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玩火小嫩妻:总裁,要不要 >第226章 追击
    源思愣在原地,看着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玄夜凌,实在想不出他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似乎钟念初还并没来得及把那个秘密告诉玄夜凌。源思眉头微微舒缓,这样,她的胜算便又大了几分。

    玄夜凌将手里的东西递给身旁的保镖,沉声道:“给,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知道结果。”

    手心里,赫然躺着两根女人的头发。

    钟念初在一路颠簸中终于到达目的地的时候,觉得自己的内脏都快要被颠错位了。前面那两个人打开车门一将她拉下去,她便蹲在路边哇哇吐了个天昏地暗。

    “我靠这娘们竟然睡着还能晕车”胆小的那个吃惊的说道。

    那胆子大的却沉吟片刻,沉声道:“莫不是早就醒了吧”

    走到钟念初身边一把将她提起来,伸手摘掉了她眼睛上蒙着的黑布。

    突然而来的亮光让钟念初本能的眯了眯眼睛,她一脸无辜的看着眼前这两个人呢,瓮声道:“你们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

    见她这幅全然无知的样子,胆大的那个明显放下心来,伸手将钟念初一推,重新往车子驾驶室走去。

    “信子,把她带上来。”

    被唤作信子的人原来便是那个胆小的,脸上却是一脸凶相,他走过来拖起钟念初便往那人走的方向追去。

    钟念初手被捆着,一路趴在车上脚早就麻了,这会儿被人拖着走,踉跄的厉害。

    却仍旧抬头环顾四周,荒凉的景象一下子让她的心又沉了几分这里看上去竟然是一片废旧的厂房,房屋众多,却是半点人烟也没有。

    果真是杀人越货的好地方。

    那被叫做信子的男人在前面走,一只手拉着钟念初的臂膀,钟念初悄悄退下手上的腕表攥在手心,趁他不注意,丢在了路边草丛里。

    这样走了大概有二十分钟,钟念初早已累的筋疲力竭,肚子又泛着丝丝疼痛,她最后扔掉手上的一枚戒指,才慢慢用手捂住了肚子。

    他们最终带着钟念初来到了最里面的一座废弃的厂房,打开门进去,里面空间极大,竟然足有百十平方。

    “来,把她先绑到这把椅子上。记得绑结实点。”那胆大的扔过来一捆绳子,对那信子吩咐道。

    “老哥,这女人看上去还挺镇静的,不哭也不闹,像是见过大世面的。”信子嘟囔道。

    “你管这么多干什么,早晚都得死,管她呢。”

    被信子认为见过大世面的钟念初,其实这会儿是难受的说不出话来了,肚子有些不舒服,而胃里一阵一阵的往上泛着恶心。

    “呕”钟念初实在忍不住,张开嘴哇一声又吐了起来,险些吐在那信子身上。

    因为刚刚下车的时候吐了一阵了,钟念初胃里几乎空空如也,再吐也不过是吐出些酸水罢了。

    “我靠”那信子却有些炸毛,嚷嚷道:“这女人还晕车晕起来没完了看吐的恶心的”

    那胆大的却静静看了钟念初一瞬,沉声道:“你不会还是个孕妇吧”

    这话问的让钟念初心中一紧,她艰难的挤出一个笑容,嘲笑道:“前几天是,刚被人推的流产了。只是最近这恶心劲儿一直下不去。”

    “艾玛,”那信子一脸唏嘘:“看着穿戴挺有钱的,没想到还能混的这么惨。”

    那胆大的倒也不再说话,静默片刻,便转身出了厂房。

    钟念初却是心中一紧她刚刚将身上的东西都扔在了路上,这人不会往回走了吧那还不得都被他给发现了正想着,却见那人又折了回来,手里拎了个工具箱。

    看来是去别的屋拿东西了,钟念初这才放下心来。

    她看一眼正在往她吐的污秽上垫土的信子,一脸沉静淡淡道:“大哥,是谁让你们抓了我的,能透露吗”

    这问的自然是句废话,估计没有哪个绑架者会告诉被绑架者到底是谁要绑他。钟念初自然也没想过要从他们嘴里得到答案,只不过是想打破这安静罢了。

    果然是那信子沉不住气,没好气道:“这玩意我们要告诉你了,还有我们好果子吃么”

    钟念初勉强笑了笑:“两位大哥能做这事,自然是为了钱。对方花了多少钱买我的命我出双倍如何。”

    “姑娘就别费这口舌了,我们今天就只管取了你的命去换钱,别的一概不会关心。”那胆大的在一旁冷冷道。

    若是能三两句就将绑匪的心意改变,估计这世上便也不会有那么多人被撕票了。

    钟念初沉下心来,静静道:“不知待会儿我会怎么个死法”

    那胆大的绑匪意外的看她一眼,大概是没有哪个被绑的人还有闲心问起自己待会用什么方式去死的。

    “姑娘想怎么个死法”那人淡淡问道。

    全球限量版的跑车跑起来自然是拉风的,路上行人纷纷侧目:这么个跑法,也不怕把自己的命给跑没了

    只是还未等他们看清楚,那车子便已经飞出老远。

    “快快快,跟上少爷的车千万不能让少爷一个人去冒险那可都是穷凶极恶的杀人犯”谈格坐在后座,不停的催促前面司机猛踩油门。

    只是这普通的豪车哪里能比的过全球限量版豪车的速度一众保镖的座驾很快便被玄夜凌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出了市区,这马路便宽敞了许多,路上车也少了很多,玄夜凌两眼紧紧盯着前面的路,双手死死抓着方向盘。

    钟念初,你绝对不能有事

    根据手下传来的数据,载着钟念初的出租车出了市区径直来到了这五十公里外的开发区。

    因为资金链断掉,这一片厂房早就被废弃,而且人烟稀少。当玄夜凌发现了路边停着的出租车时,心里一震总算找到了

    前面道路狭窄崎岖,已经不适合开车进去,玄夜凌只得弃车步行。

    天上日头正盛,玄夜凌正疾步走着,忽然发现草丛里有明亮的光一闪而过,走近一看,竟然是只女式手表。

    玄夜凌的心微微静下来:这是钟念初沿途留下的,说明他的方向果然没错。

    因为附近都是厂房,玄夜凌只得一座一座挨个去查看是否有人,好在钟念初这一路扔下了几样随身的东西,让他大致确定了目标。

    “谈格,我找到了,他们在进入厂房区后最北面的那栋废弃厂房里,我现在就进去确定下念初的安危,你马上带人来支援。”玄夜凌轻声嘱咐完便挂了电话。

    而电话那头,谈格正焦急的喊着:“少爷少爷你不能一个人进去啊”

    电话里只剩下“嘟嘟嘟”的忙音来回应着他,谈格心下一急,冲司机喊道:“快点还不快点,少爷一个人进去了”

    厂房里,钟念初已经被关在了一个密闭的铁皮水箱里,这水箱只有一米宽,一人多高,进水口在顶部,脚下的出水口却被这两人堵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