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玩火小嫩妻:总裁,要不要 >第220章 都走了?
    “玄少自便,我要去开会了。”说完,不待玄夜凌再说什么,转身离去。

    办公室里渐渐静了下来。玄夜凌依旧保持着刚刚的姿势,看着钟念初离开的那扇门,静静的看着。

    到了会议室,钟念初才松了口气好在玄夜凌也只是嘴上威胁威胁,并没有真的跟来开会。若他来了,那才乱套了

    一直到下午六点,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和几位经理摆摆手道别后,钟念初揉着发酸的脖子慢慢往办公室走。除了宗琪,秘书处的其他人已经先行下班了。

    这会儿走廊里的等也只留了一盏,光线有些昏暗。钟念初推开办公室的门,却吓了一跳。

    玄夜凌竟然还在跟上午一样的姿势,只是这会儿眼睛闭着,似乎是睡着了。

    睡着了的玄夜凌少了清醒时候的那抹凌厉,让清俊的眉眼多了一丝柔和,钟念初看着这张不知看了多少遍的睡颜,忽然觉得,如果岁月静好,哪怕两个人只是这样静静注视着,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总裁”

    身后传来宗琪的声音,钟念初微微转身看着她,顺手轻轻关上办公室的门。

    “要下班了”钟念初缓声问道。

    宗琪点点头,轻声道:“嗯,我要回家了,总裁也走吗”说完看了看办公室的门:“玄少在这儿待了一天了,中午也没吃饭,就在里面这样坐着,我们也不敢进去。就这么坐着也怪吓人的。”

    钟念初午饭是和经理们一起吃的食堂,所以中午压根就没回办公室。

    “我知道了。”钟念初拍拍她的肩膀柔声道:“时间不早了,快点回家吃晚饭吧。”

    宗琪点点头,和钟念初挥手再见,便进了电梯。

    钟念初在秘书台坐了一会儿,抬手看了看表,已经六点半,看了看依旧闭着的办公室门,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到底还是心软,她怕把玄夜凌一个人留在公司,待会儿他在电梯里再犯了病,那边不好交代了。

    她轻轻推开办公室的门进去,里面只开了一盏小角灯,光线有些昏暗。玄夜凌还保持着刚刚的姿势,闭着眼睛。

    “都走了”

    突然的声音让钟念初吓了一跳,她紧紧皱眉看着玄夜凌:“你没睡”

    “准确讲是刚醒。”玄夜凌将腿从办公桌上拿下来,坐直了身体,伸了个懒腰。

    “早就醒了”钟念初恶狠狠的问。

    “不用把我想的这么龌龊。你和你的秘书说话的时候醒的。最近一直没睡好,今天竟然在你的办公室里补了个觉。”

    “走吧,去吃饭。”玄夜凌站起身,从椅子上拿过外套搭在手上往外走。

    “既然醒了,那就各自回家。我也没空陪你吃饭。”钟念初等他从办公室出来,便拿出钥匙锁门。

    玄夜凌站在她身后看着她锁门的背影:“怎么,连吃顿饭都这么吝啬”

    “不是吝啬,而是太累,况且也没那个必要。”钟念初锁好门率先朝电梯走去。

    玄夜凌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和她一起等电梯。

    进了电梯,钟念初摁了一楼的电梯键,便沉默不语。

    “如果这电梯坏了,我又犯了病,你不会见死不救吧”玄夜凌在钟念初身侧问道。

    钟念初轻笑出声:“玄少还会怕死吗”

    “我不过是怕死在你面前罢了。免得吓到你。”

    “你放心好了,我胆子大得很。”

    钟念初刚刚说完,电梯竟然发出一声“哐当”声,下的钟念初一哆嗦,“靠你不会这么乌鸦嘴吧”

    事实上玄夜凌还不算是乌鸦嘴,电梯只是响了一下后,便恢复了正常。

    “你们公司的电梯不靠谱,还要怪到我身上”玄夜凌斜睨了钟念初一眼,不满道。

    两个人一起到了一楼,钟念初便要出去,却被玄夜凌一把拉回来。

    “你干什么”钟念初气极,她还想出去打车呢。

    “车在地下车库,你下早了。”玄夜凌面无表情道。

    钟念初气得直翻白眼:“那是你的车我的是出租车,公司门口便有的是”

    玄夜凌却依旧不松手,淡淡道:“传出去我玄夜凌的女人整日打出租车,你这不是给我丢脸吗”

    到了地下车库,玄夜凌不由分说拉着钟念初就往车跟前走。

    “玄夜凌我告诉你,你不要太过分,不要一口一个你的女人你的女人的在我跟前大放厥词,我不想别人误会我们”

    玄夜凌却已经遥控开了车门,一把将钟念初塞进副驾驶,然后自己也上了车,锁了车门。

    “你一直在否认你是我女人这个事实,难不成还想再在这个车上感受一把上次的感觉我倒是乐意奉陪,就是不知道你会不会嫌弃这辆车空间狭小了。”玄夜凌直接发动车子,一踩油门便飞驰而去。

    “你给我闭嘴”钟念初气得简直不想再看他一眼。

    “你这幅恼羞成怒的样子实在是太过明显了。”玄夜凌将车子打了个方向,转入主道路。

    “去哪儿吃”见钟念初不再出声,玄夜凌问道。

    “我想回家,不像吃饭。”钟念初冷冷道。

    “好,回哪个家”

    “回我现在住的家。南城宫齐儿家,够清楚了吗”钟念初一脸怒色。

    玄夜凌脸色顿时冷了下来:“你就这么不待见我”

    “待见不起。”钟念初毫不犹豫的怼道。

    两个人一路无语,到了宫齐儿家楼下的时候,玄夜凌抬头看了看,窗户里一片漆黑。

    钟念初却是头也不回的开门下车。

    “房间里灯怎么没亮莫不是停电了吧”玄夜凌在后面问。

    “没人怎么会亮灯你以为都像玄少一样有钱没处花”

    “你跟着我做什么”钟念初一回头,发现玄夜凌竟然跟她一起下了车。

    玄夜凌睨她一眼:“这路是你的再说,这楼上一片漆黑,连个灯光都没有,你不觉得恐怖吗”

    钟念初只觉得背后一冷,身上瞬间起了鸡皮疙瘩:“你闭嘴大晚上的说什么瞎话呢”

    虽然依旧口气不善,却没有再拒绝玄夜凌跟在身后。等到了家门口,钟念初掏出钥匙打开门,径直进去。

    身后的玄夜凌也跟进来,自然的脱了鞋子,在门口翻来翻去也没找到一双男士拖鞋,冷着脸:“连双拖鞋也没有。”干脆不穿拖鞋,只穿了袜子便走了进来。

    “我又没请你进来,不请自来的人还抱怨什么”钟念初换了鞋子,便去卧室换了居家衣服。

    出来一看,玄夜凌竟然还没走,正坐在沙发上开了电视机挨个调台。

    “你不走吗”钟念初没好气的问。

    “我还没吃饭。”玄夜凌眼睛也没离开电视,冷着脸说道。

    “我可不是保姆佣人,想吃饭回自己家吃去。”钟念初说完,便转身去了厨房。

    她和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