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惑世双凰 >第一章 千年情缘
    九霄云外,白鹤飞鸣,盘旋长空,雪白的翅膀划过天际,巨大的红日在它不远处升起。

    重峦叠嶂,绵延不绝,波澜壮阔的天际,好似一幅巧夺天工的山水画。

    上界的莲花池云雾缥缈,娇嫩的莲花瓣躺着晶莹剔透的露珠,清澈见底的池水好似一块完美无瑕的碧玉。

    在这云雾缭绕的仙境中,两名风华绝代的男子坐在池内的莲亭内。

    白衣俊秀,丰神俊朗,那一双清澈明亮的双眸带着无穷的吸引力,挺拔的鼻梁,星剑的眉,薄薄的红唇挂着一抹浅浅的笑。

    如沐春风般的笑,配上他如仙的气质,宛若神袛的容颜,让人心生一种可远观不可亵渎的赞叹。

    紫衣华贵,邪魅无双,那眉眼中的不羁,唇角的轻佻,眼神中的傲然,全身慵懒至极。

    懒懒的靠在椅背上,狭长的桃花眼轻瞥前方的白玉棋盘,漫不经心的拿起一枚黑子,似是随性放了一处道“一千年了。”

    声音如同他人一般,邪魅不羁,慵懒好听。

    白衣男子凤眸看他落子之处,眼底闪过惊诧,一瞬而逝,骤而了然,执起白子落于其旁。

    薄唇轻动,声音犹如山泉水流动般的清晰悦耳“她们该出现了。”

    紫衣男子挑眉,身体前倾,手肘撑桌,只手撑颚,懒懒的瞟了眼棋局,勾唇轻笑“我们呢”

    “我们”白衣男子平淡无波的眼流过疑惑,继而轻笑“我们去找她们可好”

    “好”紫衣男子弯眸,隐隐之中有些期待。

    修长的手指执起黑子,落于所有棋子之间唯一的空位之中,眉眼弯弯“结束,重新开始了。”

    白衣男子好看的眉头轻轻皱起,低头看向那棋局,通杀不禁错愕,他居然设了这么一个局,这次他输了。

    暗暗摇头笑笑,谁会知道三界两个最风云的人物会在这谈笑风生,棋局厮杀呢。

    他是神界最尊贵的神君,却不因不喜神界各项古板规定,脱离了神界,隐居在此。

    而他是叱咤风云的魔尊,与他势均力敌,虽是彼此的强劲对手,两人却惺惺相惜,把对方当成了知己。

    一千年前更是因为一对女子,双双落入凡尘,爱上俗世,终究招来了三界的追杀。

    如今一千年了,她们该回来了,他们也该出世了。

    他站起身,走到亭栏边,望着那莲池中央的那朵风华正茂,娇艳欲滴的并蒂莲。

    怅然的说“天地法则,即使被封印我们也要回到她们身边。”

    “嗯。”紫衣男子随后走到他身旁,一同看向那并蒂莲。

    沉默片刻,两人纷纷双手结印,白色的灵力和紫色的灵力融合在一块,美丽至极。

    光芒之后,亭内只剩下了那盘下完的棋局和白玉石桌,原来的两人已然不见踪影。

    连同不见的还有那株艳压群芳的并蒂莲。

    紫金皇城,华灯初上。

    磅礴大气的将军府上空,凤凰盘旋,红光布满上空,红透了半边天际,祥瑞吉兆。

    那一年这片大陆风调雨顺,好事连连,战况转好,停战谈和。

    众人皆说这将军府新出世的小姐是福星。

    渐而年岁渐长,整片大陆以修炼灵力为主,每个人的地位取决于能不能感应灵力和吸收灵力,还有修炼天赋。

    而在将军府的两位千金年过六岁的时候,测试毫无灵根,却天赋异禀,所有人都不知道是为何,这始终是一个迷。

    即使天赋异禀没了灵根就是废材,因此双生子的地位一落千丈,从众人呵护备至落到万人嫌弃的地步。

    当初的凤凰女,如今的双子废材,从云端摔落地面的巨痛,造就了两人的自卑和不甘。

    接连着传出将军府的两位小姐不仅是废材,还是嚣张跋扈,无脑无颜,胸无点墨草包。

    将军府的众人即使义愤填膺想为她们打抱不平,也堵不住那悠悠之口。

    再者由于她们出生光环太盛,压倒不少年少才俊,如今地位一落千丈被她们光环压倒的人都冷眼相待,终日被他们欺凌。

    近些日子在一次灵力比试被人点名挑战,被打了个半死不活,在床上躺了半个多月。

    父亲初岩身为一国将军,常年征战在外,难有几次回归,天高皇帝远,对她们的事也是有心无力。

    在世人面前,初氏双生都是单一的思维,好多人都以为是傻子。

    他们只知其一却不知其二,初氏双生的身体里只有一魂一魄,心神不全。

    在所有人的辱骂和排斥下,情绪波动根本不如常人,只有单一怒气,从而导致在众人眼里是个暴戾古怪无脑的人。

    “耶,完工”

    在一栋顶级大楼上,一名十六七八岁的女子,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绰约多姿,袅袅婷婷,明眸皓齿,一袭黑色紧身衣,把凹凸有致的身材显露无疑。

    此刻她比着自己的手指,脸上挂着轻松的笑。

    上空飞来一架飞机,轰隆隆的声音格外震耳。

    她抬头看向飞机的来方,飞机降落到一定程度就停了下来,放下了绳梯。

    这是一架私人飞机,开飞机的是一名女子,绝美的脸庞冷冰冰的,没有一丝表情。

    大楼上的女子,纵身一跳,抓住绳梯,爬了上去。

    飞机上的女子随即关闭舱门,转动控制盘,远离大楼而去。

    刚上飞机坐稳的黑衣女子,清澈好听的声音倒数

    “三”

    “二”

    “一”

    “嘭”

    整座大楼瞬间被炸毁了,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巨大火光和烟尘飘向天空。

    在所有人发现的时候,她们的飞机已经离开了所有的人视线。

    顿时警报声,救急声充斥耳膜,各大报社,新闻记者,广告报道说

    “a市xx大楼在一夕之间被一种微型炸药炸毁,此炸药威力无比,整座大楼无一人生还。”

    原废墟之地挤满了人流,警方为了制止人群忙的不可开交。

    坐在飞机上的黑衣女子惬意的听着广播,听到这新闻勾唇笑道“只是炸了一栋楼呢。”

    驾驶座上的女子面无表情的说“他们就在里面,如今我们仇完了。”

    黑衣女子拿起旁边的果汁吸了几口,睫毛颤了颤,放下果汁说“嗯,洗心革面咯。”

    “想去哪”女子听到这话,轻笑回头询问她。

    “度假去巴黎,这次是以平常人身份去”黑衣女子想了想终于决定了一个地方。

    “嗯”女子掉头驾驶飞机,飞往巴黎。

    她们是双生子,五岁父母被杀,沦为孤儿,在这格格不入的社会,没少遭到白眼和歧视。

    巨大的仇恨让她们一次次的撑了下来,成为了黑白两道的神话。

    十六七岁的花季,她们一直在刀口上找出路,这次终于成功了。

    爸妈,我们报仇了。

    她们闭眼默语一分钟,再次睁眼已经敛去了以往狠厉,变得跟平常孩子的心态一样。

    旅游嘛,散的是心,放个假就要开心吧。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