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惑世双凰 >第七十四章 借机演戏
    “这种丹药成丹也是非常难得,不是高级炼丹师,别说成丹,连融合药材都难。洛睿绎是没那么快动手的,所以我们还有时间。”

    林白慕在庭内来回踱步,听初姒儿一一道来“洛睿绎迟早要动手,我们又应该怎么做好措施”

    “那就找洛子奕来了。”初姒儿眯眼慵懒的靠在椅子上,小脸自信的看着远方。

    “夜阑应该和他在一起,差不多来了。”林白慕点了点头,这件事洛子奕是主角主要还是看他呢。

    等了一会儿,夜阑和洛子奕两道身影已经出现在门口了。

    “离尘,你说的事已经办好了。”夜阑一脸愉悦走了进来,坐到初姒儿对面。

    洛子奕随后跟在旁边坐下,疑惑的问“你们办了什么事我怎么不知道”

    “你要是知道那就怪了。”初姒儿抬了抬眼皮,理所当然的说。

    “你不需要知道。”林白慕在初姒儿旁边坐下淡淡的说。

    “行了,到齐了就商量吧。”初姒儿扫了他们一眼,严肃的说。

    洛子奕张了张口,终究还是没有问出来,他现在满肚子疑惑,以后再问吧。

    “这几天你们要假装我离开的样子,所有人问你们,你们就说我有事回宗门了。”初姒儿认真的样子让他们不禁正经起来。

    “嗯。”林白慕和夜阑点了点头。

    “你去干什么为什么要这样”洛子奕很莫名其妙,他告诉别人他不在,那他去哪

    “别问”初姒儿斜了他一眼,在接着说“洛子奕负责和洛睿绎正面斗争,林白慕暗中保护,夜阑你继续看着洛旭。”

    洛子奕又想跳出来问,被林白慕拽下来坐下不容置疑的说“照做不误。”

    “其他事我来安排,你们回去吧。”初姒儿想了想其他事都交代了林白慕和夜阑,洛子奕她只需要他充当导火线罢了。

    四人分三组分开后,初姒儿来到布庄,定做了一件红色长裙,将头发用同色丝带束起,既轻便又好看,特别是那双清澈墨眸,眸含秋水,绰约多姿。

    红色的衣裙勾勒出曼妙的身材,细细的柳眉之间带着自然而然的傲气,举手投足之间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高贵之气。

    去了易容的那层表皮,脸部轮廓变得更加柔和,肤如凝脂,肩若削成,红衣妖娆。

    看的店里的小二也是一脸痴迷,初姒儿撇了撇嘴,几年没穿女装了,今天穿一次都不习惯了。

    不想再受到这种眼神,她赶忙付了钱离开了布庄,真不想扮回女装,浑身不自在的样。

    又去买了药箱,在里面放了些银针和毒药,一些伤药,再加上自己特制的补元丹。一切准备妥当,她便开始去寻找她的目标了,她就是要露一手让洛睿绎找到她,做就要做到全面。

    红衣妖娆,红衣踏青砖,清冷丽影阑珊,孤傲且独立,嫣然一笑比芳华。

    “这位姑娘,你是医师”一道清丽带着试探的女声从身后传来,淡淡的黄昏辉映初姒儿姣好的侧脸,透着一层朦胧的光晕,与一袭红衣相衬,异常的美。

    “是。”初姒儿转身回头,微微一笑,如冰山一角融化一般清澈好听暖人心。

    “那你能帮小女子一个忙吗”那女子听到她的回答非常欣喜,希冀的眼神一直停留在初姒儿完美的轮廓上。

    “何事”初姒儿美眸轻眨,带着无限的魅惑,嘴角柔柔笑意的弧度上扬,声音依旧是那般的清泠。

    “小女子名千落,云月国人士,与表弟出门游玩路过天策,不料却遭行刺,表弟因救我而受重伤,至今还未痊愈,还请姑娘帮忙。”千落单膝跪地,双手抱拳,小脸满是凝重,眉宇间几乎皱成了川字,细细看来,她额头也有些许细汗。

    “姑娘,怎么就信本姑娘可以救他呢,我想你应该找过很多人医治吧”初姒儿不是那种莽撞的人,不是什么病都医,她只挑人医,不庸医,也不愚医。

    “千落也是束手无策,看到姑娘这身药师装扮,便想试上一试,哪怕只有一丝希望。”千落清眸划过清泪,氤氲双眼,却依旧没有落下,说的话却非常沉重。

    “哦你不怕我是装的”初姒儿轻笑这样糊涂信人,就不怕那人是出来装神弄鬼的

    “不会,姑娘浑身独有一种尊贵之气,举手投足之间的傲然,面色上的自信不会是假的。千落恳请姑娘帮忙。”千落微笑着摇摇头,她如果怀疑她是假的是不会过来了,但是她相信她是真的懂,她身上的那股是假装不出来的。

