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惑世双凰 >第一百二十三章 密道发现丧心病狂
    许彦在外面看了看,落下潜了进去,在外面还是很容易发现,还不如串里面去。

    等他进去的时候,冷沁羽已经跳进了暗道,而这时暗道也就关闭了。

    许彦看到了君卓文开启密道的方法,只是冷沁羽让他原地守着,他就没有打算进去。

    他想,冷沁羽比君卓文修为高多了,应该没什么问题,就算暴露了,还有他。要是两个人都进去被抓了那就麻烦了。

    想她也考虑到了这一点才不让他进去的吧。既然如此那便原地等候吧。

    冷沁羽尾随着君卓文一路穿行密道,密道比较潮湿,阴暗,即使有夜明珠的照耀也看不清什么。

    这也给了冷沁羽一个隐藏踪迹的好处,许是君卓文觉得没人能进这密道,把手的人也不多,轻轻松松躲过他们的眼界。

    君卓文弯了不知多少道才到了密道深处,冷沁羽躲在身后的一个柱子上,环视了一圈周围,没发现什么守卫,才把目光放在了君卓文身上。

    此时君卓文已经到了深处的一座池子中央,中央有一个坐台,上面放着一个锦盒。

    冷沁羽一个空翻,翻到了君卓文背后能看到锦盒里东西的位置。

    君卓文打开了锦盒,她看到锦盒里什么也没有,就有一幅画。君卓文小心翼翼的拿出画,缓缓的打开。

    画里的图像是个女子,看样子年代已久了,旁边有题字。

    冷沁羽没看到字是什么,但旁边有三个大大的名字,君玉兰

    她默念,君玉兰是谁听名字像个女人的名字,君卓文和君卓渊都姓君,凤阙皇好像不姓君来着。

    难道他们随的母姓可君卓文不是皇后生的吗皇后也没听说她姓君啊这凤阙皇室怎么比她冷府还麻烦。

    没等她抱怨完,君卓文已经收起了画像拿在手中,合上锦盒,离开了那个池子。

    冷沁羽连忙跟上,君卓文没有原路返回,而是走了另外一条路,他走到一面墙壁上,按了一处就又出现了一条路。

    看的后面的冷沁羽又要砸舌了,这皇宫地道真是多啊,一个个建造的那么精密,这是要干什么啊

    如果初姒儿看到了的话,恐怕会说一句,这皇宫没建成的时候,是不是打过游击战啊到处地道跟迷宫一样的。

    门开了,也很快就会关了,冷沁羽不敢迟疑再次在门要关的时候到了另外一边。

    她暗暗惊险,发现君卓文已经走远了,尽量隐匿自己的气息跟在他的身后,走着走着暗道越来越亮,她不敢跟太近,这次等君卓文出去之后她才快步飞出暗道,落在梁上。

    而这时君卓文已经停住了脚步,走到一个地方,掀开帘布,原来渊澜殿还有一个小隔间。

    小隔间里被绑着一个人,那人是晕着的,如雕刻般的容颜英气逼人。突然来的光线刺痛了他的双眼,长长的睫毛颤动了下,缓缓睁开了眼睛。

    君卓文见他睁开眼睛,轻笑一声,讥讽的说“二皇弟,这的滋味好受吗”

    冷沁羽通过侧面看向椅子上的人,听到君卓文的叫唤惊了一跳,二皇子,那不就是君卓渊吗

    刚刚姒儿姐姐他们来居怎么做到的

    “,你该是下了多大的功夫”君卓渊嗤笑,他的身体是百毒不侵的,若能被所侵,那这恐怕就不是了。

    “聪明,我知道你百毒不侵,所以这不是毒,也不是药,而是蛊。”君卓文不吝啬的夸奖道。

    “呵蛊,你这心思花的可真是多。”君卓渊没有被绑着的狼狈,依旧是跟往常一样的云淡风轻“为了隐藏我的气息,还有把渊澜殿调位,你真是煞费苦心了。”

    言语中的讥讽,不屑的眼神让君卓文有些恼怒,不过他没发火,反而笑的更欢。

    “二皇弟身边的人个个实力都不容小觑,我要不动点真格,怎么能对得起他们呢”

    君卓渊冷冷睨他一眼心里想着,初诗儿他们应该来了,恐怕已经和他交涉过了,不然他不会来找自己。

    “这还得多谢皇兄抬爱了。”君卓渊面无表情的说着客套话,君卓文想算计师兄他们,只能吃亏的份,根本不用担心。

    但房顶上看着的冷沁羽就不这么认为了,她无聊的撇撇嘴,心里嘀咕“两个人都这样了,还你来我去的,宫廷真是麻烦,还没她冷府好。”

