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惑世双凰 >第一百零六章 我杀了他给多少钱
    第二天,初姒儿几人再次上场,初姒儿被裁判安排到了最后一场,最后一场的人是二阶纯灵神,显然是故意刁难初姒儿。

    但初姒儿却不这么认为,她觉得实力越高的越好,这样才有战斗动力,给她安排这些一招秒杀的打着都没劲。

    裁判员原本是让初姒儿摔个跟头,知难而退,没想到初姒儿却越挫越勇,很满意他的安排。

    第一场是夜阑,他上次秒杀了一个对手,这次由他打头峰。自从三星傀虫的毒解了之后,他的实力大有进展,已经恢复往昔实力,而且更胜。

    进了预赛的人不超过五十个,都是四阶皇灵以上的,这些人不怎么听过,都是有重大事件的时候才会出来,否则影子也看不到一个。

    再加上整片大陆能修炼到皇灵的人,一定是天赋异禀的人。除了各大宗门的特殊培养方法,天山阁是改变体质,御剑宗是练剑,而其他大宗都有自己法宝,神君阁还有最近新崛起的暗域宫是什么原因,没有任何人知道。

    夜阑对上的是一个六阶皇灵的中年男子,对于夜阑年纪轻轻与他几乎持平的实力,微微有些惊讶。

    但为了进入上古秘境,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让自己突破纯灵神升天,即使这是一个大陆未来的高手,他也不会手下留情。

    夜阑感受到了对方一上来就全力而出的气势,自己也认真起来了,这次他也要搏一搏,至少不能输得太难看。

    中年男子武器是大刀,力量型的战斗方法,夜阑人比较轻巧,对于他一刀一刀砍过来很容易就躲过了。

    他寻找突破口,拔出长剑拨开男子的大刀,抬脚一蹬,身体腾空,男子被踹开,慌乱看向他,却看到了他露在外面的胸口,大刀再一次砍了过去。

    在众人都说夜阑不可能赢的时候,在千落林白慕李奇昌倒抽一口气的时候,初姒儿淡淡的说了句“自不量力。”

    “谁”林白慕紧张的看着台上,听到初姒儿的话,下意识的问。

    “你觉得呢”初姒儿瘫在椅子上,双手抱胸,挑眉反问,这时候不说话的好。

    “应该是那个男子吧”林白慕想了想,初姒儿是不会让自己的朋友受伤的,她能这么淡定就一定是有把握的,所以他觉得是那个中年男子。

    “真的吗”一旁担忧的千落和李奇昌还有花羽那几人转过头来,她怎么那么确定

    初姒儿微微一笑,不打算说话,留个悬念不是很好吗见她不在说话,周围的人忍不住抱怨了句“不知道就别瞎猜,我看啊,你们准备收尸吧”

    “收你的吗”初姒儿冷眼扫过去,冷冷得问,她最讨厌别人说她的朋友,尤其是这种话。

    “我又没死,小子你耳朵是不是不好”那人轻狂一笑,似乎看不起初姒儿一身公子哥的打扮,世家里的人有几个是撑得上面子的。

    “我不介意你现在去死。”初姒儿眼眸眯起,这人该死,没有原因,看了眼他的服装,神君阁的,难怪这么嚣张,那也必须死

    “大言不惭,臭小子你敢当庭广众之下杀人吗那人怒了,猛然拍桌一声大喝,轻蔑的说“老子乃神君阁外门弟子,你这毛头小子真不知所谓。”

    “杀了你又如何我乐意。”挑衅她没错,中伤她的人那就是死罪了。

    夜阑看到初姒儿这边出事了,连忙解决了他的对手,在他刺过来的时候,长剑一挑,剑身的灵力将他震飞,飞出了比试台,夜阑胜。

    初姒儿余光看到夜阑走下台的身影,微微浅笑,抬眼看着那人“不过一个外门弟子,也敢嚣张,这神君阁的人就这素质”

    “你神君阁乃七大宗门之首,岂容你如此造次”男子听到她扯神君阁心里发虚,他一个外门弟子对于神君阁根本没什么,但影响了神君阁的名誉他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她不敢,我敢。”一道邪魅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让众人转过了头,初姒儿听着这声音有些耳熟,没想到就是风无宸那厮。

    初姒儿沉了脸,这货来干什么不嫌烦啊后面还跟了个长得比女人还好看的男人,来耍帅的

    “诶,小宸子,你这样说话,置我于何地”旁边的慕容绝不同意了,他敢造次也不能说出来吧,让他面子往哪搁。

    “你不站这吗”风无宸一脸无辜的看向他,似笑非笑的说。

    “”慕容绝一脸黑线,行你厉害

    初姒儿翻了翻白眼,夜阑已经回到了她的身边,接下来是花羽他们的比赛,初姒儿让他们先去,她可以应付他们几个。

    “哪个猴子请来的逗比”初姒儿眼神都不想看他们,白了他们一眼,对着那人说“神君阁咋的了我杀你还要问他”

