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惑世双凰 >第十九章 谈件事吧
    君卓渊生完火没多久,许林许信便提了三只野鸡,两只野兔回来。

    他把野鸡和野兔接了过来,找了个地方去毛放血,许林许信跟着打下手。不一会儿,便整理完毕了。

    只见他们三人提着清洗好的野鸡野兔走到火堆旁。

    君卓渊回马车取了些调料,抹在了清洗干净的肉上,用木棍串起来放在火上烤。

    初姒儿和初诗儿饶有兴趣得看着那烤鸡烤兔,六年了,第一次野外露宿,野炊诶,感觉真不错。

    滋嘣滋嘣的声音,随风飘来的烤肉香,让他们垂延欲滴。

    初姒儿闻了闻香气,夸赞到“讨厌鬼,没想到你还有这手艺”

    君卓渊全神贯注看着火架,听到问话却没回头“你不知道的事还有很多呢,”忽然抬头想了想,望向她那边“要叫师兄,小丫头。”

    初姒儿撇撇嘴“夸你还顺杆子爬了,真是讨厌”又是一笑“我又没师傅,何来师兄呢”

    君卓渊只是淡淡道“快了。”便继续盯着烤肉偶尔翻滚一下。

    初姒儿不满的嘟了嘟嘴,天山那位会不会收还是个问题呢。没有再看他。

    而许彦却异常的安静,他正看着不远处的灌木丛,他眼中却溢着悲伤,还有不甘。

    他手揪得泛白,俨然没了刚刚那份活力,整个人好像笼罩在阴影里。

    初姒儿上前拉住他的手,一本正经的说“不管有什么事,你必须冷静,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以后我们会帮你的。”

    许彦被猛地一拉,立刻回头,看着她,有点惊讶,正打算说什么。

    坐在一旁的初诗儿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什么解决不了,别急于一时,好人终有好报的”

    许彦张了张嘴,心情渐渐平静了下来,却让他心里一颤,修炼之人忌讳分心,他差点就走火入魔了。多亏了她们及时阻止了他,看着她们慎重的点了点头“好。”

    初姒儿不着痕迹收回了自己的手,恢复了淡淡的表情“懂了就好,快好了,过去吃吧。”

    初诗儿又看了他一眼,确定冷静下来了,点了点头示意他走吧。

    许彦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今天他差点犯大忌了,甩了甩头,不想了吃饭要紧。

    三人走到火堆旁的时候,君卓渊已经烤好了,看到她们来了,便割了三只鸡腿给她们,三人吃的不亦乐乎。

    三名护卫自行取食,没有接他弄得,笑话他们几个这么大年龄还要一个十三岁的小孩伺候不成。

    君卓渊看他们自己吃了起来,耸了耸肩,不吃他吃。

    不得不说君卓渊烤肉烤的不错,入口醇香,美滋美味。

    很快三只烤鸡两只烤兔便被消灭完了,让人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

    初氏双生把大部分的肉给了许彦他们,他们奔波了好几天,想必也是难有一餐饱。

    看着他们吃的那么开心,难得吃的这么欢脱,没有那么多规矩。大家族的孩子也非表面那么风光。

    吃得差不多了,收拾完了东西,扑灭了火堆,便要分道扬镳了。

    初氏双生两人准备上马车了,君卓渊已经上了马,突然初姒儿回头看向许彦他们。

    “许彦,你要去哪呢,如果没地方去的话,我推荐一个地方给你”初姒儿看出了许彦回家是不可能的,又不想他们再次遇到这情况,只好问道。

    许彦有些犹豫,回许家是不可能了,说不定有陷阱正等着他呢,不回家又去哪,人生地不熟的,还真没地方去了抬头回到“你说哪个地方。”

    初姒儿有预料一样,从怀中拿出一枚玉佩抛给他“向南直走便是京城,京城有间登月阁,你拿着这个玉佩去找登月阁主事就行了,她会安排你们的。”

    许彦连忙接了玉佩,有些懵里懵懂,直觉她不会骗自己“好。”

    初姒儿继续说“你只要说你是这个玉佩的主人的朋友,没有人会为难你们的。我们走了,路上小心。”

    她说完便转身和初诗儿上了马车,坐在马车里,撩开了车帘向他挥了挥手。

    许彦挥了挥手“路上小心”便和许林许信目送着马车缓缓行走。

    摸着玉佩,转身向南边走,把玉佩塞进怀里对许林许信说“走,出发京城。”

    许林许信拱手“是,少爷。”

    三人迈着步伐与马车相反的方向离开。

    三人分道扬镳之后,初氏双生坐在马车里继续着自己的路程。

    炎炎夏日,树林成荫,分散了一部分热量,让马车里也没那么的闷热。

    初姒儿偶尔探出了头,看着茂盛的丛林,没有多大兴趣,只是为了打发时间罢了。

    君卓渊骑马跟在马车旁边,看到她伸出了头,轻笑一声“怎么无趣了”

    初姒儿看着他点了点头,没有否决。

    君卓渊眼眯了眯,漂亮的桃花眼泛着温和的光,淳淳诱导着说“既然无聊,那我们谈件事吧。”

    初姒儿原本无光的眸子亮了,有点好奇,有什么事“行啊,你说。”

    君卓渊眉毛一扬,这丫头倒是爽快“我在京城听说你们俩是废材之躯,却天赋异禀,可是在我看来并非如此吧。”说着探究眼神一直看着她脸上是不是有变化。

    很失望,她什么表情也没有,连睫毛都没动一下,一直保持着原有的表情。

    她这么从容不迫的表情却让君卓渊心中的疑问更深了,她到底是太会隐忍了呢,还是他猜错了。

    初姒儿听到问话,没有怎么害怕,像是预料之中的事,不紧不慢的说“是不是,你现在不是看到了么,我身上没有一丝灵力。”

    即使君卓渊再怎么敏感也不会让她不知所措,她活了两世的人怎么会被一番话语打乱了分寸。

    面对她这种从容不迫的回答,君卓渊隐隐有些错愕,没想到一个小丫头,能这样临危不惧。

    错愕了一会,恢复了笑容继续道“那你送的那枚玉佩又从何解释。登月阁作为京城第一大楼,有会员设置,以卡作为象征。从低开始,铜卡银卡金卡晶卡玉卡,而玉佩则是至尊vip相当于拥有登月阁三分之一势力的存在。”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