    抱怨归抱怨,冷沁羽还想知道君卓文下了什么蛊毒,能把君卓渊二阶纯灵神困住。

    仔细打量了一下,看到君卓渊背后的手指上有个守灵戒,一下子心中有了猜测了。

    修为低的用锁灵镯就行了,而像君卓渊这样的,必须要用圣阶以上的守灵戒。

    依她看来,这守灵戒应该有圣阶了吧,诶她记得这片大陆还没出现过圣阶的东西吧

    君卓文哪来的圣阶守灵戒秘境夺的这秘境不是还没开启吗

    管他了,不过嘛,这东西要归她了,这守灵戒好啊,拿去对付她家的老头子,省的那帮老头子总叽歪。

    “不是我要抬爱,而是他们不识抬举,硬要找你,我倒不知我的二皇弟如此受欢迎。”

    君卓文看不惯君卓渊明明死到临头了,还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这样让他更恼火。

    “受欢迎的事还少吗外面不都传我吗”君卓渊无谓的笑笑,不识抬举的是他吧,他可不认为初诗儿他们是好打发的。

    一提外面的流言蜚语君卓文的脸都黑了半边,也不怪他,谁叫君卓渊的传言比他的还多,虽然谣言多,但是威望却比他还大

    对此他很不甘心,他堂堂一国太子居然没一个弃子声望大,谁出去谁都会笑话。

    “少跟我扯些有的没的,反正他们来了也是有去无回的,想知道你为什么会被抓么”

    君卓渊抬眼看他的想法都没了,他的灵力被锁,现在他与常人无异,没感受到冷沁羽还在楼上。

    但是对付君卓文已经是绰绰有余了。被抓的原因很简单,皇帝位置上的老头子本来就不待见他,从小到大就没见过他的好脸色。

    三岁的时候被追杀就更不用说了,他根本没把他当过儿子,也没把他的母妃当成妻子过。

    但是他抿抿唇不想多说龙椅上的那位,他觉得说他脏了自己的口。

    君卓文却不是这么认为,以为他的沉默是不想听,可他偏要让他知道。

    他把手中的画打开,把整副图落在君卓渊的面前,看着他惊讶的眼神大笑出声“是不是很熟悉”

    君卓渊不想说话,撇开头,他知道画中的女子是谁,是他的娘亲,君玉兰,他随的母姓,只是君卓文为什么姓君他也不知道。

    “呵你别不说话,我知道你认识,这是你娘,你的下贱娘”君卓文见君卓渊惊讶了一会儿就撇开头,没有恼怒的样子,没达到自己的目标他心很不舒服。

    “闭嘴”君卓渊转过头,原本冷漠的眸子染上了怒意,谁都不允许说他的娘亲,不管是谁还是龙位上的那个人。

    “终于发怒了,看来我猜的不错,你的下贱娘果然是你心里最重要的。”

    “闭嘴,你在说一句,我撕了你”

    “你现在动都动不了,还想撕了我异想天开吧”

    君卓渊被绑着后面的手,握的非常用力,指甲都快扎进肉里了,他都没感觉。

    “你不过是你那下贱娘偷人生的野种凭什么我要跟你姓凭什么你什么都比我好”君卓文陷入了癫狂,他看到君卓渊发火的样子就非常开心,开心到疯。

    君卓渊皱了皱眉,自己的娘不喜欢龙椅上的那位,他是知道的,但是为什么会这样,他真不知道。

    君卓文不顾他,心神已经进入了仇恨,他不停的说“君卓渊这么多年你都是待遇最好的,我嫉妒你,可是我现在可怜你,知道么,你是极脉,天极脉,练成神天丹最好的药引子。”

    “父皇养了你这么多年,就是为了现在,终究你还是斗不过我,真是可悲”

    君卓渊抿着的唇变得苍白,天极脉,居然是为了天极脉,他们筹谋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他的天极脉,那他的母妃又是怎么回事他被追杀又是怎么回事

    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君卓文又说道“你那下贱娘和你那下贱爹私通,是父皇放任的,你小时候被追杀是我干的,父皇也没追究,哈哈,天极脉也是父皇要的,否则你以为娘被锁了灵力还能和别人私通”

    “哦,对了,你手上的守灵戒就是当年锁你下贱娘的没想到吧,一个守灵戒,你两母子都栽在这里了。”

    如果眼神能杀死人,估计君卓文死了不下一千次了,君卓渊全身的恨意从心里汹涌而出,席卷他的全身。

    守灵戒,原来当年就是守灵戒,那人才把娘亲绑住的,耻辱,虐待,骗局,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人丧心病狂导致的。

    一颗神天丹他毁了他的母亲,现在还要来杀他,好,真够好的

    冷沁羽在房顶上听不下去了,该死的凤阙的人怎么没个正常的,全是那种丧心病狂,心狠手辣,冷血无情的主

    不行,一定要把君卓渊带出去,不能让他得逞

    “把你的天极脉给我吧”君卓文肆意的大笑,神天丹,神阶的丹药他一定是第一个见的,到时候他就可以直线飞升,谁还敢对他不敬

    说着准备把手放到君卓渊的眉心处,抽出天极脉。

    冷沁羽眸光一冷,再也按捺不住,一记飞刀扫向君卓文的手,自己纵身一跃而下。

    “不许动他”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