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玩火小嫩妻:总裁,要不要 >第138章 谁是我夫人
    玄夜凌眯起眼睛,周身释放出危险气息,强势的笼罩了她,霸道的说道:“既然知道,那就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底线!”

    这话彻底惹火了钟念初,她一把抓着玄夜凌的手拽下来,解救出自己的下巴,怒瞪他,不客气道:“是吗,那请问你的底线是什么呢?你可以搂着别的女人光天化日明目张胆主动出击,那么我被动的情况下收到一束花就是我的错咯?”

    卓银君坐在地上,低着头默默的抿起唇角,只是一束花吗?一束花又怎么会让玄夜凌生气到这种程度。

    果然玄夜凌并没有想要相信的意思,他冷笑:“你很聪明,可有时候,你聪明反被聪明误,除了这束花,你就没有别的想说的?”

    “没有!要不我们这样,你想听什么,告诉我,然后我说给你听,OK?”钟念初仰着脸看着他,态度倔强又坚韧,完全宁折不弯的样子。

    玄夜凌捏紧拳头,冷眸深深看进她眼底:“钟念初,你一定要这样是吗?”

    钟念初无所谓的耸耸肩,依旧还是玩世不恭的表情:“我这个人吗,别人对我什么态度,我就对别人什么态度,你要是想好好跟我说话,我会态度更好的跟你说话,玄少,你,看着办。”

    她说完就走,玄夜凌厉声喝道:“女人,你胆子肥了?竟敢这个态度?”

    “我胆子一直都很肥,你不知道吗?”

    钟念初头也不回的扔下一句,大踏步往前走,哪怕她对着玄夜凌的时候,脸上再怎么样保持微笑,此时回过头来,却再也维持不住表情,眼泪不争气的聚集在眼眶里打转转,再怎么强忍着,也控制不住决堤。

    泪水模糊了视线,钟念初没有看清楚脚下的路,一脚踩在一块小石头上,猛然崴了脚,整个人一歪,险些摔倒。

    “哎……”还好钟念初及时平衡住了自己,虽然人没摔倒,可脚脖子却痛得厉害,她忍不住蹲下去,揉着自己的脚踝。

    玄夜凌眉心紧拧,没有任何考虑就迈步向前,朝着她的方向快步走过去。

    卓银君一着急,来不及多想,立刻爬起来扑过去抱住他,不让玄夜凌过去,嘴里冲口而出:“小哥哥……”

    玄夜凌听到她口中喊出这三个字,脸色一黑,怒道:“谁允许你这么叫我?”

    他狠狠一挥手,一下子将卓银君给甩了出去,卓银君被摔到地上,眼看着玄夜凌又要朝钟念初的方向过去,她一狠心,继续打了个滚,一路滚进了旁边一个刚刚挖开的坑里。

    “救命啊……”卓银君一路滚下去,还不忘了趁机喊一声,引起玄夜凌的注意。

    玄夜凌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一下用力过猛,居然把她给甩进坑里去。

    他顿住脚步,看了一眼卓银君,又看了一眼钟念初,钟念初蹲在地上,揉着自己的脚踝,根本就不看他一眼,就只当他是空气。

    卓银君摔进坑里,停在坑底,躺在那里不动了,看样子像是晕了过去。

    玄夜凌目光一沉,卓银君到底身份背景都不简单,若是她在这里出了事,工地上这么多人,难免消息不会被传出去,影响必然不好。

    他不怕麻烦,但解决麻烦太麻烦,玄夜凌略一思忖,果断改变方向,一抬腿跳进了坑里,抱起卓银君爬出来。

    “今天的事情,谁都不准说出去,小李,马上备车,吩咐医院那边做好准备,让抢救室等着!”

    玄夜凌抱着卓银君,一脸冷厉的安排好一切,看都没有看她一眼,车子开过来,他直接抱着卓银君上了车,亲自开车开往医院。

    钟念初蹲在地上,揉着自己的脚踝,像个笑话一样就这么被冷落掉了,玄夜凌甚至临走上车之前都没有再看她一眼,全副心思都放在了卓银君身上。

    她一个人孤零零的蹲在那里,脚脖子肿了一圈,无人问津。

    钟念初咬着嘴唇,硬逼着自己站起来,暗骂自己不争气,不就是崴了一下么,有什么大不了的啊,哭什么哭,真是没出息。

    当初跟团爬山把小指头摔的骨折接骨的时候都没哭过,歪一下脚哭什么哭啊!

    可越是安慰自己,越是不争气的掉眼泪,钟念初觉得丢死人了,她就是个傻瓜,既然已经决定了要撮合卓银君和玄夜凌,为什么自己还要跑过来凑热闹?

    她在这里挣扎了半天,一个工程师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上前扶着她起来,礼貌问道:“小姐您还好吧?”

    钟念初摇摇头:“我没事,我还能走,谢谢你。”

    然后她倔强的走了一步,又差点摔了,还好被人及时扶着。

    “小姐,我看你还是去一趟医院看看吧,脚脖子中的有点厉害,只怕是扭伤挺严重的,要不我派个人送你去?”

    钟念初别着头,不想让人看见自己掉眼泪的狼狈相,固执的拒绝:“不用了谢谢。”

    那人也是好心,看出来钟念初死要面子活受罪,最终想了个办法,帮她叫了一辆车,送她上车去医院。

    钟念初也没有拒绝,纵然心里难过,也不至于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脚踝确实挺疼的,去医院看看也好,别日后留下什么毛病。

    趁着在车上的机会,钟念初掏出镜子来仔细的补了妆。

    果然不能随便哭是有道理的,妆会花,真不知道刚才被多少人看到她粉底斑驳的样子,这下可丢人丢大了。

    钟念初看着镜子里自己红彤彤的眼睛,多少年没哭过了,好像从车祸醒来,就没这么轻易掉过眼泪,到底有什么好哭的。

    “没出息的东西,是你自己非要让人家在一起,现在人家在一起了,你又在这里哭哭啼啼跟祥林嫂一样,你不是最讨厌林黛玉的吗?掉什么眼泪啊,水分多值钱,这一哭完了不知道要多少补水面膜才能补回来,没出息!”

    可嘴上再怎么说,心里像是漏了个窟窿一样,难过总是掩饰不住的。

    钟念初长叹一口气,靠在座椅上,两眼呆滞的望着窗外的景色,莫名其妙就想起源思了。

    她能感觉到,玄夜凌对源思的真心实意是一点都不掺杂水分的,只可惜了,她不是源思。

    钟念初心想,如果今天站在这里的不是她钟念初,而是真正的源思,事情会怎么样呢,玄夜凌也会丢下源思,带着卓银君去医院么?

    医院方面早就已经收到消息,抢救室已经准备好了,玄夜凌的车子一到这里,就有轮床推出来接人。

    玄夜凌下车,将卓银君放在了轮床上,自己却没跟着过去,而是打电话给自己的特助。

    林特助早就接到玄夜凌的电话了,已经安排好了封锁消息,此时也已经匆忙赶来医院,卓银君被推进了手术室,林特助跟着玄夜凌在外面等着,百忙之中还不忘了汇报工作。

    “……除了这些,卓小姐出事的消息都已经封锁好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