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惑世双凰 >第十章 去天山下
    那年

    “卖包子嘞,卖包子”大街上的小贩们吆喝们买卖。在这和谐的环境却引来了一阵骚动。

    一名年轻人走在路中间,步子轻浮,身体摇摇晃晃,好像只要有人撞他一下就会倒地不起。脸色苍白的吓人。

    终于他跌跌撞撞的倒了,口中喊着水水

    路边的人没有一个人伸出了援手,他们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人,不知道救了会怎样,所以都是冷眼旁观。

    年轻人求助的眼光望向众人,失望的收回了目光。他知道没人会救他,也救不了他。

    就这么放弃了么不。不行。他要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他挣扎的爬了起来,却没有人把他扶起来,帮他一把,他的目光也一直没落在旁边的人身上,他靠着自己的意志站了起来,一步一步摇晃的向前走。走了几步,还是支持不住,往下倒了。

    就在即将倒地的时候,一双修长的手臂拉住了他,入眼是一个富家子弟。俊俏的侧脸,白色的长衫,脸上带着担心。

    “你怎么了,需要帮忙么”富家子弟温润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

    “”他看了富家子弟一眼便晕了。

    晕在了那个富家子弟怀里。那个富家子弟便抱着他回了自己家。

    两天后,他睁开眼,看到的是古色古香的房间,古玩装饰都是贵重之物。

    他这是在哪这好像是那个人的家吧他人呢想着年轻人便下了床,准备出去。

    走到门口便撞到了那名男子。

    “你怎么起来了,你伤还没好,快回去躺着。”那名富家子弟看到他立马变了脸色催促着他回床上去。

    看着他这样子,年轻人也是无奈,只好回到床上半躺着说“是你救了我为什么你会救我”一眼的不敢相信。

    白衣男子只是笑了笑“怎么不能救你么”

    年轻人张了张嘴,没说什么。

    白衣男子没有追究,只是问道“你为什么受那么重的内伤啊,却没有外伤”说着还打量着看了看他。

    或许被他看的不舒服。连忙解释“没事。练功被打断,差点走火入魔了。”

    白衣男子没有多问,让他好好休息便走了。

    今后的这几日都是这样。

    终于一天,他要走了,便去找了那个白衣男子。他好喜欢白衣,每次看他都是白衣。

    “我要走了,告辞吧”他有些沉闷的说道。

    “恩,保重”白衣男子依然是温润的回答。

    他从怀中掏出一个令牌,跟白衣男子说“以后有事就拿这个来天山找我吧。我一定竭尽所能帮你。”

    “恩”依旧是温润的语气。他接了令牌。他走了。

    白衣男子叹了口气。回了房间。

    这时天山顶峰的玄月老人也叹了口气“什么事会让他派出隐卫呢”

    那年那个年轻人便是现在玄月老人,而那个白衣男子便是初岩。自从他给了他令牌,却一直没等来他的消息,隔了这么久了,居然来了,会是什么呢

    罢,他的事,我一定要竭尽所能做好。该回去看看那个人了。

    摇着头转身回了天山阁小院。

    便看到了那个小童在门口焦急的等待着。

    玄月老人闷声出了句“怎么了这个样子.是不是家里办丧啊”

    小童哭丧着脸“师祖啊。别打趣弟子了,那人吃了药,一直没退烧,还请师祖去看看呢”

    说完回头,小童发现他又不见了。认命的叹了句.“真是命苦啊”

    然后一路狂奔回自己的院子。

    在小童狂奔回自己院子的时候,玄月已经到了床前。

    看到初慕在床上奄奄一息的样子,闪过一丝疑惑,清灵丹虽比不上圣灵丹,好歹也是五品丹药,怎么会没有效果呢一定是哪里出了差错。

    迅速上前抓起他的手,两指握住,发现他体内经脉紊乱,丹田灵力濒临枯竭。

    看到这里,他大惊,刚刚还以为是普通伤寒,想不到他是因为灵力枯竭才导致的,找到原因,立马塞了颗补灵丹进初慕嘴里,运用灵力帮他加速化消药力,使他尽快醒来。

    守在晕着的初慕旁边,玄月老人疑惑越来越重了,初慕身为初家隐卫首领,怎么会来天山,什么事可以随便派一个过来通知,为什么非要他来不可,这件事并非这么简单。

    就在他思考之际,初慕微弱的声把他拉回了现实。

    他睁了睁微微犯涩的眼睛,便看到一名灰袍老人。这是怎么回事

    没等他说话,玄月便开了口“小子,终于醒了啊,还以为你不醒了呢”

    初慕疑惑的眼神看向他“可是前辈救了属下”准备下床行礼。

    玄月看他这样,连忙制止了,没点力气还想下床。

    “行了行了,你是来找我的吧。你别动就这样跟我说。”玄月随意告知了身份。

    初慕见此,动作只好作罢,不可思议的抬起了头,惊讶之后也不敢耽误“将军派属下给前辈送封书信。前辈看了书信便知是何事了”说完从怀中掏出一封信交给他。

    玄月接过书信,嘴上还不忘说“一封书信至于让堂堂隐卫首领护送么”

    初慕低了低头“境况实在危急,将军觉着越快越好”说到一半,他想起他晕了,好像晕了好久了,有点不安,看了看天色,“属下晕了多久了”

    看着书信的玄月没有搭理他,旁边小执回了他“三个时辰。”

    他闭嘴了,只是希望能快点回去了,已经耽搁好久了。

    而玄月一直看着这封信。信上写着

    多年未见,别来无恙,今初岩有事求助,君可援手生有两女,寄居天山,还望收留。两女生性顽皮,经脉堵塞,求君解这燃眉之急。

    本来挺严肃的场面被玄月他瞬间打破了。

    “写那么多文绉绉的话,磕碜不”看着信哼哼,一脸的嫌弃。

    收了信,对初慕说“行了,你好好休息,这事老夫会安排的。”说完潇洒的离去。

    初慕一脸呆滞,这玄月老人有点不像传闻中的样子吧。

    小执看他这个样子,笑了笑说“习惯就好。”

    玄月出了房间,脸上没什么表情,心里却再想“初岩生了两个女儿,送来天山干嘛,不是,传闻说是两废材来着吧废材么,来了我也能让她们变成天才。”想着想着去了前厅。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