美宣仿佛欣赏一般的盯着萧寻悲愤怒极的模样,她哼笑道:“可你还是来到了这个世界上呢,最好笑的是,你母亲连你的父亲都搞不清楚是哪个,明知道你是个野种,是个肮脏的耻辱,她还是将你给生下来了呢?哦,不对,是将你们兄弟给生下来了呢,哈哈,还真是不要脸。”

      “不要脸的是你,最恶毒阴险的人是你!”萧寻悲愤的大吼。

      陈美宣不以为然的笑道:“后来啊,你母亲生下了你们兄弟两,但其中一个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被她给扔了,说到底,还是你运气好呢,不仅没被扔,还在她手底下长大,啧啧,她怕是还眷恋着那一夜的疯狂‘折磨’吧,不然怎么会容得下你呢,果然是贱人一个,哈哈。”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过愤怒,萧寻浑身都在抖。

      他的眼眸猩红吓人,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的话,估计陈美宣已经死了上百次。

      然而仿佛还嫌刺激不够似的,陈美宣冲萧寻继续笑道:“你不是还想知道你的父亲是谁么?呵呵,现在清楚了吧,你的父亲就是那两个混混中的一个,你去找他啊,哈哈……哈哈哈。”

      “你一定不得好死,老天一定会狠狠的惩罚你。”萧寻一字一句的开口,每个字都透着无限的悲愤和怒气。

      陈美宣轻笑道:“我不得好死?呵呵,我还真想知道,究竟是我先死呢,还是你那个下贱的母亲先死。”

      “你将我们绑来,究竟是想干什么?”我忍不住沉声问了一句。

      她绑着萧辰轩,是为了牵制陈雅丽,绑架萧寻是为了威胁白芸,绑架我是为了对付萧易云。

      可她为什么要将我们三人都绑到这荒郊野岭里来,难道是怕警察去她的别墅里查么?

      我忍不住朝周围仔细的看了一眼,总觉得这破旧的厂房里另有一番玄机。

      心中正暗自猜想着,陈美宣忽然饶有深意的冲我笑道:“三天后,你就知道了。”

      我微微凝眉,三天后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会是三天后?

      忽然想起萧易云昨晚跟我说的话,他说陈氏三天后估计就会宣告破产倒闭,难道她是想利用我们这些人,来威胁萧易云和白芸,企图让萧易云和白芸放弃对陈氏的打压,让陈氏在这三天内起死回生。

      可如果陈氏依旧倒闭了呢,她又将会怎样对付我们这些人,还有萧易云和白芸他们。

      然而不管怎样,我们这些人在她的手里,对萧易云和白芸来说,终究是一种负担和包袱。

      三天后,三天后……

      说实话,我真的很不喜欢这种期限,这种期限总让人感觉不安和压抑。

      在等待的过程中,也最是熬人的。

      在太阳彻底落山的时候,陈美宣终于是走了,她临走的时候,还特意嘱咐那些保镖看好我们。

      我艰难的在地上移动了半会,想换一个舒服的姿势,萧寻阴沉的嗓音却是忽然响起……

      ,content_num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