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惑世双凰 >第一百二十五章 究竟是幸还是不幸
    慕挽月发烧好了之后,面色已经是正常的红润了,风无轻来的时候,她差不多都快醒了。

    千落帮她收拾了一下,就端着水盆离开了,走的时候碰到了风无轻,两人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一人出一人进。

    房间就他们两个人,清新淡雅的房间有着淡淡的清香,这是初姒儿她们弄的,五楼的房间没有一个是差的。

    这间是竹阁,最适合病人修养,于是她们把这间留给了慕挽月。

    风无轻才走进去没多久,慕挽月就有了清醒的痕迹。

    这次是她第一次中这么厉害的毒,所幸救回来了,生病的感觉真心不好受。

    风无轻坐到床边看着慕挽月,一直沉默着,目光多了份说不清的深沉。

    昨天她生病的时候,他一个人在外面吹冷风,清凉的夜风让他清醒了不少。

    以后再也不会让别人动他身边的人了,他空有一身实力,不保护身边的人,要这武艺作何

    “嗯”慕挽月烧了一晚上,两天没睁眼,这回醒来,适应不了光线,嘴里口干舌燥,发出的声音都非常沙哑。

    沙哑的声音却逃不过风无轻的耳朵,他连忙回过神,将她扶起来。

    刚坐起身,慕挽月试着睁了睁眼,良久才适应了光线,眨了眨眼,嘴唇动了动“水”

    一个字仿佛经历无尽沧桑般的沙哑,让风无轻的眼皮跳了跳,心想小丫头这烧的也太严重了吧。

    不敢迟疑,让她靠在床沿坐好,转身去隔壁的桌子上倒茶。

    现在还是夏天,本来房间里应该有些冰块的,水也是凉凉的,但初姒儿吩咐了,必须换温水。

    防止慕挽月的烧再次起了,帝帘的人也不敢马虎。

    风无轻不用担心什么,水直接倒了递给慕挽月,慕挽月接过一口饮了,再次给他。

    样子很明白,还要。风无轻也不,抱怨,好脾气的再去倒。连喝了好几杯,慕挽月的喉咙终于不沙哑了。

    风无轻也正好放下了茶杯,坐回一旁的座位,关心的问“感觉怎样”

    “好多了。”慕挽月动了动胳膊,睡了那么久,头也不晕了。刚刚喝了那么多水,嗓子也感觉好多了,没什么不适的。

    “没事就好。”风无轻淡淡的点了点头,看她脸色也没什么大碍了。没想到初姒儿医术这么好,真不知道她那九年里遇到了什么。

    慕挽月看到他淡淡的样子,撇了撇嘴,真是块木头,掀开被子打算下床。

    她的动作把风无轻吓了一跳,他连忙站起来扶她,嘴里责怪“你还没好起来做什么”

    “一直待在房间里也没什么好处啊,还不如出去散散心。”慕挽月抿抿唇,她躺在床上已经快躺腻了,依她的性子能躺两天已经不错了。

    对此,风无轻无从反驳,松开了手,背过身去,他都忘了不能随便碰女子的手了。

    可能是这些年随性惯了,忘了吧。

    慕挽月没感觉什么不对,快速穿好鞋子衣服,把头发梳理一下就提步出门。

    千落从外面进来,端了一点热粥进来,慕挽月看到食欲大增。

    “挽月,你才刚醒,吃点东西吧。”千落进来看到慕挽月已经穿戴好了,暗道初姒儿说的真准。

    “好啊。”慕挽月坐回座位,端过米粥喝了起来,两天没怎么吃东西,还真是饿呢。

    不过多久便吃完了,千落端着碗筷出去,风无轻之前就走了,他只是来看看,多待了对慕挽月名声不好,何况他们两个没什么关系。

    慕挽月无聊的看了眼房间,那么多人去哪了,不过吧醒来居然是风大叔在旁边,很意外呢。

    唔,风大叔,哈哈,听说他都几十万岁了,叫大叔不为过吧。

    行了,以后就这么叫了。风大叔,想想他的反应就激动。

    病好了,人心情也舒畅了,哼着不着调的曲子,走下了楼,阁楼下面的茶亭,所有人都在那。

    人虽然多,但茶亭挺大,不显得拥挤,一一扫过他们,微笑着点点头。

    在不远处看到一个新面孔,打量一番她认出来是谁了。

    于是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大方的说“二皇子,又见了。”

    君卓渊正端着茶杯,品茶,冷不丁被一拍,目光骤然变冷,听到熟悉的声音,冷意消失,抬眸看她一眼淡淡的说“慕小姐,还是别叫二皇子了,叫我卓渊就好。”

    “也行。”慕挽月点了点头,叫什么二皇子她也觉得太生疏。他还是初诗儿她们的师兄呢。“那你也别叫我慕小姐了,叫我挽月吧。”

