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惑世双凰 >第一百零一章 他这个叔不称职
    “你你是谁”百月柔被打飞在地,口吐鲜血,眼神难以置信的看着墨言,垂下的手抬起指着他说“你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墨言冷哼一声,没了以往的温润而言,整个人布满了寒霜。他一步一步逼近百月柔,拔出自己最心爱的剑,眼神不带一丝怜悯,插向她的胸口。

    风离见此连忙冲了过去,抱离百月柔,对着墨言大吼“喂,小子,心也太狠了吧”

    “哼心狠她要杀了我师妹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心狠”墨言冷眸扫向风离气急败坏的脸上,冷冷的说,动他的师妹,这是必死无疑的一条。

    慕容绝走到初诗儿的边上,看到她有些擦破皮的地方,眼神闪烁了一下,从袖中拿出一瓶丹药给她说“小丫头,没想到第二次见你居然是这副模样。”

    初诗儿撇头冷哼,不想接过他的药,但撇向一边的头看到慕挽月因为刚刚百月柔抓住她们折磨的一身伤的样子,又心疼了。

    “你不要,她还要呢。”慕容绝语气轻佻,似乎猜定了初诗儿会接下这个药的。

    初诗儿沉着脸拿过丹药走到慕挽月身边,细心的为她涂抹起伤口来。风无轻在一旁看着,目光闪烁不定。他起身看向墨言疑惑得问“小言,她是师妹”

    墨言本想去风离手中抢回百月柔听到他的话,停住了动作,回头回答“是。”

    “师傅什么时候收了师妹”风无轻疑惑的眸子一直看着他,他记得师傅从来不会收女徒弟的。

    “九年前。”墨言语气不变,眼神一直盯着风离身后的百月柔,百月柔看到他充满杀意的眸子忍不住缩了缩,这个人好可怕。风离感受到她的害怕,回头安抚她。

    风无宸眼神一直在初诗儿和慕挽月之间流转,突然看到了初诗儿的容貌,他呆住了,这容貌怎么那么像那个小丫头的。

    只不过那个小丫头是古灵精怪的,而她却是冷冰冰的,难不成她们两个是双生子

    抱着猜测他走上前问慕容绝“绝小子,你在哪认识个这么漂亮的美人儿”

    “呵”慕容绝回头轻笑“在天策,你这次没我的福分了吧”他最喜欢看到风无宸比不过他气急的样子,上辈子他比他先追到媳妇,这一次,他一定要比他先找到诗儿

    “切,让你失望了,我也在天策遇到个好玩的小丫头,比你这个冷冰冰的有趣多了。”显然风无宸已经知道他会这么来打击他,只可惜他错算了他的本事。

    慕容绝轻哼一声,心里咬牙,该死的风无宸每次都比他先。撇了撇嘴看向初诗儿,不过他遇到的丫头也还不错啊,如果她是诗儿的话那就皆大欢喜了。

    “九年前我们不是刚刚回自己地方办事吗只留了小渊。”风无轻皱眉,这段时间天山发生了什么事怎么突然多了个师妹。

    “天策初府生了一对双生子,却是废材,初将军拜托师傅医治,还有保护好她们两个,却不料初府被灭门,她们家破人亡,小渊也被带了回去。”

    墨言轻吐一口气,这件事他是后来才知道的,他回天山的时候,看到老头子闷闷不乐的挑着药材,眼神空洞,没有一丝活气。

    他在另外一边看到一个小女孩,她虽面如中秋月,却没有有一丝生气和活力,他奇怪的问师傅“师傅,她怎么了”

    玄月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把他带到一边小声的说“她是你的师妹,你们小师妹坠崖了,她现在这样已经好几天了。”

    “师妹什么时候的事”墨言疑惑的问,他怎么不知道有师妹

    玄月叹了口气,把初氏双生来到天山,还有灵源力,回城初府灭门,亲眼目睹初姒儿坠崖的经过一一给他讲了。

    墨言听了这个对这个师妹,心里越来越疼惜,六岁经过如此大变,谁也受不了,何况她才六岁。

    之后玄月要去闭关,初诗儿就由他来看管,初诗儿很乖,不惹事,什么事都做的十全十美,但他还是可以在她眼中看到莫名的哀伤。

    于是他发誓一定要守护好这个命运多舛的小师妹,还有找到那个生死未卜的师妹。

    而今他却让她又一次受伤了,不仅是她,还有她九年来的第一个朋友,作为师兄他失职了。

    风无轻听着他的话,心里很震惊,没想到到九年来,他又多了两个苦命的师妹,他未曾看到她们一眼,一个坠崖,一个以这样的境况面对他,这让他作为一个大师兄是有多么失职的事啊

    “小师妹,还没有找到”风无轻语气变了,变得关心,没有之前的疏离还有冷漠,单纯以一个哥哥的心态问。

    墨言看了一眼初诗儿,轻声的摇了摇头,他不敢在初诗儿面前提到初姒儿,就怕她会再次引起伤心事。

    “诗儿,你过来,见过你的大师兄。”墨言把初诗儿叫了过来,初诗儿回头,慢慢的走过去,规规矩矩的行了个礼“初诗儿见过大师兄。”

    “诗儿,起来吧,一家人谈什么礼”风无轻连忙把她扶了起来,这个师妹虽然他不怎么熟悉,但是他打心眼里喜欢她。

    “诗儿,你大师兄叫风无轻,他旁边的那个叫风无宸。”墨言指了指风无宸,又指向了其他几个人,一一介绍“慕容绝,风离,百月柔。”

    “哦墨言公子似乎很清楚我们的身份呢”风无宸眯了眯眼睛,他不认识这个男人,但这个男人却这么清楚他们的身份,这个威胁很大。

    “见多了,也就记住一些了。”墨言无谓的笑笑,他能说出来,就不会怕他什么,何况他们也不会动他。

    “小言,别说了,你们来找我做什么”风无轻见势要针锋相对了连忙打断他们之间的谈话,问道。

    “师傅让我和师妹来帮你,顺便去参加宗门大会。不过现在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做。”墨言起初神情没有多大变化,可后来,他又恢复了一脸阴鸷,还有冷漠嗜血。“她,我是不会放过的”

    他把手中一直没有收起来的剑指向百月柔,大声的说,话语间带着愤怒。

    “墨言。得饶人处且饶人,你就放过她吧。”风离虽然知道百月柔犯了错,但他还是想为她求一次情,毕竟她也是他看着长大的。

    “放过她她放过我们吗挽月被她打成这样,你想到轻松。”初诗儿已经不在隐忍,她的朋友受伤,她已经憋了一口气,求情,呵呵,她初诗儿字典里没有这个字。

    看着百月柔害怕的神情,她冷笑一声,拿出了自己的凰火神剑,再次指向了百月柔“百月柔,你动我的人,你就该付出代价,这一次我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祭出凰火,剑身全是红彤彤的火苗,她嗜血的冷笑,一步一步靠近百月柔,看着她惊慌失措的面容,带着解气的微笑。

    突然一道白影挡在她的身前,对她摇了摇头,一息之间凰火覆灭,初诗儿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