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玩火小嫩妻:总裁,要不要 >第142章 老鼠亲戚
    郁成瑞摇摇头:“没关系,不是你的错,一个怕老鼠的人,大半夜睡得好好的,一睁眼眼前一个和老鼠长得很像的东西,肯定会吓坏了,反倒是我应该跟你道歉。”

    钟念初尴尬极了:“那个东西,为什么会自己跑出来?”

    郁成瑞哑然失笑:“它习惯了,经常自己跑出来,玩够了就回去睡觉。我很久没来这里,一时间忘了还有这个小东西在,不然我会带你过去看看它。”

    钟念初果断摇头,摇得像个波浪:“不不不还是算了吧,你别吓唬我了。”

    “怕什么啊,小仓鼠不咬人的。”

    钟念初还没来得及阻拦,郁成瑞已经起身,过去提着仓鼠笼子过来了。

    “啊……你饶了我吧!”

    “没事儿,这次我保证笼子门关好了,出不来的,你看,小仓鼠是不是很可爱?”

    钟念初吓得不敢看,捂着脸,奈何架不住郁成瑞一个劲儿的怂恿她,给她洗脑,说小仓鼠多么可爱多么好玩,毛茸茸的手感多么舒服,各种洗脑。

    最终她还是没忍住,手指张开一条缝看了一眼。

    好像……也没那么可怕?

    不得不说,郁成瑞挺有眼光的,他挑的这一只,还挺好看的,而且皮毛很光滑,不像真正的老鼠那样,怎么看都十分的猥琐,这只小金丝熊,在灯光下看看,甚至说是十分漂亮的。

    看久了,好像也没有那么可怕。

    钟念初尝试着把手放下来,郁成瑞又把笼子朝着她凑近了点,钟念初再次把身子缩进了一些,然而小仓鼠毕竟在笼子里,也造不成什么威胁,再加上郁成瑞不停的说,小仓鼠不咬人,钟念初这才尝试着让自己放松一些。

    “其实小家伙很漂亮的,仓鼠和老鼠不一样,这一种性格温驯,适合被人类养来当宠物,很乖的。”

    钟念初被他洗脑了半天,盯着笼子看了半天,小仓鼠倒也争气,一点都不吵闹,乖乖的趴在笼子里,团成一团,圆滚滚的,怎么看怎么萌。

    郁成瑞见钟念初的态度也没有那么抗拒了,忍不住伸手过去逗了逗小仓鼠,小仓鼠在笼子里翻了个身,打了个滚,又抖了两下,甩掉身上的木屑,一头钻进小房子里,又跑出来,很开心的样子。

    “刚才这小东西怕是在笼子里憋得太久了,自己跑出来撒个欢儿,没见过你,觉得新鲜,想要跟你凑凑热闹,并没有想要故意吓唬你的意思,也不会伤害你,不用害怕。”

    尽管他嘴上这样说,钟念初还是缩成一团,对这个看起来很可爱,毛茸茸,圆滚滚,可是长得像老鼠的小生物充满敬畏……

    “这这这就算这不是老鼠,可它好歹也还是老鼠的亲戚啊……你你你你拿远点……”

    老鼠的亲戚让郁成瑞笑坏了:“不是吧,看你平日里这么大胆,怎么对着这么可爱的小宠物如此的放不开手脚,怕这个?”

    钟念初快哭了:“我不是怕,我有心理阴影,你饶了我吧!”

    “那还是怕,说真的,这个真的不是老鼠,真的只是一个小宠物而已,它很乖的,不咬人,不信你看……”

    “我不看我不看!我拒绝!拒绝!”

    郁成瑞倒也不逼着她一定要接受这个小东西,只是自己伸手从笼子里抓了小仓鼠出来,捧在手心里逗着玩。

    钟念初看着他这样肆无忌惮的逗弄一小老鼠,好吧是仓鼠,她怎么都不能理解,怎么做到的。

    那爪子就这么放在手心里,难道不会觉得浑身都是鸡皮疙瘩么!

    她盯着郁成瑞,看着他逗仓鼠玩,明明是她那么害怕的东西,被他捧在手心里,像个宝贝一样。

    一个大男人,捧着一个小萌物,眼神柔软的能滴出水来,这反差萌实在是太撩人,钟念初不知不觉已经放松下来。

    小仓鼠其实真的挺萌的,就因为名字里和老鼠沾亲带故,导致钟念初对于这种毫无杀伤力的萌物恐惧的很。

    可小仓鼠团在郁成瑞的手心里,圆溜溜的一团,一动一动的,被郁成瑞伺候的很舒服,样子实在是好玩极了。

    郁成瑞也不管钟念初的反应,就这么逗着玩,在仓鼠后背上一下一下轻轻抚摸,摸了半天,钟念初惊奇不已。

    “这这这……”

    小仓鼠竟然摊成一摊了。

    融化了?她倒是没想到还能这样。

    郁成瑞端着摊成一摊像个饼一样的小仓鼠往钟念初面前一送,并且道:“看吧,这就是仓鼠最放松的状态。你知道动物的本性,戒备心都很强,能够让他们放松下来的说明都是很信任的,所以啊,不会咬人的,放心吧。”

    钟念初还是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但这次没有特别抗拒的不敢看。

    仓鼠还能这么玩,实在是太神奇了,她没忍住,多看了两眼。

    郁成瑞就知道,这么可爱的小东西,和老鼠怎么能一样呢,钟念初果然已经没那么抗拒了。

    “它呢,其实有名字的,叫豆豆。”

    豆豆?

    钟念初有点惊奇,抬头看着郁成瑞,指着仓鼠问道:“它还有名字啊,没想到你这大男人这么有爱心,竟然还会想着给一个小东西起名字。”

    郁成瑞有点无奈的笑笑摇摇头:“其实并不是我取的名字。”

    “那是谁啊?该不会是你前女友吧?”

    她本来也只是开玩笑的随口一说,可没想到郁成瑞脸上的笑容慢慢收敛,变得略略有些凝重起来。

    钟念初心里一咯噔,难不成自己戳了人家痛处了?

    真是前女友啊?

    “对不起啊,我不该这样说的。”

    “不用道歉,你开玩笑,我知道,其实你猜错了,并不是前女友。只不过,这仓鼠说起来还和你有点关系。”

    钟念初吃了一惊,指着自己的鼻子,瞪大眼睛问道:“我?你开什么玩笑,我从……”

    她说了一半说不下去了,她现在可是在冒充源思,说自己是在美国长大,最近才回来的,实在是说不过去,她干脆闭上嘴,实在是想不通,这仓鼠和她有什么关系。

    莫不是郁成瑞特意跑到美国去买的仓鼠?并且他买这只仓鼠的时候,她恰好在场?

    开玩笑,她可是从来不去宠物店的。

    郁成瑞捧着仓鼠,看起来好像是失去了逗弄它玩的乐趣,叹了口气。

    仓鼠一下子动起来,仿佛能感受到主人的情绪,顺着郁成瑞的胳膊爬上去,趴在他肩头,来回乱窜。

    钟念初忍不住又是一阵呲牙咧嘴,看着仓鼠把郁成瑞的肩头当成自己的乐园乱跑,她脑补了一下自己肩头有这么一个东西乱跑的场景,忍不住浑身都是鸡皮疙瘩。

    郁成瑞到底是怎么能够忍受这种事情的……

    郁成瑞伸手把仓鼠抓下来,放回笼子里,又看着钟念初说道:“念初,其实,我知道你不是源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