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惑世双凰 >第二十五章 计划夺宝
    四天后,君卓渊如实迎来了天洛的使者的押送队伍,十几个红色檀木箱,装的是各种金银珠宝,奇珍异宝。

    一个马车经过,上面只有一个小巧精致的盒子,单独放在一辆马车上,马车四周皆是灵修者,比前面马车的灵修者都要强上一番,其中一位气息内敛,刚硬盛强的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骑马一直与马车同行,眉宇间均是勃然的傲气,目空一切,好似这里没什么能入他的眼。

    君卓渊细细的打量着这个年轻男子,清秀耐看,虽然目空一切,却没有一丝骄傲自满的神色,有的是对自己的自信,自身有的傲气,对于天域莲他也没有一丝贪婪的眼色,天洛皇还真是没看错人,一国王朝的第一高手,天赋异禀,不过弱冠便如此高的修为,不仅没有自持高傲,还十分恪守本分,这人值得交朋友。

    君卓渊对他第一眼的印象,很是深刻,但是他也着急,因为这样的人从他手中偷走天域莲更是难上加难。

    在他皱眉之际,又听到一声熟悉的嗓音。

    “使臣大人来我天策,初岩在此恭候大驾,未能亲自护送,还望使臣大人见谅。”初岩敦厚的声音传来,语气中带着歉然。

    君卓渊见是初岩,手紧了紧,如果现在盗了天域莲,那么初岩便会受罚,皇室肯定会借此机会剥夺初岩的权利,那么她们的爹就岌岌可危了。

    可不盗,她们又该怎么办手紧攥着窗棂,君卓渊脸上出现几分挣扎。

    该死的洛皇,真是好算盘,即使他不盗,上面那位也不会放过初岩,无论如何他都要保护好初岩,毕竟他是她们的爹。

    君卓渊却不知他已经把才见几面的小师妹放在心里第一位,他只知道所有人都不能伤害到小师妹们。

    而初岩这边却已经商量妥当了。

    使臣看着初岩,只是笑笑:“无妨无妨,谁人不知初将军神通广大,事务繁忙,这点小弟还是知道的”

    使臣三十出头,比起初岩还算小了点,初岩名气不小,他自称小弟也是想抱抱大腿,毕竟这大陆知名的灵帝没几个。

    初岩已经习惯这种对话,摆了摆手“往事罢了,不提,使臣大人一路远途,且随本将前去驿馆休息一番,吾皇已备好酒席为使臣大人接风。”

    使臣点点头“好,有劳初将军了。”

    初岩调转马头,挥令身后将士调接礼品,送入驿馆仓库,自己则引领使臣众人入驻驿馆歇息。

    君卓渊见他们已走,心下没了计划,只得重想计策。

    而现下天域莲已经入了驿馆仓库,按照洛旭的重视程度肯定是重兵把守,丢了则是初岩办事不利。所以现在偷盗是不可能的,只能等这天域莲进了皇宫之后了。

    那么光明正大闯入皇宫也不可行的,反而会功亏一篑,物极必反,只能以座上客的身份进去才能不被发现。

    想了多时,还是找初岩说清楚,让他带自己进宫吧。

    想着他便冲下楼 ,要去将军府等待着初岩。

    刚出门,急急忙忙的跑去,却没有看到门口的人,只听一声闷哼,有人倒地。

    “哎哟,谁啊,没看到有人吗”童音脆脆的有些抱怨,却很熟悉。

    君卓渊低头一看,这小孩好像哪里见过吧,看着他揉着鼻子的样子,蹲下来仔细的看了一遍,却发现看不到,伸手把他扶了起来,终于看到了正脸“许彦”有些惊讶自己看到的脸。

    许彦揉着被撞疼的鼻子,一下子被人提了起来,又听到有人叫他,没好气的说“你谁啊,你认识我”

    君卓渊勾唇轻笑“怎么不认识,我可是救了你一命的,才几天就把我忘了。”

    许彦听着心里一咯噔,什么鬼救了他好像是回神迅速抬头便看到了君卓渊似笑非笑的脸。

    “嘿嘿,没有没有啦,您的大恩大德,许彦铭记在心,”许彦脸上一红,马上讨好的说,又改了语气“话说你怎么在这。”

    君卓渊才不信他的话斜他一眼“得了吧,我可不需要你铭记什么的,”被他一问脸上没有在嬉笑“我来办点事,正打算去找人,哟,小子不错嘛,进阶了,二阶圣灵,记得救你的时候才七阶灵主吧”

    许彦不好意思恩摸了摸头“恩,还好吧”

    “还谦虚呢。”君卓渊好笑的看着他。

    “没,她们呢”没看到他身边的初氏双生,许彦有些疑惑,也想转移话题。

    “她们没事,我先去办事,晚上再来找你。”君卓渊看了看天色,对他说道。

    许彦点点头“哦,好的。”

