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惑世双凰 >第四十八章 复仇开始
    “宗门大会干什么的”林白慕好奇的从身后窜出来。

    “宗门大会就是各宗门十年一度的比武大赛,据说这次暗域宫的出现,七大宗门之首就要换人了。”

    “神君阁未必会输啊。”林白慕想了想道。

    “难说,两边势力的实力相当,暗域宫的人手段狠辣,冷血无情,神君阁有可能就败在这一点上面。”

    “败不败,看看就知道了。”初姒儿微微一笑“走吧我们去京城。你呢”

    她拉着林白慕踏步走向左边,回头看向叶孤名询问他的想法。

    “我就不去了,我要回去准备参加宗门大会,作为首席大弟子不能缺席。”叶孤名摇了摇头神色严肃。

    “宗门大会在哪开设”初姒儿心知他有使命没多要求。

    “凤阙的皇城,到时候各国的高手都会去观光或者借机加入宗门。”

    “什么时候”

    “一个月后。”

    “好,一个月后我们凤阙见,我们会去看你比赛的。”

    “好。一言为定”

    “嗯。”

    达成协议,三人分道而走。

    初姒儿了解到当年初府被灭有可能跟风月宗有关系,人就没有以前那么淡定了,她要赶紧回去查清楚到底是谁。

    看着她似乎很焦急,林白慕很识相的把速度提快,两个人几乎是用灵力飞回去的。

    皇城的城门口巍峨大气的城门边,士兵正在例行检查过路人,突然一阵骚动,不远处冲出一辆马车,目无旁人的猛冲直撞,根本不顾前方是不是有人,街道上的百姓连忙闪躲,不少摔倒在地。

    前面两个蓝衣公子似乎没看到身后冲来的马车,淡定的不像话。

    直到马车即将抵达眼前的时候才出手,左边的那个稍长点的男子扬手一挥,那冲劲十足的马就被扫的偏向一边。

    由于惯性,马匹虽然前半身受到外力向右边倒,但它还是向前跑的,后面的马车因为这一变故也跟着偏向一边。

    整辆马车就像失去了重心一般向一边擦去,马夫见此不妙,连忙稳定马匹,出手控制马车的向右倒的趋势。

    马车的颠簸引起了里面主人的不满,一道尖锐的女声从里面传出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停了”

    车夫连忙赔罪“小姐,您的马车差点撞到两个人,那两人就对您的马车动手了。”

    为了保命他把所有错误都推给了前面的蓝衣男子身上。

    “什么居然敢动本小姐的马车,知道本小姐是谁吗”那女声显然愤怒至极。

    “这,他们也许不知”车夫不太确定的回答。

    “本小姐来看看是哪个人敢动我的马车。”车帘被撩起,露出一张美艳的脸,她的美空洞无神,仅仅只有欣赏般的美,没有气质灵动的美,空说就是一个花瓶。

    那表情上的高傲那眼睛里的愤怒更是让她的美大打折扣。

    这边抱着胸看好戏的初姒儿看到这张脸,就认出来了是谁,老仇人蓝雨月嘛,看来她还是没改掉她的坏毛病,仗势欺人的性格一点都没变。

    一回城就看到她这么个大仇人,初姒儿瞬间觉得自己是不是上辈子欠她们的,阴魂不散一样的。

    林白慕不认识蓝雨月,她一出来被惊艳了一会儿,转瞬即逝变成了厌恶,再美又如何,目中无人,高傲自大。

    蓝雨月看到马车不远处的两个十分俊美的公子,突然觉得他们顶撞的好,这样她就有理由拿下这两个跟绎哥哥一样出色的男人。

    “喂,你们两个,撞了本小姐的马车,想怎么办”她下了马车,拿着自己最爱的鞭子,走近初姒儿两人。

    初姒儿暗地嗤笑一声,过了这么多年了这蓝雨月还是这么没脑子。给林白慕一个眼神示意他别说话,懒懒的回答蓝雨月

    “凉拌呗”说完还痞气的打量了她一番,最后嫌弃的移开眼。

    蓝雨月一直注视着她,自然也看到她的表情了,她堂堂天之骄女居然被一平民嫌弃,被其他人知道该有多难堪,都是这该死的平民给的,没有他她就不会觉得有羞辱感,不能放过他。

    “你惊了本小姐的马车,还不赔偿,本小姐要把你带去官府处置。”蓝雨月眯着眸子,眼神狠狠地瞪着初姒儿。

    可后者浑然不在意,一派慵懒,连个眼神也懒得给了“官府啊,似乎挺好玩的,我听说有个蛮横无理,高傲自大,嚣张跋扈的蓝大小姐最喜欢把人送官府,不知道你认不认识。”

