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姬珑玥独孤晟 >第六十一章 富贵荣华背后的阴暗
      姬珑玥顺声望过去,就见一衣衫脏污,发丝零乱,极为消瘦的女子被侍卫拦在大门外,满脸是泪凄凄然的望着她。>

      “你,你是何人,为何叫我救你?”姬珑玥看着女子问。

      “晟亲王妃,我,我是……曾经的方淑缓,我,我错了,求求您,救救我,救救我吧……”女子苦苦哀求着说。

      “你,是方淑缓?你这怎么……”

      姬珑玥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女子脸色腊肉,消瘦的几乎脱了相,哪里还有方淑缓那傲慢无礼,与沉鱼落雁之姿。

      想不到不过两月,方淑缓竟落得如此凄惨的光景。

      她知金壁辉煌的皇宫背后暗藏着极为残忍的虐杀与残害,今日,她真是亲眼见证了。

      女子向姬珑玥磕头如捣蒜,哭得好不凄惨。

      “晟亲王妃,我,我早已不是淑媛,不过是个最低等的夜香局的宫婢……,晟亲王妃,我错了,是我有眼无珠,求您原谅我吧,求您帮我向皇后娘娘说说情,放过我吧,我真的受不住了,我知道错了,我错了……”

      姬珑玥幽幽一叹,这女子从人人尊贵荣宠的淑媛娘娘变成了腌臜低贱的夜香奴,她不禁感到悲凉与酸楚。

      那日,她也是冲动,被皇后利用……

      她都可想到,方淑媛失宠后,必是被皇后各种报复,再加之宫中大多趋炎附势小人的落井下石,方淑缓必是极为悲惨的。

      她动了一丝恻隐之心,如若觉得这女子可怜,出手相助,到是可让她在宫中的日子效为好过些……

      突想到独孤晟说过,能生存在皇宫中的女子,柔弱的外表下都隐藏着一颗狠毒的心,再想到方淑媛曾经的嚣张跋扈,这是她理应承受的因果。

      还有,那位心机深沉的皇后,她虽然不惧怕,却再不想淌宫闱斗争这趟混水。

      她看着乞求的女子,说:“但凡此前你善良些,也不会有如今的下场,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很抱歉,我救不了你。

      我只能告诉你,生存在后宫中,除了可享受到泼天的富贵,你还要有承担一切黑暗的能力,这都得靠你自己。”

      姬珑玥说罢,便迈步要离开。

      女子发了疯的扑上来,抱住姬珑玥的大腿,哭着祈求:“晟亲王妃,您是大慈大悲的神医菩萨,求您,求您救救我吧,我再不想得到圣宠,我,我只想在夜香局做个最低贱的宫婢,平安度日,再不敢有别的奢求。”

      姬珑玥微凝黛眉,美眸中泛着忧色,说:“后宫之事本不是我能插手的,上一次虽是我逾越,却也是你咎由自取,我只能说,你好自为之吧。”

      “晟亲王妃,您别走,别走,您幸幸好,就救救我吧……”

      “大胆奴婢,竟敢搅扰晟亲王妃,还不拉下去重责。”

      一声娇喝,立有两个宫婢上前,强行将女子拉离姬珑玥。

      姬珑玥抬头望过去,就见十几位宫婢簇拥着一娇美华贵的女子走来。

      姬珑玥看着伍素微,淡淡一笑,说:“伍淑容娘娘,别来无恙。”

      伍素微优雅一笑,刚要开口说话,她身边的贴身侍女开口说:“晟亲王妃,娘娘现已位列九嫔之上的妃位,皇上亲封丽妃,您要向丽妃娘娘行大礼参见的。”

      “哦,是吗?”姬珑玥冷傲一笑,她看向伍素微眸色渐寒,抬起双手欲行礼。

      伍素微立上前扶住姬珑玥,说:“晟亲王妃不可,素微能有今日全赖晟亲王妃,素微怎敢受王妃大礼参拜。”

      姬珑玥推开伍素微的手,温婉笑说:“丽妃娘娘得皇上圣宠,全是娘娘自己的能力,与我无关。按礼数,王妃需向皇妃行礼的。”

      说罢,她恭敬一礼。

      伍素微娇美的面容上泛着一丝尴尬,回眸瞪了眼身旁的贴身婢女,婢女怯怯的低下头。

      姬珑玥转头看向被宫婢们压抑着,拼命挣扎的女子,她看向伍素微,说:“丽妃娘娘,此女并未对我无礼,你们放开她,让她离开吧。”

      “好好。”伍素微笑着应声,转头看向宫婢们说:“你们还不放手。”

      宫婢们放开女子,女子筋疲力尽的趴在地上,悲声啜泣。

      姬珑玥走到她身边,蹲身扶起她,说:“我即便帮你,也只是一时,此后还要靠你自己,你身处后宫,多多珍重吧。”

      她说着,将两个香囊塞在女子的手中,说:“这是些治伤的药,你拿着吧。”

      女子满眼悲苦的泪,看着她说:“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谢谢晟亲王妃赠药。”

      说罢,她艰难站起,双臂环抱着瘦弱的身子,步路蹒跚的走开。

      姬珑玥一声长叹,怅然摇头。

      “晟亲王妃,您不必为她伤怀,她有今日,都是她自作孽……”

      姬珑玥转头看向伍素微,眸光凌厉,说:“丽妃娘娘,说一句大不敬的话,你若不心存善念,那么,早晚有一天,她就是你的下场。”

      宫婢指着姬珑玥,怒声说:“你大胆……”

      “你给本宫闭嘴。”

      伍素微怒斥身边的婢女,婢女立吓得禁声后退。

      伍素微向姬珑玥盈盈一笑,说:“晟亲王妃,您别生气,都是本宫对她们疏于管教,还请您原谅,本宫得知您入宫,便特来见您,想请您去本宫的宫中一叙,可好?”

      姬珑玥眸色沉沉的看着伍素微,说:“丽妃娘娘,我入宫是来为太医瞧病的,太后刚刚睡下,说不定马上就睡来要寻我,您有什么话便在这里说吧。”

      “这……”伍素微俏容上泛着为难之色,看了看四周,说:“那请晟亲王妃与本宫去那亭子里坐坐吧。”

      姬珑玥看了看不远外的小亭子,点头说:“好。”

      她先一步向亭子走去,伍素微娇容渐沉,她看向身边的婢女小声说:“愚笨的东西,再敢多言,别怪本宫将你们打发到夜香局去。”

      “娘娘,我们再不敢了。”婢女惶然说。

      伍素微定了定心神,泛起迷人的笑靥,追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