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玩火小嫩妻:总裁,要不要 >第200章 秉烛合作
    没错,这是事实,但问题是,“这是我的房间”钟念初一字一顿反驳。

    “呵,”玄夜凌仿佛听了什么笑话嗤笑出声。

    “房子是我的,你也是我的,这理由够了么”

    钟念初被他的无赖态度怼的非常无语,“我想我需要再重申一遍,我不是你的,也不是任何人的,我只属于我自己。”

    玄夜凌今夜似乎心情挺好,听了这话也没生气,”但你抹杀不了你我之间有多次负距离沟通的事实。“

    钟念初气极,“玄少,咱别在这儿说些没营养的废话了。你来我房间有事吗”

    玄夜凌不请自入,闲适的坐在沙发上,“来看看你今晚的成果如何。”

    他一提起公司业务的事情,钟念初心中顿时下意识的警铃大作,”你又想干嘛“

    玄夜凌忽然轻笑出声,抚着下巴,揶揄道,“钟小姐总是会挑我喜欢的话题来聊。既然你问了,我自然还是那个答案:干你。”

    我靠

    钟念初心里顿时无数只神兽奔腾而过这男人今天这是撩她撩上瘾了

    她气急,顺手拿过手边的枕头便朝玄夜凌抡过去,“我让你再胡说,让你再胡说”

    玄夜凌被她的突然袭击搞得一个措手不及,还真被她打到了几下,不过很快男女力量的悬殊就体现出来,玄夜凌拎起钟念初连同枕头一并扔到了床上。

    “你属猫的逮哪儿都挠”

    钟念初被摔得七晕八素,一抬头却看到玄夜凌板着的脸,以及脸上小指长的一条抓痕。

    “哈哈,活该谁让你招惹我”

    玄夜凌凤眼微眯:“钟念初,我怎么觉得你有点作呢是不是觉得源氏可以重振了,你就可以摆脱我的掌控了”

    钟念初其实很想大声告诉他,是的没错我终于可以离开你这个混蛋了

    但实际情况是,钟念初不得不敛了笑容,违心道,“玄少放心,源氏即便东山再起,也抵不过玄氏财大气粗。更何谈摆脱玄少的掌控”

    玄夜凌果然因她这态度脸色好了很多,“哼,算你识相”

    脸上有些火辣辣的疼,玄夜凌喊了谈格上楼。

    “少爷有何吩、、吩咐、、”饶是谈格见惯了大场面,此刻也不仅被玄夜凌的脸而震惊到了。

    “看什么看还不快去拿药箱上来”玄夜凌厉声道。

    钟念初腹议,要清理伤口去楼下不就得了还得使唤谈格给拿上来,真是大少爷的臭毛病

    “你给我过来”玄夜凌坐在沙发上冲钟念初气呼呼喊道。

    钟念初暗地里翻了两个白眼,决定不在这个时候跟他起正面冲突。

    她乖乖走到沙发跟前,谈格刚好从楼下取来医药箱放在茶几上。

    “少爷,这伤虽不大,可伤在脸上,还是要多注意的,这里有碘伏,我先给少爷、、、”

    “你下去忙你的,让这个罪魁祸首来给我上药”

    谈格无奈的看一眼钟念初,眼里满是不解和担忧。

    少爷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让人给打了呢,还好巧不巧的伤在了脸上。

    换做别人,依着少爷的脾气定会把他大卸八块来泄愤,哪儿还能像钟小姐这般安安稳稳站在这儿。

    谈格把棉棒和碘伏塞到钟念初手里。

    “劳烦钟小姐为少爷涂药。”临走还不忘给她打颜色。

    钟念初差点笑出声来,这老管家是提醒她别往枪口上撞呢。

    玄夜凌端坐在沙发上,微微仰着头。

    钟念初站着也比坐着的玄夜凌高不了多少。

    用棉棒沾了碘伏,钟念初微微弯腰俯身给玄夜凌擦拭伤口。

    碘伏触到伤口有微微的刺痛感,玄夜凌几不可查的皱了皱眉。

    “疼那就喊出来。”钟念初揶揄道。

    “闭上你的嘴”笑话他玄夜凌岂会怕这点疼痛。

    钟念初用碘伏擦完后,从医药箱里又找出治疗外伤的药。

    刚刚擦上去的碘伏还没有完全干,钟念初习惯性的吹了吹,想让水分尽快蒸发好立即涂药。

    玄夜凌却因为她的这个动作僵住。

    殷红水嫩的唇就在他脸颊处不远,微微撅起的嘴巴在他眼前晃来晃去。

    玄夜凌的眼神随着钟念初动来动去的唇而游走着。

    吹了几下后,钟念初总算发现了不对劲,“你这么盯着我,是怎么回事”

    她本来想说“你这么盯着我干嘛”的,却又想起他那句能怼死人不偿命的“干你”,好歹及时换了问法。

    玄夜凌并未回答,只是盯着她一开一合的嘴总想着把它堵住。

    这么想着,他也真就这么做了。

    搭在沙发上的手一伸便将钟念初拉住,略一用力就让毫无防备的钟念初跌在他的两腿间。

    钟念初正抹着药呢,这气不打一处来,怒道,“你捣什么乱呢”

    玄夜凌却压根就没理她,低头就擒住了她微张的嘴,舌头顺势滑了进去。

    “唔,唔、、、”钟念初推拒挣扎,却被玄夜凌困的更紧。

    靠她还跪在地上呢

    力量上的差异让钟念初放弃挣扎反正也没用,还会被收拾的更惨

    她想起网上看到的一句话,生活就像强奸,如果不能反抗,那不如学会享受。

    哈,形容现在的她是不是就特贴切

    玄夜凌感觉到钟念初在走神,不轻不重的咬了她一口。

    “嘶~”

    钟念初疼的一顿,顺势推开了玄夜凌,跌坐在地上。

    “你属狗的吗张嘴就咬”钟念初捂着嘴巴疼的直吸气。

    “过来。”玄夜凌伸手就要拉她起来。

    钟念初顺势一躲,避开他的手。

    “不用看,死不了。”她以为玄夜凌要看她舌头上的伤。

    玄夜凌嗤笑,”谁要看你舌头过来,我还没亲完,你刚刚不专心。”

    钟念初张着嘴巴,像看个傻子一样看着玄夜凌。

    当然,也许在玄夜凌眼里,钟念初此刻正像个傻子一样看着他。

    “你没完了是吧觉得我好欺负”钟念初气呼呼的看着他。

    玄夜凌心里也在懊恼,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就亲上瘾了呢

    钟念初把药随意的往医药箱里一塞,扣上盖子,冲玄夜凌道:“请你马上从我的房间出去,我还有工作要做”

    她这一提工作,玄夜凌才想起来他到她房间到底干嘛来了。

    “工作正好,我也有工作上的事情想和你说。”

    钟念初认为他就是在找借口,呛道:“你玄大少爷能有什么工作上的事和我谈”

    “源氏和蒋家的合作,明天表姐要来家里跟你详谈,希望你能拿出详尽的合作方案,这,算不算工作上的事”

    钟念初懒得跟他讨论工作以外的事情,只是疑惑道:“明天就来详谈,那岂不是今晚就要出合作方案”

    “这是自然。”

    “不是,”钟念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