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玩火小嫩妻:总裁,要不要 >第266章 如何脱身
    钟念初此刻想想便觉得头大,她必须在到达目的地之前,想办法脱身才是。

    “那个,玄少,我待会儿还想去一趟公司,不然,你就把我放在那个路口吧。”

    后座上,钟念初微微侧了头,看着坐在另一旁的玄夜凌。

    “唰”

    玄夜凌却伸手将中间的隔板升起来,阻隔了前面和后面的视线。

    有些惊讶的看着玄夜凌,钟念初不知道他这是在做什么。

    只觉得面前的男人即便过了三年,身上的戾气仍然让她觉得害怕。

    而男人却是不语,只冷冷的看着她。

    暗暗咽了咽口水,钟念初硬着头皮再次开口:“玄,玄夜凌,你刚回国,我不想打扰你休息,不然,你就唔”

    玄夜凌陡然伸手,一把将钟念初拉进怀里,俯身便噙住了她的唇,将后面的话全都吞进了肚子里。

    钟念初目瞪口呆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男人的眼眸仿佛深海一般幽暗,吸引着她沉溺其中。

    直到唇上传来温热的触感,钟念初才回过神来,想要伸手推拒,却被玄夜凌直接反剪了手臂,固定在身后。

    “唔玄”

    男人的唇舌熟练的进入到钟念初的口腔里,近乎贪婪的吸允着,追逐着,似乎要夺走她所有的空气。

    始终睁着眼睛的钟念初渐渐被男人的挑逗吸走了浑身的气力,到最后也只能被动的承受着男人的掠夺。

    “闭上眼睛。”玄夜凌微微离开一寸,眼神幽暗的盯着钟念初的眼睛,如同蛊惑一眼的轻声开口。

    片刻的离开让钟念初终于获得喘息机会,她挣脱开玄夜凌的手,坐到后座靠门处,眼睛里的莫忙渐渐被清明所代替。

    “玄夜凌,你我是源思,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钟念初强自镇定的看着玄夜凌,底气却多少有些不足。

    对于突然失去温暖的怀抱,玄夜凌心下顿时感到空落落的,想着刚刚唇上的细腻和温软,一时间有些恍惚。

    见钟念初有些责备的看着他,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这个女人,果然是

    脸上忽然换了一副沉痛的表情,玄夜凌有些懊恼的将自己摔到靠背上,微微仰着头:“抱歉源思,我刚刚把你当做她了”

    钟念初心下狠狠一痛,看着玄夜凌的表情顿时没了刚刚的锐气,语气顿时软了下来:“我算了,看在你,看在你也不是故意的份儿上,我,我便不和你计较了。”

    扭头看着坐在车子另一端的女人,玄夜凌眼里闪过一丝隐忍,垂在身侧的手慢慢的握成拳。

    见玄夜凌似乎不再想要说话,钟念初斟酌一会儿,出声道:“玄少,我待会儿还要去趟公司,你,让司机在前面把我放下吧。”

    “这么急吗我没听说源氏有什么急事等着你去处理,先跟我回城堡放下行李再去吧。”

    钟念初一滞,她有想过这次回来也许会看到玄夜凌和源思如愿以偿的在一起了,也做好了将玄夜凌当做姐夫的准备,却在听到源思仍旧住在玄夜凌的城堡时,心下狠狠的一痛。

    放不下的人,终究

    还是她罢了。

    玄夜凌靠在椅背上,似乎有些累,他微微仰着头,闭着眼睛说道。

    话里便透着对源氏的熟悉和了如指掌,钟念初不敢再多说什么,害怕说多了便更容易露馅。

    说完这句之后,玄夜凌便不再出声,一路都在闭着眼睛。而钟念初为了怕露陷,始终不敢主动开口。

    她过去的手机早就不用了,如今换了号码,手机通讯录里只有一个司徒朗的号码当然,还有一个三年来从来没有删除过,却也从来没有拨打过的号码。

    钟念初微微侧头,看着闭目养神的男人。

    三年的光阴似乎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看着依旧是那张俊朗的让人嫉妒的脸,除了比以前更加清瘦了些,眼神更加深邃了些。

    想起刚刚玄夜凌吻住她时那幽深的如同一望无际的大海的眼睛,钟念初心下微微一颤。

    即便过去三年,她的心依旧还是会因为他的一个眼神而颤动。

    “这么专注的看着我,怎么,不认识了”

    钟念初一惊,急忙将头扭回来,悄悄再看过去,却发现男人根本没有睁眼睛。

    那他是怎么发现自己在看他的呢钟念初心下一阵疑惑,却不准备搭话。

    万一他其实是在说梦话呢

    甫一抬头,却毫无防备的撞进了一双黑色的眸子中。

    “啊,你”

    玄夜凌眼神冰冷的看着她,似乎对于她的反应非常奇怪:“源思,你怎么有点奇怪”

    这话让钟念初心下一阵心虚难道这么容易便被发现了

    聪明如钟念初,此刻选择缄默不语,只能看情况随机应变。

    “源思,为什么我感觉你好像是在害怕我”

    眼睛直直的看着钟念初,玄夜凌脸上神色莫测。

    “呃,有吗,呵呵没有吧”钟念初掩饰好脸上的紧张,随口说道。

    就这幅样子自然被玄夜凌看在眼里,眼神只淡淡的从钟念初脸上扫过,便不再做声。

    “少爷,前面到了岔口,是回城堡吗”谈格的声音隔着挡板从前面传来。

    原来是到了路口了,往左走是源氏公司和源思现如今的公寓,而往右边走,则是回城堡的路。

    咽了咽口水,钟念初将“回公司”这话慢慢压下小不忍则乱大谋。

    她必须找到完美的借口,必须完美脱身,不然,后患无穷。

    “回城堡。”

    后面的路玄夜凌便一直闭着眼睛,不再跟钟念初说一句话。

    钟念初握着手机,轻轻的将手机调到静音,然后给司徒朗发了一条短信。

    “你真没派人去接你父亲给你安排过来的副总”

    见司徒朗依旧坐在她办公室里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一副优哉游哉的模样,源思忍不住问。

    司徒朗一副混不在意的模样:“接他我吃饱了撑的呢,接了来好给我父亲打小报告去啊随便他,自己找不到地方活该。”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