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惑世双凰 >第六十三章 有恃无恐
    林白慕和夜阑逗留了一会儿就离开客栈,回到皇宫。

    看到初姒儿的房间门还是关着的,以为她还在睡觉,就没去打扰,各自回去休息。

    初姒儿已经听到门外的动静,没有出声,直到外面没有一丝声响的时候,她才眨了眨眼睛,一瞬间消失在房间内。

    她很早就醒了,也听到了洛旭寻找并蒂莲的通令,只是冷笑,并蒂莲在九年前已经消失了,怎么可能找得到。

    她从房间出来,站在一个巨大的树上,树大叶密正好挡住了她的身型,看看刚穿越过来的地方,没待一两个月就被送去天山,好不容易回城,却惨遭灭门,她和姐姐落荒而逃,最终失散,九年了,姐姐在哪里

    洛旭,当年我们只不过渐露光彩,你就迫不及待想要至我们于死地。

    现在你还想过的那么安稳吗我初姒儿发誓,永远不会让你安稳度世,你的噩梦正在开始。

    她抬头望了望天际,一瞬间又消失在树木之上。

    “小德子。你慌慌张张做什么”洛旭在御书房批阅奏折,却听到贴身太监急匆匆的进来。

    “回皇上,皇后娘娘派奴才来禀告陛下,三皇子今日在御花园被离尘公子打成重伤,现下昏迷不醒。”小太监恭敬的说。

    “什么绎儿被打伤了”洛旭分贝顿时提高。

    “回陛下,正是。”小德子小心翼翼的回答。

    “那离尘一来皇城就把蓝丞相家的小女儿打了,念他是夜公子的朋友,朕暂且不计较,没想到啊,这离尘这么胆大包天,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眼里还有没有朕这个皇帝了”洛旭气愤的一摔毛笔,站立起身,大声吼道

    “去把离尘公子请来御书房。”

    “是。”小德子唯唯诺诺的退下。

    还未开门,门已经从外面被推开了。

    “不用请了,本少爷已经来了。”初姒儿一袭白衣,手里拿着一把折扇,肌肤细腻的吹弹可破,一双清亮的眼睛炯炯有神,脸上总是挂着玩世不恭的笑意。

    她在外面就听到了洛旭说的话,心里讥讽,她本来就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还怕他们找麻烦不成

    她初姒儿不是好欺负的主,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拦她者,死

    “皇上找本公子来有什么事”她绕过小太监走了过去,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翘起二郎腿,悠哉悠哉的倒了一杯清茶轻呡。

    眼神只看到手中的清茶,似乎她在跟空气说话,眼前没有任何一个人。

    洛旭心里怒火更甚,见他进来不通传也不行礼,说话也没半分尊敬,这真是目无王法了。

    小德子见主子发怒,厉声呵斥道“大胆离尘,见到圣上不行跪拜之礼,言语不敬,目无尊卑,以下犯上”

    “目无尊卑以下犯上”初姒儿冷冷的瞥他一眼,冷笑着说“尊我离尘尊师尊父尊母尊兄长尊好友尊前辈,怎么目无尊卑了以下犯上少爷本来就不是卑贱之人何来以下这里有谁是少爷我的上司”

    “不知轻重的狗奴才,别忘了你的身份,本少爷是你能编排的”

    初姒儿眼瞳轻眯,言辞凿凿的教训那个奴才。

    小德子被一番话惊讶的说不出话,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他的身份真的没有办法和他比。

    在洛旭眼里就是在指桑骂槐,骂他不知轻重,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也在说,他这个皇帝,他离尘根本不怕。

    “放肆离尘,朕敬你是夜阑的朋友,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朕的耐性,你就不怕朕办你吗”洛旭猛的一拍桌案,脸部阴沉的可怕。

    这离尘是第二个敢这么跟他说话的。第一个就是初氏双生逼宫时,初岩那居高临下的姿态让他感到屈辱,明明他是皇帝,却在一个大臣身上弱了气势。

    这次又是在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身上感受到这股子卑微感,他不服,他才是皇帝,他们应该臣服他

    初姒儿挑眉,这句话她听了好几遍了,怎么一个个都认为她是仗了夜阑的势呢

    既然他们非要这样她也懒得解释了。懒懒的说“洛旭,本少爷说的有错吗难不成你是个不尊师不尊父不尊母不尊兄长不尊好友不尊前辈的还是认为我离尘应该卑贱”

    说着凌厉目光扫向洛旭那暴怒的脸,气势凌人的惊悚。

    “你强词夺理朕贵为一国皇帝,岂能不尊师不尊父不尊母不尊兄长不尊好友不尊前辈,且不应对朕行礼吗”

