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玩火小嫩妻:总裁,要不要 >第239章钟念初的决定
    尽管幼年便与亲生父母离别,但钟念初始终还是非常感谢如今的养父母,他们在很多事情上给予她太多太多的关怀和支持。

    一旁罗伊的脸色也有些心疼,她这辈子特别希望能有个自己的孩子却一直不能如愿,如今却要眼睁睁的看着一个生命被他们判了死刑。

    “念念,别怪妈妈心狠”

    搂着钟念初,罗伊的眼泪便掉了下来。

    玄夜凌的城堡里,已经快要中午,谈格让佣人准备了午饭,便看向坐在客厅里的男人。

    “司徒先生可要跟我们一起用餐这马上就要中午了”

    逐客之意已经非常明显,沙发上的司徒朗却始终闭目养神,老神在在的不打算开口。

    谈格也不再多说,这两日来,这人始终都是这么一个神态,除了最初跟他做了自我介绍,说是源思小姐的旧识,之后再也没说过话。

    抬眼望楼上望了望,谈格无奈的摇摇头,命佣人给源思上去送饭。

    源思自从这司徒朗来了,便再也没有下过楼,谈格曾经试图上去劝说源思下来吃饭,但是,源思连门都没敢给谈格开可想而知,她对司徒朗怕成了什么样子。

    谈格无力的叹息,这也不是五年前那个始终端庄优雅而又镇定大方的源思小姐了。

    钟念初从父亲的病房里待了一会儿,三人吃了点东西,为了不打扰钟煜休息,钟念初便打算回自己楼下的病房。

    “念念,晚上一个人睡可会害怕”罗伊将钟念初送到门口,关上门拉着钟念初的手站在走廊里亲昵的看着她。

    钟念初笑了笑:“妈妈把我当成小孩子了吗都多大的人了,哪儿还能睡觉害怕呢妈妈放心吧,我自己能好好照顾自己。”

    罗伊脸上仍旧是不舍和担忧,她知道这个女儿的脾气,她做了的决定谁也没法劝说她更改,尽管这也是自己希望她做到的,但真正的要把孩子拿掉,罗伊心里仍旧不是滋味。

    “念念,妈妈现如今,也和你爸爸一样的想法,你还是好好想想再做决定吧,别让自己后悔一辈子。”

    轻轻拥抱了罗伊,钟念初缓缓拍了拍她已经有些消瘦的背:“妈妈,我知道自己将要做的事情到底是对还是错,不用担心我。我会好好开始新的生活的。”

    言下之意,拿掉孩子已经没有商量的余地。

    罗伊便也不再说什么,轻轻为钟念初理了理落下的碎发:“那就好,妈妈希望你能活的轻松一些。”

    待到钟念初走回自己病房的时候,却意外的看到了站在病房外的保镖有些眼熟。

    往日睡得比较早,是因为钟念初习惯早早上床,可是今日,却因为从钟煜那儿聊的久了些,回来的比平日晚了很多。

    而玄夜凌因为要赶晚上的飞机,所以今日过来的偏偏早了一些放在平时,这个时间钟念初也已经上床睡了。

    门口的保镖见钟念初走来,脸色一愣,顿时极不自然的“咳咳咳”咳嗽了几声,提醒的意味太过明显。

    钟念初挑眉,以为是司徒朗带着人到了她的病房,便也毫不在意的推门进去。

    只是

    她似乎忘记了,司徒朗身边的保镖,九成都是美国人,而门口站着的,却是黄皮肤黑头发的中国人。

    玄夜凌不过是刚刚进门,走到里面一看,床上被褥整齐,竟然不像是有人睡过的样子,他瞬间有些慌乱,以为钟念初今日出院退房了。

    可是转念一想,不太可能,不然他买通的人不会不告诉他,正想着,门口传来保镖的咳嗽声,紧接着,房门被打开。

    钟念初甫一进门,便看到了站在自己床边的男人,她的身体愣在原地。

    脸上丝毫没有被撞破的尴尬,玄夜凌神态自若的看着站在门口的钟念初:“怎么,才过了几天就不认识了”

    直到玄夜凌出声,钟念初才心神归位意识到此刻站在她房间里的,果真是玄夜凌。

    “你怎么在这儿”

    此刻看着站在一步之遥的钟念初,玄夜凌总觉得似乎恍如隔世,那日那个在机场噙着眼泪冲着他喊要和源思幸福的人,仿佛如在梦里一般。

    良久,他神色莫测:“来洛杉矶出差,刚好路过这里就上来看看。”

    钟念初点点头,想起他在美国的分公司好像确实就在洛杉矶,心下了然。

    玄夜凌始终静静看着钟念初,清醒着的时候和睡着了又有些不一样,只是清瘦了很多是真的。

    “最近吃饭不好吗似乎瘦了些。”

    他的话,让钟念初心下微微一颤,脸上的笑容逐渐有些牵强,却又极快的掩饰过去:“总归是在医院里,又加上爸爸之前病情凶险,吃的便少了些。”

    她孕吐的情况这几日有了明显好转,大概已经过了敏感期,所以此刻倒也不怕被玄夜凌看出来。

    玄夜凌点点头,没有再说话,两个人便陷入了沉默。

    房间里静静的,甚至连对方的呼吸声都能够听清楚,钟念初就这样站在门口,不知该如何是好。

    “咚咚咚”身后传来敲门声,打破了房间内的沉默和尴尬,钟念初回身打开门,见是之前站在门口的玄夜凌的保镖之一,便往旁边站了站,让他进来。

    “少爷,时间快到了。”那人垂首,恭敬的说道。

    玄夜凌抬头看着钟念初,一时无话。

    “我,我这里也没什么事,你赶时间,就先走吧。”

    钟念初见他不说话,明显保镖还在房间里等他的命令,不由自主的看着他开口。

    不知是谁发出微微一口叹息,透着些许的无可奈何。

    “出去等我。”

    保镖正尴尬至极,此时得了命令如蒙大赦一般急忙退了出去。

    房间门再次被轻轻关上,隔绝了外面的一切喧嚣。

    钟念初低垂着头,看着脚底的地板出神,眼前光线却忽然暗了下来,她猛然抬头,悴不及防的撞入玄夜凌的眼睛,暗沉的仿佛黑夜里的。

    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下一刻钟念初便被一股大力拉扯,跌入一个熟悉的怀抱,鼻尖碰到他结实的胸膛,引来一阵酸涩。

    “你这是要做什么”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