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玩火小嫩妻:总裁,要不要 >第109章 故意吵架
    钟念初一把推开玄夜凌就跑了头也不回,生怕他追上来,蹬蹬蹬跑上楼关上门,靠在门后直喘气。

    心跳始终很快,安静不下来,耳边不停地回响那句话,那就让她以为,若我说不是呢……

    他什么意思?

    难道他真的像自己和卓银君所说的那样,移情别恋了不成?

    不可能的,他就算要移情别恋,也不应该对象是自己,自己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除了一张脸,再也没有可取之处,对他的事业也没有帮助,玄夜凌怎么可能抽风呢。

    一定是假的,一定是做梦!他肯定只是说着玩的,对……说着玩的……

    钟念初神情恍惚,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她现在需要一杯八二年的雪碧压压惊才行。

    厨房里,玄夜凌保持着被她推开的姿势,神情有些邪魅的看着钟念初跑开的方向,唇角上扬,微微牵动了一下,眼底掠过一抹强硬。

    钟念初趁着没人,跑到天台上去吹风。

    她对天台上架着一个秋千的设计很满意,来了几天之后特意将秋千装饰了花藤,弄的很浪漫,小资情调的样子,没事上来坐坐,心情很不错。

    此时她坐在秋千上,各种心慌意乱,玄夜凌说的那句话,她怎么都不能从脑海中赶走。

    她发现自己竟然有一丝丝窃喜。

    这可不是个好现象。

    钟念初从一开始就知道,他心里有别人,她自己也只是个替身,并且本尊还是自己的亲姐姐,万一不小心混淆了这一切的关系,最终难过的还是她自己。

    所以她始终小心的坚守一个底线,不能破了这条线。

    可玄夜凌说出这两句话之后,钟念初发现,自己根本没法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

    她想了太多太多,坐在秋千架上,越想越慌张,不想,她必须做点什么才行。

    钟念初掏出手机,打给卓银君。

    卓银君倒是很意外她会打电话过来,“你这个时候打给我,是有什么事?”

    钟念初一紧张,反倒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要怎么表达。

    说什么,玄夜凌好像对我移情别恋了,你赶紧的拴住他?

    “额,我想……问问你,关于我们白天说的,那个,你认同么?”

    卓银君警惕起来:“什么意思?”

    “不是!没别的意思,我回想了一下啊,当时我挺激动的,并且对你本来的方方面面有诸多否定,你别不高兴啊!”

    钟念初语无伦次的,根本就是在没话找话。

    卓银君听出来她好像有事要说,干脆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钟念初废话了半天,已经缓过神来,“我只是想告诉你,打铁要趁热,这几天我和玄夜凌冷战了,他现在急需别人的安慰,记住我跟你说的,柔能克刚。”

    卓银君在电话那头笑了一声:“所以你这是在向我传递情报了?那我先谢谢你,我会记住的,成功了好处有你一半。”

    “不不不,这个一半我不要了,你自己留着吧。”钟念初吓坏了,万一卓银君一高兴,把玄夜凌劈成

    两半,分给自己一半,那……可惊悚了。

    挂掉电话,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什么一半?”

    钟念初吓了一跳:“喂,你走路就不能有点声音啊?动不动就扮演阿飘,你要吓死个人咧?”

    玄夜凌冷哼:“分明是你自己心里有鬼。”

    钟念初跳起来,撞的秋千一晃一晃的,“对!我就是心里有鬼怎么样啊!”

    她吼了一句,冲出天台跑掉了。

    弄的玄夜凌眉头紧锁,这女人又在抽风了。他转身追出去,却发现钟念初不在房间里,也不在楼下,玄夜凌不爽的找了一圈,竟然看到钟念初在一个最不能碰触的地方。

    走廊尽头的房间,她正在试图撬锁。

    “你干什么!”玄夜凌怒吼一声,大踏步过去,一把将钟念初拽到一边,她手里的撬锁工具落到地上。

    钟念初靠墙站着,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小声道:“你凶什么凶啊……”

    “你在这里做什么?”玄夜凌又问了一遍,口气依旧很凶残。

    钟念初顿了顿,还是不肯抬头看他,声音像蚊子哼哼:“我只是想知道,姐姐在你心里的地位有多重,只不过是关于她的东西而已,你都不让我看一眼……”

    “滚开!”玄夜凌大发雷霆,不等她说完,指着反方向怒吼一声。

    钟念初猛然抬头:“哼!滚就滚,不让看算了,不稀罕!你自己对着一堆死物缅怀去吧,以后也不要找我这个活人!”

    她吼完跑掉,头也不回,冲进自己房间里,砰地一声关上门,一颗心砰砰直跳,说害怕也是真的害怕的,但好歹成功了。

    成功激怒了玄夜凌。

    但是为什么,明明是故意这样做,故意激怒他,他真的生气了,自己却又觉得……这样不舒服。

    钟念初捂着自己心口的位置,那里总觉得堵得慌,有一个什么地方别扭的很,总是转不过弯来。

    算了,不想了。

    钟念初咬着嘴唇,有点步履维艰的走向床边,一下子将自己扔上去,四仰八叉的躺着,看着天花板出神。

    雪白的天花板如同一个大银幕,不知不觉浮现出玄夜凌那张脸。

    他看到钟念初撬锁的时候脸色骤变,大吼你在干什么,他对那间房子紧张的神情,仿佛那里面藏着他的本命真元。

    钟念初拼命摇摇头,甩开这些乱七八糟的,拉过被子蒙上头,眼前一片漆黑,本以为这样能够安静点,结果黑漆漆的又忍不住想到了那天晚上被困在电梯里的情形。

    明明看起来那样优秀那样强势的一个人,却有那样的毛病。

    他发病的时候真的很吓人,钟念初越想越烦躁,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怎么都会想到和他有关的东西,横着躺,侧着躺,统统不舒服,统统不能安心。

    无意中,两人之间竟然不知不觉有了这么多交集。

    钟念初叹了口气,卓银君,该做的我都做了,能不能钓到手,就看你的了。

    第二天早上,钟念初照旧弄了早点,自己先吃了,留下玄夜凌的那一份,至于他要不要吃,随他的便。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