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惑世双凰 >第六十五章 祸水东引
    第二天,洛子奕就来到皇后宫中想办法拿到血精珠,可皇后似乎一直在躲避他的话题。

    “母后,儿臣有一件事想要问母后,不知母后可愿回答一二”洛子奕在大殿之中,声音响起有些突兀,因为大殿之中只有他们两个人。

    “哦子奕有什么事想要问本宫的”皇后淡淡的说,她对这个儿子怎么也喜欢不起来。

    “母后,儿臣最近听说父皇在寻找并蒂莲一物,所以便寻了法子想帮衬父皇一些。”洛子奕恭敬的说。

    “那就去找你的父皇,来找本宫有什么用处”皇后面露不耐,果然不能留着他,否则后患无穷。

    洛子奕像是没看到她眼中的不耐,依旧不卑不亢的说“这找到并蒂莲的东西在母后这,儿臣是来找母后借的。”

    “本宫这本宫这有什么东西”皇后诧异了,这找并蒂莲,怎么还有她的事了

    “血精珠,如果儿臣没猜错母后脖子上的那颗红色的珍珠便是吧。”洛子奕眼神犀利的扫过皇后全身,低下眉眼低顺的说。

    “血精珠本宫没有这东西,你找错了。”皇后了断的拒绝,心里却惊讶,他怎么知道血精珠的,这血精珠连绎儿都不知道,他怎么会知道。

    难道皇上他说的不可能,这血精珠事关重大,他是不会乱说的,毋庸置疑就是他偷听到的,好哇养了这么多年养出个祸害来了。

    “母后,儿臣只是借来一用,用完之后就还给你。”洛子奕试着和她商量。

    “本宫说了没有就是没有,你去哪借”皇后愤怒的吼一声。

    洛子奕握了握拳,今天不能拿到明天就更难了,他清楚如果他今天找了她,明天这颗珠子恐怕就不出现在人前了。

    “母后,父皇对这并蒂莲十分重视,你就帮帮儿臣吧。”

    “本宫没有血精珠,怎么帮子奕你不信母后”皇后隐忍的青筋已经突出,问出的话也是试探性十足。

    “母后,儿臣并不是不信,而是这血精珠必须拿到”洛子奕斩钉截铁的说“母后,你现在不借儿臣,父皇下旨你也会拿出来,只是这么一点小事还要父皇下旨,你就不怕父皇厌恶你”

    皇后愤怒停滞了一会儿,心里有些紧张。这贱人的小子果然难对付,他真能请到皇上下旨不成

    她沉思之际,外面一个小太监匆匆走了进来,在皇后耳边说了一些话。

    皇后一听脸色瞬间拉黑,这小废物真是大能耐了,敢去找皇上来压她了,果然不能留着这个祸害。

    洛子奕一阵奇怪,他只是说着吓唬吓唬她的,难道真来圣旨了

    皇后挥挥手小太监出去,不过一会儿门口就进来了另一个太监,这太监皇后和洛子奕都非常熟悉,是洛旭身边最红的太监小德子。

    “参见皇后娘娘,五皇子。”

    “小德子,皇上让你来做什么”皇后不耐的看向小德子问。

    “回娘娘,皇上让奴才来传话,说是五皇子来找娘娘要血精珠,不得推脱,即刻拿出。”小德子屈膝一拜。

    皇后袖中的手攥的衣服都起了皱痕,脸上表情更是咬牙切齿,该死的废物,长能耐了,跟她来这么一招,本想留你几日,我看不用了,给我去死吧。

    “这种小事怎么能劳烦皇上呢,五皇子就在这,本宫给他就是了。”皇后得体的扯出一抹慈爱的笑。

    依依不舍的把自己脖子上的那个血色珍珠取下,让婢女送到洛子奕身上。

    眼神却一直没有离开那颗珠子,就像一个孩子被缴收最喜欢的东西不舍得,一点也不想交给洛子奕。

    洛子奕看她表情,勾唇一笑,接过血精珠,放入自己的袖中,皇后的的视线顿时被挡住了,怒火又上了。

    碍于小德子还在,她不好发作,继续温柔的说“来人赏。”

    “皇后娘娘,奴才不能要赏,先行一步,皇上还等着奴才回话呢”小德子自知今日的行为已经惹怒了皇后再要礼他怎么敢收。

    走到洛子奕身边伸出手请“五皇子请随奴才去一趟御书房吧,皇上正找你呢。”

