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姬珑玥独孤晟 >第二百四十五章 阴魂不散
      姬珑玥冷笑,这个糟老头,又在开启他的狂拽霸气的宠妻模式了。

      “晟亲王爷,奴婢知错了,奴婢再不敢了,求您恕了奴婢吧……”

      婢女满脸是血,跪于地上磕头如捣蒜,她见一身杀气的厉铖上前,吓得爬向宁小姐,说:“小姐,您快救救奴婢啊,您救救我啊,救救我,我不想死,求您救救我吧。”

      宁小姐可是知道晟亲王是个杀人眨眼的大魔王,今天她竟冲撞了他的王妃,她正害怕晟亲王会杀了她,看到婢女上前,想到都是这个贱婢给自己惹的祸事。

      她一脚踢开婢女,说:“你这个贱婢,平日你嚣张也就罢了,你竟敢无法无天打晟亲王妃,晟亲王处死你也是话该。”

      姬珑玥看向宁小姐,揶揄一笑,说:“刚刚这奴婢要打我时,你宁小姐可是没有拦着啊,而且,这婢女说的是让我给宁小姐让路,说起来这奴婢也是忠心为主的,此刻你到弃她不顾,把自己摘得也干净啊。”

      宁小姐惶然的摆手说:“不,不是的晟亲王妃,我发誓我没有听到她说什么……”

      “罢了,你们这对主仆都不是好东西,都不值得可怜,就先处置了她,一会儿再也你算账。”姬珑玥说。

      那婢女抱住宁小姐的大腿,凄惨祈求说:“小姐,奴婢从小跟着您,求您救我,求您别不管奴婢啊……”

      “滚开,该死的狗奴才,都怪你,不长眼得罪了晟亲王妃,连着我也要与你遭殃。”宁小姐狠踹婢女。

      厉铖一把将婢女拉过,问,:“是那只手要打王妃的。”

      婢女紧紧抱着双手,哭喊:“我没有,我没有打王妃娘娘,是我被王妃娘娘打了,我没有打王妃娘娘啊……”

      “还不快说,再不说,就割了你的头。”厉铖冷声说。

      “我说,我说……”婢女哭得全身颤抖,颤巍巍的伸手右手。

      厉铖抓住婢女的右手,抽出匕首,猛的刺向婢女的右手上。

      “啊啊啊……”

      凄惨之极的嚎叫声传荡出好远,躺在角落里看热闹的宫人,再不也看下去,纷纷逃开。

      独孤璟看到匕首刺穿婢女娇嫩的皮肤,他能感觉到那钻心的痛,他身子猛的一颤,惶然的撇了撇嘴。

      姬珑玥看着鲜红的血瞬间将地上的积雪侵染了大片,那般的妖艳夺目。

      她没有一丝怜悯,冷冷一笑,恶人总是要有恶人磨的。

      特别是身处在这皇宫中,若她只是个卑微的医女,今天受此厄运的便是她。

      在这里,最可贵的善良,却会被人当成痴傻来欺压,只有足够的狠,才会让人畏惧。

      独孤晟看向捂着脸低泣的宁小姐,说:“她是你的奴婢,你眼见着她欺负本王的王妃,却不加以制止,更是助长了她的无法无天,所以,你,也有罪。”

      “晟亲王,我,我错了,我以后一定好好管教她们,求您看在家父的面子上,恕我一次吧。”宁小姐哭得满脸是泪,她双眼红肿,妆容已花,显得即可怜又滑稽,全然没了刚才的高贵冷傲。

      “本王就是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不管,你们这些人,一个也别想活着。”

      独孤晟说着,看向皆跪于地上的婢女,说:“你们的主子不好好管教你们,嘴有些懒,那你们上去每人打她的嘴三十下,要狠狠的提醒她以后不可嘴懒,谁要是轻了,便也废了一只手去。”

      厉铖看着瑟瑟发抖的婢女们,拿着匕首走出她们。

      婢女们吓得立站起走向宁小姐,说:“小姐,对不起,我们,我们也不想的……”

      说罢,一个个的都一下下狠狠的打向宁小姐的嘴上。

      宁小姐哭得泣不成声,却不敢动,她怕自己再反驳晟亲王恐怕会遭到更凄惨的处罚,只是打嘴巴而已,只要不死便好。

      可是,她要承受四个婢女,每个三十个嘴巴子,那便是一百二十个,而且婢女们生怕自己会废了手,她们真是下了狠手。

      不到五十下,宁小姐的嘴便流出了鲜血,她是千金贵女,何时受过如此委屈,一阵心火不涌,便昏死过去。

      “小姐,小姐……”婢女们围着宁小姐哭叫,她们真正哭的是自己,她们打了小姐,她们不敢想之后会是怎样的厄运等着自己。

      姬珑玥上前,从发髻上拔下银针,刺向宁小姐的人中穴上。

      “嗯。”宁小姐嘤咛一声,长长吁出一口气。

      姬珑玥看着她,说:“你要嫁给庆王了,你可知他是怎样的人吗?我的妹妹从小便爱慕庆王,一直梦想着嫁于他。就在几个月前,我的妹妹终如愿也庆王订了婚,可是,后来,庆王竟一点小事便要与我的妹妹退婚,为了让我妹妹退婚,还设计我妹妹与别的男子有染,这样冷酷无情,心狠手辣的男子,你敢让他做你的夫君吗。

      还有,我的妹妹是上吊自尽的,临死时她穿着一身红嫁衣,她用血写下了遗书,上面说,要庆王为她守三年的孝,不然她便要化做厉鬼,俯身到要嫁于庆王女子的身上,让那女子痛不欲生,让那女子去阴间陪她。

      我那妹妹是个极固执的人,她一生苦恋庆王,却求而不得,她真的很有可能会阴魂不散。

      她死后家中做了法事,那道长都说妹妹的亡灵怨气太重,散不去,要我们一家人都吃斋念佛三年,才能度化了妹妹的怨念。

      我好心告诉你,免得你被我妹妹捉去做了冤死鬼,不过,你若不怕,那大可去嫁给庆王。”

      “不敢,不敢,我不敢嫁庆王,不要嫁了,我不要嫁给庆王了,我再不敢了……”宁小姐被吓得失魂落魂的大叫着。

      姬珑玥淡淡一笑,抚了抚宁小姐的头,说:“你如此年轻貌美,又是宁太师的掌上明珠,想娶你的王孙贵族定有不少,你可得想好了。”

      她站起与几位惶恐的婢女说:“行了,打也打了,罚也罚了,以后都长着些记性,莫再仗势欺人,扶你家小姐走吧,别在雪地里冻着了。”

      婢女惶然的看向独孤晟,独孤晟沉声说:“还不快走,还想找打不成。”

      宁小姐立撑着站起,向独孤晟与姬珑玥行了一礼,便被婢女扶着离开。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