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玩火小嫩妻:总裁,要不要 >第237章 梦境
    方经理急忙从公文包里掏出一沓文件,双手递给玄夜凌:“这些都是司徒家的家底情况,还有少爷说的那位钟小姐的家世情况。都在这里了。”

    玄夜凌接过,打开文件袋一页页看了起来。

    那边方经理似乎想到什么,斟酌片刻道:“之前少爷吩咐要我们派人盯着的那位钟小姐,前几日好像是病倒了,这会儿也在她父亲所在的那家医院住院。”

    正拿着文件的手明显一顿,玄夜凌面色微冷的看着方经理:“什么时候的事怎么现在才说”

    方经理急忙告罪,匆忙道:“实在是当时没能及时摸清情况,再加上怕耽误少爷休息,便没有及时汇报。这事大概有三天了,我们找人问了大夫,说就是有些低血糖,劳累所致。到没有什么大碍。”

    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下,玄夜凌心下有些烦躁,他将手里的资料扔给身旁的保镖,冷冷道:“先去a医院,打点好病房的人,我待会儿要上去看望病人,别让些不相干的人来打扰。那个司徒朗最近可有在医院出现”

    方经理见玄夜凌脸色不善,却也不敢相瞒,只实话实说道:“最初几天是天天到医院看望钟小姐的父亲,后来这几天没有,我昨天让人打听的,司徒家这几日家族推选族长,作为新一任当家人的司徒朗怕是回去主持大局去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钟念初习惯留一盏墙角的壁灯,她最近睡眠不好,所以睡前找大夫开了点能够助眠却又不会伤及孩子的药吃了。

    父亲钟煜的并已经在慢慢好转,只是晚上还是需要有人在身旁照顾,罗伊不放心护工,便每晚都睡在病房里陪着丈夫。

    只是在每晚睡觉前,罗伊都会来照看钟念初一小会儿,跟她说说话聊聊天,不让她太过孤单。

    玄夜凌来到病房外的时候,护士站的护士已经都去了休息室晚上十一点,没有什么特别的加护病号的时候,护士们都是可以在休息室休息的。

    因为钟念初住的也是豪华病房,所以玄夜凌带着保镖一行直接进入了病房,只是将保镖留在外间,他自己推开内室的门走了进去。

    墙角的壁灯让房间里不至于太过昏暗玄夜凌嘴角微微勾起,在国内她就有这样的毛病,只有和他一起睡的时候才会将灯都关闭。

    他望着床上鼓起的那一小团,轻轻的走过去。

    因为孕吐,再加上心情导致的食欲差,钟念初这几日并没有吃好,休息好,如今还多了个失眠,所以脸色更加不好。

    巴掌大的小脸似乎更小了,眼窝下的青色那么明显,整个人窝在洁白的病床上显得更加娇小。

    玄夜凌静静的走到病床前,微微俯身看着钟念初的脸她似乎睡得并不安稳,眉毛微微皱着,脸上神色并不安详。

    微微一抬眼,玄夜凌眼神微顿,伸手取过放在床头柜上的药袋,看着上面的字,他眼睛微微眯起。

    怪不得连他进来都毫无所觉,原来是吃了助眠的药物。

    脸上的表情渐渐舒缓,玄夜凌看着钟

    念初的小脸,忍不住在她唇上啄了一口果然没有醒。

    他唇角渐渐勾起一抹弧度,沉思片刻,轻手轻脚的脱了鞋子,外套,然后掀开薄被,整个人滑了进去。

    大概是感受到来自身体的热源,钟念初下意识的往玄夜凌身边靠过来,嘴里还含糊不清的嘟囔着。

    玄夜凌并未敢有任何动作,见她不再动弹,才敢将她的头微微抬起,枕到他的胳膊上,两个人面对面的相拥着。

    似乎是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钟念初又往玄夜凌怀里靠了靠,在玄夜凌呆愣的眼神里,钟念初微微睁开眼睛,静静看了他一瞬,嘟囔道:“原来是在做梦。”

    不等玄夜凌唇角的笑溢出来,钟念初却伸手勾住了玄夜凌的脖子,张口便亲了上来。

    大概是助眠药物的原因,钟念初在半睡半醒间神情还是有些恍惚的,她只觉得这个梦做的是那么真实,她能够真实的感受到玄夜凌的唇,和那双游走在身上的大手,还有坚硬如铁的抵着她的某处。

    钟念初慢腾腾的起床去洗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色微红的样子,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真是的,做春梦做到这个地步也真是够了钟念初,咱能不能别和个色女一样啊”

    洗漱完,无意间瞥到脖颈处有一小片粉色的红,钟念初拿手摁了摁,并不疼,也不痒,她并没有在意,想着大概是晚上睡觉时不小心压的。

    这梦一连做了三天,钟念初总算感觉出一点不对劲儿来。虽然这天晚上她还是习惯性的吃了助眠药。但她还是十分奇怪,为什么她每天晚上做的梦神一样的相似。

    而且那梦里的场景真实的简直就跟身临其境一般,这让钟念初有些懊恼,她想着,自己这该不会是思念玄夜凌思念出毛病来了吧

    “夜凌”钟念初小声的呓语着,让身边的玄夜凌身体微微僵住。

    原来钟念初即便神志不很清晰,她也能准确的感受到他的存在。

    玄夜凌借着夜灯,仔细的看着钟念初瘦巴巴的小脸。

    那日在机场,他清楚的看到了她眼中的悲伤和不舍,却也亲耳听到了她说出的绝情的话。

    他总以为忘掉一个人是很容易的,可是,每天看着源思的脸,他满脑子竟然都是钟念初扯高气扬的跟他顶嘴时的模样。

    思念成城。

    很多时候只有亲身体会过了,才会明白这个词的真实感受。

    “夜凌”怀里的人儿忽然出声,声音里似乎透着一股悲戚和绝望。

    玄夜凌低头看着钟念初,她眉毛紧紧皱着,似乎是做了梦,眼角的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吧嗒吧嗒掉个不停。

    玄夜凌急忙从桌子上拿来纸巾给她擦眼泪,却怎么擦都擦不完。

    “夜凌,玄夜凌玄夜凌”似乎只有这样不停的叫着他的名字,才能够释放出她心里的悲伤。

    玄夜凌下意识将她搂的更紧了一些。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