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玩火小嫩妻:总裁,要不要 >第152章 公开秀恩爱
    玄夜凌正烦躁呢,后悔自己跟这个女人说了一堆不该说的话,这会儿她指不定正在怎么鄙视他。

    可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回头看一眼钟念初,她嘟嘟嘴卖萌的样子,实在是戳心,玄夜凌一下子就脚步走不动了,甚至有点犹豫,要不要掉头回去抱抱她。

    钟念初看出来他犹豫了,使出杀手锏:“小哥哥……”

    该死的。

    玄夜凌果断掉头回去,一把将她捞起来,抱着下楼去吃饭,一边走还一边无比嫌弃:“重死了重死了,我这么捡了你这么个蠢货,走个路都能把自己的脚走废了。”

    钟念初抱着他的脖子,十分得意:“也不知道是谁,见到人家崴了脚也不管,领着别的女人急三火四的奔医院去了,留下我一个人,延误了最佳治疗时机……病情恶化……”

    “闭嘴!”

    钟念初可不会乖乖闭嘴,她算是看出来了,玄夜凌好像很喜欢找各种理由和她亲亲搂搂抱抱,既然他喜欢,那就满足他啊!

    反正她自己也不用走路,被人抱着来来回回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钟念初觉得自己有生以来难得能享受一下公主待遇。

    她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折腾玄夜凌。

    谈格指挥佣人们将饭菜都摆放好,见到两人这样亲密无间的下楼来,立刻找了个借口带着佣人们都离开,就只剩下他们俩。

    玄夜凌将钟念初放在自己旁边,一直阴冷着一张脸,看起来心情很不好。

    可钟念初知道他没有真的生气,他身上没有杀气,一点都不可怕,只是脸色阴沉,还不至于太吓人。

    她凑上去,在他腮边吧唧亲了一口,算是安慰。

    玄夜凌反而愣住,她竟然这么主动,这倒是让他非常意外。

    “这是奖励你的,看在你这么辛苦抱着我的份上。”钟念初大大方方道,一点都不扭捏。

    玄夜凌就喜欢她这痛快不矫情的劲儿,干脆利索。

    “太敷衍了,不满意。”

    这不是摆明了想要索吻么?钟念初又不笨,想了想,应付完了拉倒,于是她抱着玄夜凌脑袋,转过来另一边又亲了一口。

    玄夜凌依旧还是不满意,这女人故意的还是怎么,非要亲脸,她就不能亲嘴吗?

    玄夜凌皱眉:“不满意,再来。”

    钟念初撇嘴,果断拒绝:“不行,不能把你喂的太饱了,不然以后可就伺候不了你。”

    “你以为,藏着掖着就能逃避的过去?”玄夜凌扬起唇角,带着一丝坏笑,伸手一捞,将她搂进怀里:“小妖精,果然跟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

    钟念初得意洋洋,看着他略带宠溺又有些玩味的眼神,道:“那是,我可是一股清流。”

    “不,你错了。”玄夜凌脸上的坏笑更深,“你比她们更妖艳。”

    当然,下半句没说出来,更妖艳贱货。

    钟念初气得差点跳起来:“那你不还是抓着我不放啊?你这么嫌弃我,也没见你去找她们啊?说什么女人口是心非,我看要说口是心非啊,没有人比你更厉害。”

    玄夜凌心情大好,一把捏住她下巴,探过去脑袋,在她唇上啄了一下:“不闹了,吃饭。”

    钟念初冲着他翻了个白眼,做了个鬼脸,端起饭碗吃饭。

    吃过饭后,玄夜凌去上班,钟念初在家里享受不用工作的惬意时光,看书上网打发时间,期间姜黎过来看过她一次,检查了她的脚,确定已经没有什么问题,只需要按时喷药,过两天就可以正常走动。

    又过了几天,卓银君抽空来圣帝开会,商讨两家的合作项目下一步的具体进展,只是人都已经到齐了,唯独玄夜凌却依旧迟迟没有出现,大家都等的有点着急,却没有人敢说一句什么。

    卓银君有点等不及的问玄夜凌的秘书:“你们总裁呢?为什么还不来?”

    秘书都来了,玄夜凌还不出现,他在做什么?

    “卓经理,我们总裁说他还有点事,要等一会再过来,让大家稍安勿躁。”

    卓银君皱眉,都这个时候了,还能有什么事?

    她正要给玄夜凌打电话,会议室的门开了,玄夜凌到了。

    卓银君正要抬头打招呼,看到门口的状况却忍不住整个人都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

    不光是卓银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连在场所有人都以为自己看花眼了。

    玄夜凌来是来了,不过脖子上挂着几条抓痕,明显是女人挠的,嘴角还破了一块,明显也是女人咬的。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怀里还抱着一个女人,明显他身上这些痕迹就是这个女人的杰作。

    钟念初黑着脸,表情木然的被他抱在怀里,抱进了会议室,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他放在了他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如同一只扯线木偶,任由他摆布。

    卓银君怎么都不敢相信,一向对待工作态度严谨的玄夜凌,竟然会因为钟念初而开会迟到,并且他还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就这么抱着她进了会议室。

    这还不说,他身上堂而皇之的带着暧昧过后的痕迹就这么出现在大家面前,摆明了是秀恩爱来了。

    卓银君脸色一下子就白了不少,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在这个会议室里待不下去了,好像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都在等着看她笑话一样。

    玄夜凌若无其事的坐下,敲敲桌子,冷声道:“好了,人都到了,我们开始。”

    钟念初生无可恋的坐在旁边,听着他开始主持会议,一上来就直奔主题,一句官话套话都没有,可她怎么都没法集中精力,丢死人了,这家伙,真是一天不搞事情就难受。

    真不知道当年源思到底是如何忍受这人整天作妖的。

    她的脚,明明都已经好利索了,可他还是坚持一定要抱着她走,不准她沾地。

    理由是:“前几天你不是死活都要我抱着你么,嗯?好啊,现在我满足你,怎么,还不愿意了?”

    钟念初哭笑不得,前几天那时候她确实是故意的,但那时候也确实走路不利索,并且因为之前玄夜凌各种找借口,揩油占便宜,她故意的想要折腾他,不让他消停,走到哪里都要抱抱举高高。

    结果她记仇,这货比她更记仇,当时嘴上什么都没说,钟念初还以为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呢,没想到在这里等着她。

    非要当众抱着她进会议室,不答应就推倒。反正她亲戚已经走了。

    钟念初反抗了半天无果,在他身上留下了几条貌似事后痕迹的痕迹之后,最终还是被他抱着进了会议室。在路上的时候她就已经能够想象出来,那些人看到她被玄夜凌抱着进门的时候,脸上得一副什么样的表情了。

    果不其然,这会儿大家看她的眼神如同见到了恐龙,估计没有几个人认真在听玄夜凌讲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