    “嗯,挽月身体可还有不适”君卓渊点了点头,想起她好像生病了来着,象征性问了一下。

    “没事了。”慕挽月摆了摆手,看了看周围全是男生,初姒儿她们呢“你们见过诗儿她们了吗”

    “她们一夜没睡正在休息呢。”林白慕坐着无聊,看了看慕挽月的脸色,气色红润,是没事了。

    “让她们睡会吧。”慕挽月知道昨晚她们为了给她降温,肯定忙活了不少。

    “话说回来,你们怎么会被人攻击还惹了这么强大的一个敌人。”君卓渊沉思半晌说道,他刚来到帝帘,就问了他们的事,百月柔是风无轻的表姐,他也非常惊讶。

    在这关系错综的情况下,真心是有些难解决了。

    “之前我和诗儿去找风大叔,潜入魔宫被百月柔发现了,我们和她打了一场,她怕诗儿的凰火。但是还是被她给抓住了,不过后来被墨公子给揍了。”

    慕挽月想起那时候的事,就来气,该死的出尔反尔的小人,呸,贱人

    “”众人对她的称呼有些震惊,但也没说出来,风无轻实际年龄可以做他们几百辈祖宗,叫大叔也没什么差异。

    “这次,她来只是为了报仇”君卓渊皱眉,他可不信百月柔会这么没脑子,单单只是为了报仇,她没必要拿整个帝帘来出气。

    “听说,是为了什么无宸哥哥。”慕挽月回忆百月柔的话,说是谁受伤了是他们害的。

    “无宸”君卓渊没见过这人,眼睛扫过在座众人,似乎都认识。

    “风无宸,魔界昔日的魔尊。”风无轻淡淡的说,但眼眸中还是有些哀伤。

    “现在呢”昔日的魔尊那么现在呢魔界似乎很有趣呢。

    “暗域宫狱尊。”

    “原来如此,难怪开启上古秘境试炼的时间改了,原来是狱尊受伤了。”

    君卓渊还奇怪为什么没有直接去上古秘境夺宝,反而举办什么晚宴,原来少了个重要的人物。

    此话一出,在座众人都沉默了。风无宸受伤也是为了救他们的,他们欠他一个人情。

    突然沉默的氛围让君卓渊猜出了一点原因,他没在问下去。淡然的在一边喝茶。

    一时间茶亭陷入了寂静,不知是说饿了,所有人才动身去吃饭。

    而另一边就没这么好的心情了。

    在烟雾弹消失的时候,君卓文也冲出了渊澜殿,可他只看到了一群暗卫,没发现人影。

    于是他命人去查,解散了一堆暗卫,自己愤愤的回了自己的东宫。

    可恶的君卓渊,命真大,连父皇联手都能让你逃脱,不管如何,你的天极脉我一定会夺过来的。

    第二天暗卫才给他传来消息说君卓渊被那冷沁羽带进了帝帘。

    气的君卓文一下子摔了桌子上的茶具,帝帘,帝帘,这颗毒瘤从九年前插进来就一直生长着,整个皇室都无法撼动。

    好居然躲进了帝帘,今时对付不了你,我以后照样对付你,你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

    守灵戒永远都会是你的羁绊,你没灵力,看谁护的住你。

    君卓文却不知道守灵戒已经被初姒儿解了,还送人了。

    他命令自己的暗卫时刻盯着君卓渊的一举一动,见过什么人,都必须一一警告。

    他的命令在帝帘范围,帝帘的高层自然也察觉到了异样,有人盯着帝帘,这可不妙。

    不用初姒儿发话,帝帘已经做出了行动,要不是这雷厉风行的心事态度,恐怕帝帘也存活不了多久。

    而君卓文的暗卫几乎什么都没探查到,只知道君卓渊在里面,想进一步探查,均数被挡回。

    这再次让君卓文动怒,帝帘城,好样的,敢当面和他作对,等着吧,等着他把你们连根拔起

    君卓文几次大动肝火也无济于事,这时凤阙皇却来了。

    “皇上驾到”

    尖细的声音提醒着君卓文那位来了,他压抑了怒气,调整了下心态,出去迎接。

    “儿臣参见父皇。”

    “文儿免礼,渊儿呢”凤阙皇一来就问君卓渊,现在君卓渊是他成就霸业的一颗重要棋子。

    君卓文做了几番思量,最终决定坦白“皇弟被人劫走了。”

    “什么”凤阙皇声音蓦地拔高,劫走怎么会,皇宫里戒备森严怎么可能会被人劫走。

    “那人实力高强,皇宫里的暗卫无一人能敌。”君卓文眸子幽深了许多,面无表情的说。

    凤阙皇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一般,看着君卓文的眼睛有些怨恨“你不是说一切都好吗你现在又跟朕说,被劫了,你是怎么办事的”

    面对凤阙皇的质问,君卓文垂下了眸子,在他眼里只有利益,不管是谁,他第一看中还是利益,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对君卓渊动手,和他联手。

    有这样的父亲,他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