    “好,走。”洛子奕拿到了血精珠怎么也不想待在这个宫殿中了,本以为还要周旋一番才能离开,没想到父皇找他,真是个大好机会。

    不理会身后皇后阴沉的脸,两人一前一后离开。

    皇后气的摔了桌上的茶盏,该死的废物,那个贱人生的就跟那个贱人一样招人厌,本宫不会再留你很久了,等着吧。

    发泄了一下,命令宫婢打扫,自己去了洛睿绎的地方。

    洛子奕跟着小德子来到御书房,洛旭正在处理奏折。

    “儿臣参见父皇。父皇万福金安。”洛子奕对着父皇还是有点惧怕的,没有对皇后身边那么淡定从容。

    洛旭淡淡的嗯了一句,给洛子奕却是感到无形的威压。

    “父皇,找儿臣是何事”洛子奕站在一边奇怪的问。

    “你怎么认识离尘的”洛旭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离尘儿臣与离尘有数面之缘,情投意合与他结交。”

    “好,好,”洛旭连道好,离尘目中无人,连他都不怕,现在与儿子结交,怎么也得尊敬自己一声,想到昨天离尘的所作所为他就来火,总算能找到一个身份来压他了。

    “父皇是想说什么”

    “无事,这血精珠拿到了,你就赶紧给离尘送去。”洛旭敛去心里的窃喜,一本正经的说道。

    “儿臣告退。”洛子奕恭敬退出御书房。

    他一直奇怪,为什么洛旭会态度大变,而且好像知道他要拿血精珠一样,这个问题很奇怪。

    想不通那就先把血精珠给了离尘再说吧。

    初姒儿正坐在窗台磕着瓜子,旁边站着林白慕和夜阑。

    “你真的确定他能拿到那颗珠子”林白慕刚走到旁边就拉过凳子坐下,但是他就是不太相信。

    初姒儿看他一眼,没有说话,继续嗑瓜子。

    “我也觉得有点悬,我听传言,五皇子和皇后并不是关系很好,让他去问皇后拿,确实有点说不过去。”夜阑坐到另一边,也不太相信。

    初姒儿丢了一颗瓜子进嘴,吐了瓜子壳,喝了口茶,看着他们两个愁眉苦脸的样子,撇了撇嘴,她做事有这么没分寸吗

    “你们就放心吧,我说行就行。”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胸有成竹的说,不信她,哼,她就不告诉你们原因。

    看她这样自信的眼神,林白慕和夜阑一阵奇怪,怎么什么都在她的掌握之中一样,在她脸上没有看到一丝紧张的表情。

    “姒儿,你说你是不是已经把所有事都安排好了”林白慕半眯着眼睛问道,他只能猜测到是这个了。

    “嗯哼”初姒儿挑眉,不说话也不否认,扯唇浅浅一笑。

    “不会真是吧”夜阑瞪大了眼睛,她什么时候安排的,他们怎么不知道

    初姒儿耸了耸肩,笑的淡然,举起茶杯倒在桌上,抬眼看他们。

    林白慕奇怪的看着那水渍,这是在说明什么从这边到那边,那边是东边,东边有什么突然脑海一到亮光闪过,他欣喜的叫道“我知道了。祸水东引。”

    “祸水东引这如何说”夜阑蹙眉看着他欣喜的样子。

    “他猜对了一半,我确实是用的这个方法,原本是洛子奕去问皇后要血精珠,以洛子奕和她关系明显是拿不到的。”

    初姒儿勾唇轻笑替林白慕解释“而我从祸水东引的例子上想到一个方法,把问皇后要血精珠的难题给了洛旭,洛子奕只需要去取就行了。”

    “原来如此。”林白慕了解的点点头,又问“可你怎么让洛旭心甘情愿的去问皇后要血精珠呢”

    夜阑非常惊讶初姒儿不到一天居然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好了,难怪她不一点都不担心。

    “洛旭这人欺软怕硬,我只要表现的强硬一点就行了。”初姒儿已然知道他会问这问题,没有什么表情淡淡的说。

    “你打了他儿子,他没找你算账还屁颠屁颠给你办事,真是天下奇闻了。”林白慕啧啧叹道。

    初姒儿眉梢轻挑“不是没算账,而是没算成,否则他也不会帮我们这个大忙了。”

    “什么快说快说,你是怎样让他服的”林白慕一听更好奇了,催促着。

    初姒儿见洛子奕还没来,也想打发打发时间,便和他们说昨天和洛旭对峙威胁利诱的事。

    林白慕听完之后猛的拍了她的肩膀一掌“行啊,你小子,一国皇帝被你逼成这样,真是厉害了。”

    冷不丁的初姒儿被拍了一掌差点喷血,伸手拿开自己肩膀上的魔爪,忍住想骂人的冲动说“激动归激动,别动手。”

    林白慕尴尬的收回手,担心的问“你没事吧”

    “你觉得我这样像没事的人吗”初姒儿脸上拉下三天黑线,内脏都快被你拍出来了

    “没事啊”林白慕上下左右打量了一遍,没有发现异常。

    初姒儿脑门上的黑线越来越多,她不要理这个中二病的人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