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惑世双凰 >第十四章 出发天山
    初姒儿一听这话立马回头,瞪着他“什么小丫头,你才啊”是小丫头,全家都是小丫头。

    还没说出去的话,被一声喊痛声终止了,初姒儿哀怨的看着初诗儿,那眼神在说,你踩我干嘛。

    初诗儿回看着她,好像在回答,你说干嘛,爹还在这,你想让他把我们今天下午的事说出来啊。

    初姒儿妥协了,又瞪了君卓渊一眼,把头转向了初岩这边。

    初岩看着她们两互动,一阵奇怪,对君卓渊说“君公子,你见过老夫这两女儿”

    初氏双生一听没待君卓渊说话直接脱口而出“没有”

    初岩被她们这么迅速的回答整的一愣,“你们这么激动干嘛”

    初姒儿暗骂一声,咬了咬牙“没事”眼睛看向君卓渊,像是在说,你敢说见过试试。

    被她们两个着急的样子逗笑了,抛了一记挑衅给她们,对初岩说“没见过,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罢了。”

    “哦”初岩半信半疑的没问了“君公子远从天山来,想必也累了,用膳吧,老夫让下人收拾间房休息一晚。”

    君卓渊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初氏双生明显的松了口气,走到饭桌和他们一起坐下了。

    菜很快上齐了,没了刚刚的不愉快,初姒儿吃的很欢,初诗儿只是慢慢的吃着,柳玉时不时的给她们夹菜。

    三名女眷安安静静的吃这顿饭,而两名男人却是热情洋溢。

    初岩和君卓渊边喝酒边唠家常。

    “玄月这些年身体还安吧”初岩想十几年没见过了,这人该是啥样了。

    想起那张气愤的脸,君卓渊谦逊的笑了笑“家师一切安好,劳初将军挂念了。”

    初岩连忙摆手“没事就好,多年的老朋友了,想想也有十几年没见了”

    “初将军若是挂念家师,可来天山一聚”君卓渊收敛了性子,变得温润如玉。

    “一定一定”初岩哈哈一笑,应付了下来。举杯喝了下去。

    君卓渊敬了他,把杯中酒干了。

    饭过三旬,初岩命人撤了晚膳,看着初氏双生她们,突然想起一件事“不知君公子何时启程老夫好去准备。”

    君卓渊瞥了眼两个人儿,想了想老头子那个样,也没什么事便道:“明日即可”

    一听这句话,初氏双生就感觉当头一棒,把她们打的有点不知所措。

    初岩也有些措手不及,这么快自己女儿就要走了,说舍得是假的,谁愿意这么让自己儿女从小就离开父母啊。

    有些失落的说“恩,老夫立刻派人去准备,君公子好好休息。”

    君卓渊看他的情绪只恩了一句,迟早要走,他也没办法。跟着带路的丫鬟回了给他准备的房间。

    初岩吩咐了管家去打理,又让初氏双生跟柳玉和他聊了一会,便回去休息了。

    初氏双生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翌日,初府来来往往忙着的人,府外两辆马车让过路的人一阵奇怪,难不成将军府谁要出远门今天不是什么日子啊

    看到这么简约的马车,初氏双生很是欢喜,天知道初岩给她们弄那么多东西,和架势让她们多无语,硬是拿走一半东西,只留下了衣服还有些首饰,钱和书。

    她们也不缺,而且这是逃难好么,这么大架势干啥啊

    众人的疑问,她们懒得解散什么的,相信老爹他们会处理好的。

    君卓渊只是淡淡的笑着,没有昨天那欠抽得样子。

    初氏双生与初岩他们用完早膳,拿好被丢走一大半东西的包袱跟着君卓渊走到了门口。

    一大早上没一个说话,紧张的气氛让人窒息,他们各自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当初氏双生即将踏出初府大门的时候,初岩叫住了她们,对她们说了点到天山的事,还有要给他们写信报平安啥的,最后一人塞了个玉佩,叮嘱她们务必保护好。

    柳玉跟她们说了些要照顾好自己什么的,两人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看着门口的两辆马车,叹了口气便踏出了门槛,往马车走去。

    转眼看到初岩和柳玉一脸的不舍得和心痛,心里一紧,眼底已经湿润了。

    忍住了眼泪的下落,直接上了马车没有在看门口的父母。

    进车却看见君卓渊已经在里面等了半天了,他几乎每天都是白衣,桃花眼带着平易近人的笑,却不是发自内心的笑。

    初氏双生没有给他什么表情,原本失落的心情让马车的气氛更加有迫压。

    君卓渊见她们的一脸伤心的进来,没说什么,这么小离开父母任谁也开心不起来,还是不说什么了,喝着自己的茶,气氛有点怪怪的。

    君卓渊吩咐了车夫可以走了。

    车夫一挥马鞭,马车便动了往城门口使去了,只留下了满天的烟尘。

    看着扬长而去的马车,初岩好像瞬间老了几十岁一样,抱着自己的妻子,拍着她抽噎颤抖的身子,留恋的看着城门口的方向。

    渐行渐远的马车消失在人群中,他们的目光中。

    初岩抱着娇妻,挥手让所有人回府,将军府再次恢复了几年的寂静。

    原本观看的众人么渐渐消散了,有些八卦的却在猜测着这件事。

    有的说将军府两位小姐得了重病,初将军让人带去求医。

    有的说两位小姐犯了错被罚去xxx地寄养了吧。

    说完便被人碎了一口,初将军这么宠他女儿这是不可能的

    有的说两位小姐没有灵根无法修炼应该去拜师学艺了吧。

    有的说老天看她们可怜,被高人带走了吧。

    有的说

    最后结果却不了了之,谁都没法知道到底因为什么,将军府也没透露一点消息。

    传言很快,一上午时间就传遍了整个京城。

    在这边赶车的初氏双生完全不知道这些。

    原本闷闷不乐的心情在出了城就变了。马车里时不时的传出一阵怒吼,在后来又是阵欢笑声。

    与之前郁闷的场景一点都不一样。

    原本初氏双生闷闷不乐的待在车中谁也不搭理谁,怪怪的气氛,君卓渊本来喝着茶,也放下了茶杯。

    “你们就打算一直这样子下去么”君卓渊富有磁性的声音淡淡的说道。

    初氏双生均用然后呢的眼神看着他。

    君卓渊表面一副淡淡的样子,内心还是有点不忍心看她们不开心的样子。见她们看向自己,马上恢复无赖的样子。

    “这样看着我干什么我会觉得你们爱上我了哦。”自恋的打开了折扇,模仿了下翩翩公子。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