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姬珑玥独孤晟 >八十五章 真相
      骏马狂奔于闹市中,百姓们惶然躲避,看着远去的武将们,默念着,不知何人又犯了事。

      大批骑兵停于圣医堂前,一人高喝:“将圣医堂的医女全都抓起来。”

      “是。”将士们应声,皆跳下马奔进圣医堂。

      病患们看着突然涌进来带刀的将士,有的不知所措,有的则吓得抱头鼠窜。

      白凤冲上前,从将卫手中抢过医女,怒声说:“你们是何人,为何乱抓人?”

      紫鸾几人,拔出配剑护在医女的面前。

      “我乃晟亲王府将卫,你等胆敢冒犯晟亲王妃,就是死罪,还不束手就擒。”将士厉声喝道。

      紫鸾冲将士吼:“胡说八道,我们怎么可能冒犯晟亲王妃。”

      白凤听得那声晟亲王妃,心下一紧,这将士口中的晟亲王妃必不是姬珑玥,莫不是戚子娴回去向晟亲王告状了,那珑玥,她现在如何了。

      白凤看向将士说:“你说的晟亲王妃,可是戚子娴。”

      “大胆民女,竟敢直呼王妃名讳。”将士说。

      白凤冷笑,眸色森冷,指着将士说:“你才大胆,戚子娴只是晟亲王的侧妃,你竟敢说她是王妃,你不知晟亲王妃是圣上亲封,赐婚于晟亲王的吗?你称戚子娴为晟亲王妃,你竟敢抗旨不遵。”

      “你,……把这刁妇给我抓起来。”将士怒喝。

      “我看你们谁敢。”白凤将长剑指着将士。

      “光天化日,还真是无法无天了。”云珊持剑怒目而视着将士说。

      “你们还看什么,将她们统统都抓起来。”将士喊。

      “住手。”厉铖冲进来,眸光凛冽的看向将士说:“你们干什么?”

      将士见厉铖,拱手一礼说:“厉将军,是亲王命我们来抓圣医堂的医女。”

      “亲王为何要抓医女?到底是怎么回事?”厉铖问。

      将士凑近厉铖,低语几句,此后,将士再向厉铖一礼说:“还望厉将军体谅。”

      厉铖听到将士的话脸色阴沉之极,他看向堂中惶然的医女与病患们,他说:“医馆中还有很多病患等待医治,不能把医女们都抓走。”

      他看向白凤说:“就带走对戚侧妃不敬的人便是。”

      白凤上前,说:“一切都是我做的,我随你们走。”

      “还有我。”

      “我,还有我……”

      紫鸾,子妡,云珊,凌容,可沁都站出来。

      厉铖对将士,说:“我带她们六人回晟亲王,向亲王复命。”

      “是,厉将军。”将士应声。

      厉铖看向小兰说:“小兰你看好医馆,我会留侍卫在这里,不要怕,有什么事叫侍卫去晟亲王府找我。”

      小兰怯怯的点头,看着厉铖带着白凤几人离开,眸中的落下担忧的泪水。

      一丛人到晟亲王府,厉铖跳下马问:“姬小姐在哪里?”

      “在地牢。”将士回答。

      “什么,晟亲王竟将珑玥关进了地牢,他太过份了。”白凤气得咬牙切齿。

      “我将她们也带去地牢,你去回亲王吧。”厉铖说。

      “厉将军,我送她们去地牢就好了,您还是先去见亲王吧。”将士说。

      “不,我要先去见姬小姐。”厉铖说着,带着六女奔进王府。

      当啷,铁门打开,白凤先冲进了地牢。

      “珑玥。”她跑进阴暗潮湿的牢房,急声呼唤着,其它五人紧随在她身后,四处张望寻找着。

      香凝听到叫声,她看向蹲坐在角落耷拉着头的姬珑玥,说:“小姐,好象是白凤,在叫您。”

      闻言,姬珑玥抬起头真的听到白凤的声音,她一惊,连忙跑到铁栏边,喊:“白凤,白凤,是你吗?”

      “珑玥。”白凤看到珑玥,她奔过去,握住珑玥的手,眸中立盈满泪水。

      “对不起,珑玥,是我对不起你,我,本以为帮你出出气,却不想……”

      珑玥笑说:“没事,你看我这不好好的吗?你放心,独孤晟他不敢把我怎样的,你们,……他真的将你们抓进来了,这个天杀的独孤晟,你们有没有受伤?医堂呢,医堂里还有那么多病患呢。”

      白凤说:“医堂与病患有小兰她们照看着呢,只我们六人来了,我们很担心你。”

      子妡哭着说:“姬小姐都是我们给你惹祸了。”

      姬珑玥伸手给子妡擦泪水,笑说:“别哭,别哭,多大点事啊。”

      紫鸾等人听着她的话,都低下头,愧然的落下泪。

      厉铖打开牢房铁门,他走进去看着姬珑玥说:“姬小姐,刚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不去问独孤晟?”姬珑玥冷声说。

      “不,我只想听您说,你要知道实情,我才知怎么帮你们。”厉铖说。

      姬珑玥淡淡一笑,说:“这晟亲王府终有一个懂事理的,刚才……”

      厉铖与六女们听着姬珑玥诉说着事情经过,气得六女直捶铁栏。

      姬珑玥说:“我之后抓向戚子娴,本是想让独孤晟看看她手臂上的伤,那是她作的假,却被他打……”

      厉铖叹息一声说:“亲王是误会你想伤害戚侧妃,情急下对您出手了。”

      “现在你也知道是怎么个情况了,你觉得要怎么帮我们,那独孤晟会听你的吗?”姬珑玥问。

      “我去试试吧,反正,我绝不会让姬小姐受不白之冤的。”厉铖说着站起身,向姬珑玥拱手一礼,又道:“姬小姐,你们且在这里呆上片刻,我去见亲王。”

      “厉铖,你这样……”姬珑玥凑近厉铖耳语几句,厉铖向她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白凤看着厉铖离开,说:“厉铖真的会帮我们吗?”

      “晟亲王府中能相信的人,就只有厉铖了。从我进王府,若没有他一直帮衬着,我恐怕活不下来。”姬珑玥说。

      白凤抱住姬珑玥,说:“我终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