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玩火小嫩妻:总裁,要不要 >第12章 她的身份
    玄夜凌摇摇头:“她不需要伪造,她本来就是麻省理工的学生,只不过,她从未有过休学记录。”

    说到这里,玄夜凌自己也楞了一下,源思从未在麻省理工休学过,一路顺风直到毕业,那么这个曾经休学的又是怎么回事?

    他玩味的一笑,看来事情变得有意思了。

    玄夜凌将钟念初的手机交给谈格:“刚刚来过一通电话,是来自美国的越洋电话,给我查清楚电话的来源。”

    谈格做事他放心,玄夜凌并没有吩咐太多,谈格带着钟念初的手机离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楼上一点动静都没有,始终安静的可怕,玄夜凌眉头紧拧,越发不耐烦起来,看着屏幕也没有办法集中精力工作,这个女人,难道就不知道求饶的吗?

    宁肯自己被关在房间里挨饿都不能跟他说一句软话,看来为了让他相信她不是源思,还真是下血本了。

    玄夜凌强迫自己不要去想钟念初,集中精力做事,可就是做不到,眼前总是晃动着钟念初的脸。

    她出现在机场若无其事的同他擦肩而过,咬了一口跑掉。

    她明知道吃螃蟹会过敏还是坚持吃,吃完了又死不承认自己知道过敏的事儿,坚称不知道。

    她一个人在路上孤独无助的走,站在橱窗前可怜巴巴的看着别人吃东西却只能自己饿肚子的样子。

    她睡在桥洞底下的破棉被上,被两个流氓欺负的情景。

    一幕一幕,放电影一样浮现在屏幕上,挡住了他要看的企划案。

    五年前和源思之间那些共同的记忆早就已经模糊不清,偏偏这几天来发生的一桩桩一件件,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玄夜凌烦躁的扣上电脑,反正已经没有心情工作,干脆就不管了,明天再说,他抓了车钥匙起身,决定先出去透透气再说。

    他开车出门兜风,也不知道要去哪,结果莫名其妙的开到了桥洞底下。

    那两个流氓被砍掉手之后留下的血迹已经清理干净,破棉被也已经被收走,这里看起来一点痕迹都没有,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玄夜凌却心情很不好,脸色难看的很,开着车呼啸而过,上了跨江大桥,站在桥上吹风。

    她说她不是源思,她和源思的性格也十分迥异,几乎没有任何相似之处,那天吃饭,他点的全都是源思爱吃的东西,可她除了吃大闸蟹过敏之外,对那些菜品一点兴趣都没有。

    真正的没兴趣和装出来的没兴趣,区别还是很大的,这一点玄夜凌还是能分开。

    源思接人待物,举手投足皆是大家风范,对待外人整一个冰山美人,只有他才知道,源思其实外冷内热,可她完全不符合这一点,玄夜凌甚至至今都没有摸清楚,这女人到底是一个什么脾气,忽冷忽热。

    这五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五年前源思一声不响不告而别的原因又是什么?

    为什么她再次出现,摇身一变成了钟念初,甚至连五年前之前的时间,关于钟念初人生轨迹的过往资料,也都一应俱全。

       还是真如同她自己所说的,她根本就不是源思,她就是钟念初而已。

    玄夜凌一拳打在护栏上,本来就清晰明朗的面部轮廓因为烦躁愤怒,更加硬朗了一些。

    手机响了,是谈格的,他接起。

    “少爷,出事了……”

    玄夜凌听完电话,瞳孔收缩,立刻跳上车,飞快的往回开。

    一路上他接二连三的创了好几个红灯,所幸现在不是车流高峰期,也没有出事。

    等玄夜凌带着焦急冲进家门的时候,谈格正垂着头站在一旁,钟念初则面无血色,嘴唇发白的躺在房间的床上,本来就瘦小的身躯陷入大床里,看着更是娇小瘦弱。

    玄夜凌一看她这个样子,一把拎住谈格的衣领:“怎么回事?”

    谈格道:“我回来听到楼上半天没动静,过来敲门,可小姐始终不回应,我想起源小姐从前有心脏病,我想她是不是……”

    “混账,愣着干什么,马上联系医院,让他们准备抢救室!”玄夜凌吼完,冲过去一把将昏迷不醒的钟念初抱起,脚步飞快的往外走。

    谈格跟在他身后,一个接一个打电话,安排医院方面准备接应。

    一路上,玄夜凌开车飞快,谈格在后面几乎跟丢了,他看着身边人事不知的钟念初,一张熟悉的小脸上苍白的跟纸扎人一样,看着令人揪心。

    “该死的,你要是敢出事,我就让你家再破产一次你信不信!女人,你给老子醒过来!”

    任凭玄夜凌这么发脾气,钟念初依旧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玄夜凌神色焦灼,狠狠地吹大了一下方向盘,再次加快了速度。

    医生护士早就已经准备就绪,在医院门口迎接,玄夜凌嫌弃他们效率太慢,直接无视了这群人,一路把车开进了医院,下车亲自抱着钟念初放到了轮床上。

    各科专家全都惊动了,整个急诊鸡飞狗跳,一群人呜呜泱泱的推着钟念初进了抢救室,玄夜凌本来也想进去,还是院长亲自劝他说避免交叉感染还是不要进去的好,他才留在外面。

    他喘着粗气,站在急诊室外面,死死盯着急诊室的门,谈格气喘吁吁的追上来问道:“少爷,情况怎么样了?”

    玄夜凌冷声道:“今天她若是有事,本少爷立刻把医院夷为平地!”

    谈格打了个冷颤,安慰道:“少爷,不会有事的,她身边并没有带着硝酸甘油,可能不……”他正要说,可能不是心脏病,毕竟她极有可能根本就不是源思。

    玄夜凌却没有心情听他说完,听到这里骤然打断了他的话,怒道:“你是白痴吗?心脏不好的身边没有带着药才是大麻烦,你现在还敢说她没事?”

    谈格闭嘴不说话了,少爷你到底是希望她有事没事?

    抢救室的门很快就开了,玄夜凌飞快的冲过去,一把拎住大夫的衣领,厉声问道:“她怎么样了?”

    他身上强势的气场让大夫有些吃不消,战战兢兢小心道:“玄少放心,这位小姐没事,就是长时间不进食导致的低血糖昏厥,只要注射营养液就没事了。”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