    洛旭一口老血没喷出来,这小兔崽子给他扯这么大一乌龙,还偏生不能不说,一国皇帝最重要的就是信仰,如果他说的那句话被有心人听了去,那他就要遭民愤了。

    这小子真会打算,玩绕口令一样的,真是个难对付的角色。

    初姒儿听着他一连串的的话,差点没笑喷,她只不过耍耍他,没想到他还真接话了,接的那么溜,牛逼了

    忍着笑意看着洛旭说“哦,皇上你是让本少爷行礼啊,早说不就是了嘛。搞这半天,本少爷还以为你拿本少爷寻开心呢。”

    洛旭一个不察差点憋出内伤,这小兔崽子,真是气死人不偿命,明明早就说了,他跟你说没说,这不典型睁眼说瞎话吗。

    “怎么会,离公子你补回来就是了。”洛旭忍着要杀了他的冲动,假装和气的说。

    “诶,我说,皇上你变脸也太快了吧,刚刚还想杀我,现在变得这么和气,这个没道理啊。”初姒儿看着他一脸疑惑的说,心里暗笑,洛旭老贼,好好享受少爷给你的见面礼,保证让你非常健康。

    “你”洛旭忍住想吐血的冲动,这小子根本就是拿他消遣,一直逃避给他行礼的事,不能再给他面子了,否则他连点威严都没了。

    “屡教不改,来人啊”

    洛旭大突然变脸,初姒儿已经在意料之中,在他还没说完的时候就喝止道“慢着,洛旭啊洛旭,你今天不就是找我算账吗,少爷奉陪,这么跟你说,洛睿绎,我打的,原因看着不爽。刚刚一大堆废话呢,我就是消遣你的,怎么样,舒服吧”

    “噗”洛旭再也忍不住了,这该死的,当面说出来,存心气他,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一个混世魔王。

    他擦了擦嘴角的血渍,幽幽的说“你别忘了这是朕的天策,不是你的风月宗。”

    “天策我如果愿意,我可以毁了他。”初姒儿毫无顾忌的说。

    “大言不惭,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来人”

    “慢着洛旭你真的以为你能抓住我吗,就你那个三阶灵帝的样子,跟我打是不是想多了。”初姒儿又在他喊人的那一刻打断了他。

    “你别嚣张,朕抓了你,风月宗也不会拿朕怎么办。”洛旭以为他说的是风月宗的实力,不怒反笑了起来。

    初姒儿忍不住摇了摇头,真是个愚昧至极的人。

    “很意外,我不是风月宗的人。”她耸了耸肩,淡淡的说。

    “你不是风月宗的”洛旭错愕,不是风月宗的那他怎么能这么嚣张

    “本少爷重来没说过是,洛旭你不是想要并蒂莲吗本少爷给你提个线索要不要呢”初姒儿不想和他周旋了,是时候办正事了。

    “嗯”洛旭立即回神,警惕的看向初姒儿,他知道并蒂莲的下落

    “你能找到并蒂莲”

    “本少爷不找,只告诉你线索。”

    “好,你说。”洛旭觉得线索也不错,总比没有好。

    “嘶,我就这么给你了,你待会又要杀我怎么办呢”初姒儿摸了摸下巴笑的诡异。

    洛旭尴尬一笑,这小子真是精,他真想在他说出线索之后杀了他给儿子报仇。

    没想到他来这么一招,真是小看他了。

    “怎么会,你顾虑多了。”洛旭讪笑,眼神里冰冷无比,满满的算计。

    “是吗,或许是本少爷的错觉吧,”初姒儿看了一眼笑的异常的洛旭道。

    “是是是。”洛旭连忙应道。

    “并蒂莲已经消失了,你要找到它,必须先拿到血精珠,所有人都不能碰它,我会让人来拿。只有那个人拿到了,并蒂莲才会出现。”

    看了一眼洗耳恭听的洛旭,初姒儿好笑的说,真以为她会告诉他啊,她这次来只不过是来帮洛子奕铺平一条道路罢了。

    凭洛子奕的不得宠的样子怎么可能让皇后乖乖交出血精珠,还是要她来帮忙。

    洛旭连连点头,听到血精珠脸色变得怪异,问道“为什么要血精珠”

    “没必要问那么多,如果你不想找并蒂莲,可以不听本少爷的话。”初姒儿懒得解释,再说她也解释不来,这是她胡编的,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洛旭连忙闭了嘴,他的大不敬在他眼里已经习惯了,当下是先找到并蒂莲,到时候他一定要把他千刀万剐,今天的屈辱一定要拿回来

    初姒儿没在理会他,今天洛旭的反应她也是出乎意料的好,还以为洛旭有多难对付,没想到思想还是那么迂腐单一。

    这回赢在了机智身上,一脸好心情的准备就走。

    “血精珠务必这两天准备好,我会让洛子奕来取。”

    白衣一闪,人影消失在门口。

    洛旭看着没人的门口,手握紧了拳,这小子小小年纪修为都这么高了,难怪他刚刚敢这么有恃无恐的对待他。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