    君卓渊没有在停留,快速的赶去将军府找初岩。

    君卓渊一路赶到初府的时候,初岩已经把使者送去驿馆正打道回府,刚到门口,就在门口见到了君卓渊在门边徘徊。

    “君公子怎么不进去”初岩策马在他身边经过,惊讶道。

    原本纠结是否要告诉初岩实情的君卓渊听到人声,止步抬头“初将军,有事找你,借一步说话。”

    初岩翻身下马,门口护卫牵走马匹之后,听他的话,看他严肃认真的表情,心想这事不简单。

    “好,随老夫来吧。”点点头,踏出步伐,领着君卓渊进了初府。

    君卓渊随即跟上,到了大厅,初岩派人看茶,便遣退了众人,此刻大厅就独剩他们二人。

    初岩轻声问道“君公子现在可方便说”

    君卓渊看他遣退众人,也不说话,这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微微颔首“说是可以,只不过有可能牵动将军府,或者更多人。”

    初岩砸舌,有些担忧,又有些好奇“哦为何如此之说”

    君卓渊不打算卖关子,直言不讳道“天域莲。”

    初岩大惊,有些不敢相信“天域莲乃世间奇药,罕见之至,且天洛进献给天策,只此一朵,洛皇定是十分宝贝着,必定不会给他人便宜,君公子为何要这天域莲”

    “天域莲罕见君某自当知晓,只是君某必得它不可,说来也是缘由令媛。”思前想后还是告诉他为好,没有他的帮忙,天域莲得手的可能小上一半。

    “姒儿她们怎么了怎么会需要天域莲是受伤了还是中毒了”初岩一听是初氏双生的事,瞬间变得激动了,情绪有些焦急,眼神透露着担忧。

    君卓渊连忙安抚他的情绪,把初氏双生的事告诉了他。

    “初将军莫急,事情是这样的,家师在她们到达天山的时候发现她们骨骼略有不同,气息不稳,灵根破损,看似健康,实则病弱甚重。便让她们两个在雪地冻了三个时辰,再泡七七四十九天药浴,修复灵根,强健体魄,炼成百毒不侵之体,由于她们两个体质特殊,家师不得不配制相应药方,由于药性太烈,怕她们两个承受不了,家师便让我来寻这天域莲。”怕他太过激动,一口气把这件事说了出来,却隐藏了她们是五系灵根,修为已经到了五阶圣灵。

    初岩听着却是一头雾水“你说我女儿灵根破损不是没有灵根”

    君卓渊点了点头。

    初岩眼前一亮,自个女儿不是废材,只是灵根破损,又问道“可她们看起来没什么异样,好端端的怎么就灵根破损了”

    “这,君某也不知。”君卓渊蹙眉,他也不知道,连初岩都不知道,看来初氏双生这俩丫头身上有很多迷呢。

    “唉,好吧,老夫相信玄月的医术,只是这天域莲”初岩认命的叹了口气,回归正题。

    “恩”君卓渊只回了个鼻音,显然他想让初岩说出自己的想法。

    初岩拍了下桌子,有些为难“天域莲现在还在使臣那里,如果去盗的话,很不现实,有一个修为是七阶灵帝的人守着,从他手中夺取弊大于利,而且如果这时候天域莲丢失的话,初府也难辞其咎。

    再来,皇上对此也十分重视,必定会重兵把守,不能有一丝差错,他让老夫接管这事,怕也是别有用心。”说罢,想到上面那人,重重一哼。

    君卓渊修长的手指一搭没一搭敲着桌子,看到初岩的为难,也是情理之中,他不能拿将军府几百人的性命做赌注,理解的打断了他的话“初将军担忧也是情理之中,您分析的不错,这事马虎不得,若是上面那位毫无用心也不至于坐于这位子这么久了。”

    初岩心微微一颤,这孩子年龄不大,了解却是够透彻“那也无妨,身正不怕影子斜。重要还是计策这天域莲如何拿到手了。”

    君卓渊点点头表示赞同“在使馆这是不能动手的,所以得在你把天域莲交到他手上之后动手。”

    初岩恍然大悟“那便是在明日的接风宴上动手脚了。”

    君卓渊侧头“接风宴有多少人。”

    “恩,大概是朝廷重官,和各宫妃嫔,皇子公主。暗处有多少就不得而知了。”初岩沉思。

    “好,明日你便带我入宫,见机行事,其他人不惧,只有那个年轻的七阶灵帝需要注意。”君卓渊不担心皇宫的暗卫,只要不被那个七阶灵帝盯上,逃脱是小事一桩。只是他有点棘手。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