    “阁”男子本想叫慕容绝的,却被慕容绝瞪了一眼,闭了嘴,转而怒瞪初姒儿“狂妄无知的毛头小子。”

    “呵”初姒儿冷笑一声,突然一声惨叫,男子飞了出去,初姒儿的脚已经回位了,速度非常之快,旁边的人根本没有看清楚是怎么飞出去的。

    风无宸依旧保持着微笑,心里还是忍不住砸舌,这丫头真是雷厉风行啊。

    慕容绝轻咳一声凑近风无宸耳边说“这就是你看上的小丫头真的很暴力啊。”

    “你懂什么,这才有趣。”风无宸瞥他一眼轻哼道。

    慕容绝再次无奈,这厮的口味越来越重,他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了。

    男子被踹飞,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他从地上爬了起来,许是皮糙肉厚居然没有多大伤痕他吼道“臭小子,我可是神君阁的人,你身后站着我们阁主,你嚣张不了多久了。”

    初姒儿不看他,转头看向后面的两人,指着慕容绝说“你是神君阁阁主”

    “如假包换。”慕容绝摊手随她指着,他心里有点好奇这丫头会怎么对付。

    “我杀了他,你说多少钱”初姒儿很干脆的说,像是在和他讨论一桩买卖一样。

    慕容绝忍不住喷了,多少钱杀了人,问他要多少钱,真是惊世骇俗了。他摇着折扇,风度翩翩的说“我神君阁的弟子,也是尊贵的,随便给个一千两吧。”

    男子傻眼了,这是要卖了他这条命吗他们怎么可以说的那么云淡风轻,男子忍不住想凑前去求饶,慕容绝冷冷的目光再次扫过来,让他有一次闭嘴了。

    “一千两黄金一万两。”初姒儿轻笑,财大气粗的说。

    “成交。”慕容绝失笑这丫头不会是脑子出问题了吧,一千两不要,要黄金一万两,她拿的出这么多吗

    “行。”初姒儿没有感觉什么不对劲,她只觉得她的人说都不能说,何况还咒他死。他说了什么它就让他成真。

    初姒儿抬脚走向男子,男子惊恐的后退,他不想死,他千算万算没有想到,阁主会把他卖了。

    初姒儿不理会他的害怕,长剑出鞘,灵光一闪,人头落地,不带一丝鲜血溅落。

    慕容绝再次砸舌,对风无宸说“这丫头不会没脑子吧用黄金万两要他一个人头。”虽然他心里还是很乐意的,这个外门弟子他才不在乎。

    “等会有你好受的。”风无宸冷哼一声,蠢死了,她要真的没脑子还会搭理你

    “说的那么吓人,未必吧”慕容绝一脸不相信,笑眯眯的看向初姒儿,正准备说话,却听到初姒儿说。

    “我杀完了,钱拿来。”她擦干净了剑上的血,不理会在座所有人震惊的表情,淡淡的对慕容绝说。

    “不是你给我吗”慕容绝傻眼了,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她给钱吗怎么是他了

    “谁告诉你我给的”初姒儿抬眼冷冷的看着他,凤眸中带着玩味“我说我杀他多少钱”

    慕容绝第一次挫败了,这句话原来是这个意思。他堂堂神君居然被一个小丫头片子坑了,不能这样,得挽回一点面子。

    “小子,大言不惭可是不好的。”慕容绝危险的看着她,语气之中带着威胁。

    “你说的成交,干嘛想反悔”初姒儿无语了,刚刚他自己满口答应的,现在又说她大言不惭“神君阁的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言而无信。”

    林白慕他们在比赛,时不时关注他们这边,听到他们说的话,也忍不住笑了,果然初姒儿是难不倒的。

    “不可能,给就给”慕容绝听到有人说他言而无信立即跳了起来,他堂堂神君要是没有威信,何以立足天下,好,很好,这个小丫头

    他招了个人去取来一万两黄金搬了过来,气急败坏的摔在了地面上。“给你,嚣张的小丫头。”

    “谢啦。”初姒儿看着地上的黄金箱子,笑开了,又赚了一笔,真是爽歪歪。

    “不谢。”慕容绝傲娇甩头,瞪着风无宸,都怪他,把他拉来这里,现在倒好没了个弟子,还赔了一万两黄金

    “怎么有趣吧”风无宸笑嘻嘻的凑近,眼神带着戏谑,他就知道会这样,这丫头的脾气真的很怪呢。

    “好。好的不得了。”慕容绝心里堵的慌,说话都带吼的。

    风无宸微微一笑没有在意,任谁这样被坑都会生气,这小丫头真是有本事。

    殊不知有一半的原因是因为他对她感兴趣,慕容绝才没有多大怪罪。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