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玩火小嫩妻:总裁,要不要 >第185章 你心里很在意他吧!
    “因为他们经理拒绝和我们碰面,所以我有一次找到他们公司的某个高层主管,在与他们主管沟通了许久以后,才了解到他们老总的确并未和他们经理提过这个合作项目,所以我开始怀疑,或许他们老总拒绝和我们合作,才会不愿意和我们做任何联系。”

    “好吧,我知道了,你先去忙!”

    等到宗琪出去,钟念初黑眸盯着桌上的那份合作项目,小脸随即染上担忧。花费了多少精力才好不容易敲定下这个合作方案,结果对方却忽然反悔,不仅拒绝联系,甚至还不愿意做任何商谈的机会,这究竟是为什么?

    难道是,有人从中斡旋?可是,那个从中斡旋的人又会是谁?谁那么无聊故意搅和源氏的发展?又或者是,对方公司觉得她们源氏还欠缺能力,所以才不愿意和她们源氏合作?

    可如果是反悔或者不愿意合作,为何不大大方方提出来,而是选择这种方式拒绝?这显然不符合一个大公司的做事风格。

    她想破脑子都没想明白过来,最后决定亲自找他们老总商谈。原本这次的合作项目她就打算亲自上阵,只是碍于之前生病住院了,所以只能让宗琪去跑腿。而现在,既然对方已经想要反悔,她就只好照原定计划,自己亲自上门去找人家。

    忽然,手机铃声响起,她回过神来,扫了一眼来电,才发现竟然是郁成瑞打来的,她随即将电话接起。

    “钟小姐,不知今晚有没有空?”电话那端,郁成瑞的嗓音温润又好听。

    “如果是小事,那不好意思,我没空!”钟念初不清楚郁成瑞问这个问题做什么,可是如果只是小事,那她还真的是没空,毕竟积攒了这么多天的工作,今天她是必须要完成的。

    “这么忙?”

    钟念初扫了一眼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皱眉:“还真是挺忙的。”

    “既然这样,那好吧。”郁成瑞似是叹息道:“原本打算让你请我吃饭,不过既然你这么忙......”

    “等等,吃饭?”

    “嗯。”

    “这个......如果是吃饭的话,我想我还是有空的......”

    她记得,上次在饭馆的时候,她弄脏了他的衣服,还害他莫名其妙揍了一拳,因为这样,她一直打算请他好好吃顿饭,就当是给他赔罪,结果没想到现在他刚好提起了,既然如此,那她所幸就请他吃饭将这个恩情给还掉算了。

    “我记得,你刚才好像说,如果是小事的话,你没空?”郁成瑞温润的嗓音似是带了一丝调侃。

    “你大概曲解我的意思了,如果是其他小事,我是没空,可如果是吃饭的话,那我肯定有空,毕竟我总得吃饭吧?”

    “这个解释,似乎挺有道理。”

    “所以今晚我请你吃饭,至于地点位置你定?”

    “这个可以有,我刚好知道一家新开的意氏餐厅,不如就那里?”

    “可以,只是今晚我可能会晚点下班,毕竟今天工作量挺多,不过我保证,八点之前可以走人,还有关于菜单,你随便点,不用和我客气。”

    “这可是你说的?”

    “当然......”

    很快,到了晚上,郁成瑞如约来到了餐厅,而钟念初由于工作太忙,一直到九点才终于出现。

    “抱歉,我来晚了。”

    看着钟念初一脸气喘吁吁的模样,郁成瑞不禁皱眉:“很忙?”

    “之前积攒下太多工作了,所以今天不得不完成,真是抱歉,对了,你点餐没有?”

    郁成瑞摇头:“还没有,其实该说抱歉的人是我,如果知道你会这么忙,我就改天再找你了。”

    钟念初笑道:“没关系,反正总得吃饭,先点餐吧。”话落,她拿起餐单,递给了他:“你点吧。”

    看着眼前的餐单,郁成瑞一愣,随即唇角挽起一抹笑:“谁点不都一样。”

    “那怎么一样?说好了今天让你随便点,你想吃什么就点,不用客气。”

    见钟念初一脸认真的模样,郁成瑞的心莫名闪过一丝不适感。其实他当时也不过只是随口说说,没曾想,她竟会记得如此清楚。

    好像今天这顿饭,对她而言完全只是为了履现承若,除此之外,并未有任何其他想法。

    “好吧。”收回心思,他脸上依旧保持着笑意:“那我就却之不恭了。”话落,他接过她递来的餐单,紧接着抬手招呼服务员过来,而后点了几道招牌菜,外加一瓶红酒,跟着便将餐单交给了服务员。

    随着服务员离去,两人聊起了天,很快,餐点送了上来。

    “为了庆祝你顺利出院,干一杯吧。”郁成瑞端起餐桌上的酒杯。

    钟念初随即也举起了酒杯,道:“干杯!”话落,她抿了一口酒。

    郁成瑞挑眉一笑,仰头喝了一口。

    “其实我应该敬你才是,那天在饭馆若没有你,我想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现在,为了表达我的谢意,这一杯酒,我敬你!”

    “其实只是举手之劳,毕竟那天我刚好到饭馆办事完毕,恰好遇上你胃痛,你没有必要一直向我道谢,更何况,你今天不是请我吃饭了?”

    对他而言,那天不过只是刚好遇上她胃痛,所以随手帮了她一把,结果她却一直道谢,这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可我除了想道谢,更想说的其实是抱歉,毕竟那天是我害你挨了一揍,你的脸.....”其实从刚才进入餐厅到现在,她已经察觉到他脸上左眼下角那一块淤青,虽然看起来并不明显,但左眼下角位置淤青的确是之前玄夜凌揍的。

    郁成瑞眉眼一挑,温润的嗓音从唇角倾吐而出:“没关系,只是一个拳头,对我来说并无大碍,倒是你,明明当时胃痛难受,为何不愿意说出来?”

    钟念初一愣,咬唇道:“你看出来了?”的确,她当时胃痛难受极为不舒服,可她却始终忍着不说,其实她不过只是意气用事,都被玄夜凌那个混蛋冤枉了,所幸她就不做任何解释,让玄夜凌那个混蛋去冤枉个够。

    “你心里很在意他吧!”这句话,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你.....你在瞎说什么?”

    见她黑眸闪过一抹不自然,他知道自己猜对了,于是唇角勾起一丝笑,只是心里某个位置却莫名有种失落感划过,继而道:“如果我和他单挑,想必一定会有一个人受伤,你更担心的不过是他,所以才会阻拦。”

    闻言,她摇了摇头:“不是这样,我担心的是,你们都受伤。”其实她当时确实担心的是,他们两人都受伤,所以才会拼命阻拦。

    不知为何,听她这样说,他心里至少得到了些许安慰,于是轻抿一口酒,而后道:“钟念初,你的道谢和道歉,我都接受了,还有,我想告诉你......”

    “嗯?”她挑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