    蓝雨月话噎住了,蛮横无理高傲自大嚣张跋扈法蓝大小姐说的不就是她吗,又不能承认,承认了就是承认自己蛮横无理了。

    该死的男人居然拐着弯骂她,还让她无理由反驳。

    “你”蓝雨月气极,伸出手指着初姒儿说不出话来。

    “我”初姒儿好笑的看着她“我知道我玉树临风,英俊潇洒不至于这样崇拜我。”

    说完还抛了个电力十足的媚眼给她,嘴边的笑一直勾着邪魅的弧度。

    “哼,绎哥哥是京城第一美男,本小姐可看不上你”蓝雨月收回手恢复了一脸的趾高气扬,昂起下巴说“你们两个贱民,吃本小姐一鞭吧”

    扬手甩出鞭子,直逼向初姒儿的脸,鞭子的狠厉看的出她下了杀手。

    初姒儿眸子眯了眯,这蓝雨月真是丧心病狂,见到比自己好看都下杀手,不过她失算了,就她那点实力伤的了她才怪。

    她伸出两只手指准确无误的夹住了抽过来的鞭子,轻蔑的看着蓝雨月,笑道:

    “过了这么多年居然还是这个样子,蓝雨月你还是没点长进啊。”

    手指微微一动,指间的鞭子便化为乌有,蓝雨月下意识立即松手,眼睁睁看着那鞭子消失不见,恐惧的抬头吞吐的说

    “你你到底是谁怎么这么厉害”

    看着初姒儿两人气定神闲的样子,她心底里很不安,但她没见过这两个人,为什么他们看起来跟自己有仇呢

    初姒儿冷笑一声,本想第一收拾这个欺负原主的,谁想到中间出了这么多事,又让她们逍遥快活了几年,这次她绝对不会放过她们了。

    只是现在还不能暴露身份,她还没查出证据,不能因小失大。

    “我是谁不重要吧重要的是你的小命难保了。”讥讽的笑不加掩饰。

    “狂妄至极,你就不怕得罪丞相府吗”蓝雨月向后退了一步,搬出家世。

    “丞相府”初姒儿冷笑“你丞相府能耐我这七阶灵帝如何我一只手指就能捏死你们。”

    比了下手指,把实力压制到了七阶灵帝,释放威势镇住蓝雨月,她不指望能吓住她,但凭她的性子绝对会想方设法搬回面子。

    “呵呵呵,”蓝雨月受到威势不但不担心反而笑了起来“是,七阶灵帝十分罕见,但你未必能和你说的一样,丞相府也不是吃素的。”

    “哦”初姒儿顺着她的话接下去“我可知道丞相府虽然实力不错,却只限于灵尊,能耐我灵帝如何”

    “灵帝,哈哈哈,自不量力”蓝雨月看着初姒儿放声笑了出来,嘲讽道“我蓝家可是风月宗的附属世家,再怎么不济,也不是你这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能顶撞的。”

    果然难怪她会这么淡定,以前她都没有这么蛮横无理,原来是有风月宗给她们撑腰。

    就觉得里面有古怪,看来洛旭跟那风月宗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风月宗”初姒儿压下猜测假装疑惑道。

    “风月宗可是七大宗门之一,你这个没见识贱民居然不知道。”蓝雨月鼻子都快朝天了,一脸的得意忘形。

    “不过是七大宗之一嘛,又不是七大宗之首,真给你嘚瑟的。”初姒儿嫌弃摆摆手。

    “真是没见识的贱民,真把自己当成宝了,别说七大宗之首,本小姐看啊连普通的小宗门都不会要你们这两个贱民的”蓝雨月自我感觉良好的挖苦道。

    “是吗”初姒儿挑眉笑的无害“蓝大小姐这么确定啊,那么一个月后的宗门大会,我们比一比看谁进的宗门强。”

    “比就比,怕你啊”蓝雨月自信满满毫不犹豫答应了。

    “好,一个月后见”初姒儿笑的舒心,这蓝雨月真是蠢到家了,摇了摇头,拉着林白慕离开。

    “你要参加宗门大会”林白慕跟在她身后问道。

    初姒儿回头,挑眉反问“有何不可”

    “你不是说你还要复仇吗”

    “复仇正在开始。”

    林白慕不解的看着她,她的想法他还是猜不透,这丫的太过神秘了。

    “现在我还没有证据,不方便胡乱猜测,等我找到了证据,一切便会水落石出,到时候我在告诉你原委。”初姒儿也不太确定是不是风月宗,即使风月宗保护的天策皇室,但未必就是他们做的,一切还是要从洛旭下手。

    林白慕也不在疑惑,他知道这些事没那么简单,也没再追问。

    “饿了,去吃点东西吧。”初姒儿伸了个懒腰指了指对面的帝帘客栈说“有什么事以后再说,不急这一会儿。”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