    “呵观察挺仔细,行,我就去看看。”初姒儿轻笑一声,这样说来她是不得不帮了呢,不过也好,正好帮了她一个大忙。

    “姑娘,请这边来。”千落起身为初姒儿引路,心里却松了口气,或许她真的可以救他吧。

    身后出现两名男子,一个身穿华锻锦服的男子和一个护卫装扮的侍卫。男子对侍卫问道“你确定是她”

    “主子,应该没错,红衣女子,倾国倾城,十六岁左右,孤冷清傲。”侍卫恭敬应道。

    “那就跟紧了,确定再来跟本王汇报。”男子语气中带着严肃,毫无感情的说。

    “是”侍卫退离,男子阴狠一笑,转身消失在人群。

    那侍卫刚刚跟上初姒儿的时候,初姒儿就发现了,冷笑一声,这么快就来了。那就好好演完这场戏吧。

    许彦在凤阙天牢呆了一天就出来了,凤阙皇自从把他接出来以后,每天都好吃好喝的招待着。

    君卓渊时不时来到他那里看看,跟他谈谈事,每次却都被君卓文突然来到打断了。

    这一次君卓文有事缠身,君卓渊又再一次来到了许彦这里。

    “小彦,你进宫有些时候了,你说说你怎么来凤阙了。”君卓渊和许彦坐在一个凉亭之内,把酒言欢。

    “向你问点事情。”许彦举杯了喝了一杯酒,把玩着酒杯对君卓渊。

    “哦什么事会让你堂堂御剑宗二弟子这么大费周章来我这问”君卓渊有心打趣一二,缓解一下突然紧张起来的气氛。

    “你知道初氏双生她们在哪吗”许彦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问“我问师兄,他说他查不到,我觉得你应该知道一点。”

    “初府灭门了。”君卓渊说这话有些惆怅和愧疚“姒儿我也不知道在哪,但我知道诗儿在天山,九年来从来没有出过天山。”

    “天山阁”许彦反问,从记忆里搜寻关于天山的信息“天山阁,你也是天山阁的吧,那里那么冷,一直在那恐怕是心结吧。”

    心结无非就是初姒儿生死未卜,初府灭门,让她对外世没了兴趣。

    “不清楚,只是她们两个到底怎样谁也不知道,连我也不清楚。”君卓渊摇了摇头,他九年都在这个皇宫里,回不了天山更不能知道她们两个的消息了。

    “这该怎么办,还有谁会知道她们两个的行踪”许彦皱了皱眉,连君卓渊也不知道,还有谁会知道了

    “黎天。”君卓渊久违的喊出这个名字,想起了前几年他夺天域莲交上的朋友,曾经也并肩作战过,也有九年没见了,还有那个可爱的小丫头冷沁羽。

    突然想想好久违,分开那么久了,她们也消失那么久了。

    “黎天他是谁”许彦疑惑,他怎么没听过这个人他又怎么认识她们几个的。

    “他是九年前我交下的朋友,我临走的时候,拜托他帮的忙,或许他最清楚。你可以去问问他。”君卓渊把上次夺天域莲的事告诉了许彦,许彦恍然大悟。

    “原来你那天就是为了这件事啊”

    “嗯。”君卓渊点了点头,当年他们还小,干了不少胆大妄为的事呢。

    “那这个黎天现在在哪”许彦又想去找他问问了,宗门大会还有一个月不太急,先找找看。

    “不出意外,他应该回冷府了。”君卓渊猜测初府灭门的时候,没有说有黎天的事,那么他们两个一定也是遇到了什么事。

    冷沁羽是嫡出小姐,肯定会被带回去,如果被带回去,黎天肯定是会跟回去的,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在冷府。

    “冷府天洛丞相家”许彦蹙眉深思,这个未免太远了点,凤阙位于东边,而天洛位于西边,天策在凤阙旁边,他都花了一天,再去天洛这路途真有些远啊。

    “是,你不用担心,我可借皇家传送阵把你传送过去。”君卓渊点了点头,考虑到相隔太远,给他找了个方便的方式。

    “好,真是太好了。”许彦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宝贝,真是太方便了,这样他就不用担心时间不够了。

    “走,我带你去,”君卓渊说着便起身带路,许彦跟在后面。

    另一边,君卓文正在和慕挽月初诗儿对峙,对于这个两女人,君卓文只能败下阵来。

    该死的女人居然敢说退婚,他堂堂太子被一个小丫头退婚,这样说出去,他这个太子还有什么威严可说

    流云山庄大小姐从小和他定了娃娃亲,起初他还觉的面子挺大,没想到这个女人及笄之年不嫁,他也未娶,现今直接来个退婚,把他太子的威严到底放哪里了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