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惑世双凰 >第一百五十一章 戏虐任剑非凡考验
    他走近神之天火,伸手去摸,神之天火,自动攻击,将他打飞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慕容绝有所感应,猛的拍桌“有人碰了神之天火”

    风无宸懒懒的抬了抬眼皮,不以为意的道“会不会是小丫头她们”

    “不是,是神族之人”慕容绝坚决的摇了摇头,他能感应到来的人实力非常强

    “神族,有的玩了”风无宸轻笑,神族,把初姒儿送走的就是神族,又出现了得好好会会

    “走去看看何方神圣”

    想着他就迫不及待拉着慕容绝上了第十七层

    男子从地上站起,抹了抹嘴角的鲜血,渐渐露出一抹笑意,眼神尽是战意

    “果然是神君的天命之火,厉害,不过你即将是本阁主的了”

    神之天火火焰动了动,撇向一边,对他表示不屑,像是在说:它堂堂君王火,怎么会臣服你这种败类

    显然男子也看懂了它的意思,他怒道“你那原主人连我这样的修为都没有,你还指望着他吗”

    说话之间手再次施法伸向神之天火,神之天火向旁边一闪,躲开了他的手

    火焰的温度加高了不少,也变大了不少,像是要和他做对抗

    男子不屑的笑了笑“你没了主人,实力大打折扣,还想对抗我吗乖乖臣服吧”

    “好大的口气”他再次伸出去的手,僵在了原地,难以置信的回头

    慕容绝一脸戏谑的踏着步伐进来,一同的还有风无宸,风无宸近乎轻蔑的微笑让他恼火

    只是现在他有火也不能发,神君和魔尊一起来了,他一个人根本对付不了

    即便他们的实力只是半仙级别的,但是之前慕容绝一个人就能把他打趴,他已经不敢再低估他们的实力了

    “陈剑,你真是不知悔改啊,敢觊觎本君的本命之火”慕容绝双手负立,站在男子的面前,眉梢轻挑,唇角一抹轻蔑的笑

    “本阁主名号任剑,并非陈剑神之天火已经剥离你本身,成为无主之火,何来觊觎一说”任剑挡在神之天火前面,阻挡着慕容绝他们的视线

    “本君管你什么剑,你就是贱就对了,你倒是看看它愿意臣服谁又或者你能将它收服”慕容绝冷笑,对他的话嗤之以鼻,不紧不慢的道

    “那就比试比试”任剑双手幻化出剑,挡在身前,神色之间净是严肃,认真

    “你们比,本尊一旁看着咯”风无宸无趣的撇了撇嘴,他们神界的人比试还墨迹半天,真是无奈

    说着风无宸已经离开了慕容绝走向了暗之魔火,平静的面容带着浅笑

    “小宸子,你可真不厚道”慕容绝见他这样,有些受伤的抱怨,不能这样吧,让他一个人作战

    不曾想风无宸理也不理他,径直走向魔火,淡淡的给他抛了一句不咸不淡的话“别说的你打不赢他似的”

    “话虽如此,作为生死之交,你怎么能让我一个人作战呢”慕容绝抽了抽眼角,明知他的意思不是这个,他这样未必太明显了吧

    风无宸好笑回头,指了指旁边那个护着神之天火的任剑,道“绝小子,你是不是修为退步,连脑子也退步,就这样的货色你也要我出手”

    紫眸眯成了一条线,扫了一眼任剑,又道“这个什么“贱”人,你一巴掌打发了不就行了,你还废那么多话”

    “”这样说出来真的好吗慕容绝默了一脸,摸了摸鼻子,也是哈,这样玩来玩去也腻了,何况这贱人已经玩过了,但是

    “用一巴掌会不会太不霸气了”

    想了一会还是觉得风无宸的方法不妥,一巴掌不符合他的风格

    风无宸额头落下三天黑线,冷冷的抛了一句“自己解决”

    任剑挡着神之天火,听他们两个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沉了整张脸,他们把他当成什么

    一巴掌拍飞,这种货色贱人

    欺人太甚

    正想开口又听慕容绝道“损友,自己解决就自己解决,那什么人贱,本君和你打”

    任剑袖子中的手指攥的发白,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他叱咤神界几百年,从来没人敢给他脸色看

    如今被挑衅,对方还一副十分看不下去了的样子,简直忍无可忍

    “本阁主敬你们是前神君前魔尊,别欺人太甚”

    “不不不,我们没欺人太甚”慕容绝闻言笑道,伸出手指在面前摇了摇道“我们是欺狗太甚”

    语罢,俊逸的脸上有抹忍俊不禁的笑容,风无宸的唇角亦然也弯了弯

    任剑的脸涨成了猪肝色,脖子都憋红了,终于憋不住了怒道“今日即使你们是神君魔尊,本阁主也不会以礼相让”

    “不需你自作多情”风无宸笑容消失面无表情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说,神色已有不耐

    “我说,你要打的话,还让我们说这么多废话,可以不可以认为你脑抽了”

    慕容绝只觉得好笑,这任剑真逗,摆明耍他玩,还在那里义正言辞,冠冕堂皇说废话

    闻言任剑话不再说,直接出招,灵蛇飞舞,长剑出动“风雷剑”

    风雷剑如名一般,浑身绕着雷电,出招的速度像风一样快,一剑一剑砍向慕容绝

    慕容绝脸色变得正经,恢复了默然,仿佛成了之前的淡漠疏离的谪仙

    纵使如此,他也未把任剑放在眼里,他叱咤神界上万年,若对一名只有几万年修为的神族的攻击而慌乱,他这神君做的岂不是窝囊至极

    双手合十,圣光乍现,双手拉开,拉出一把长剑,圣光的光辉远比任剑发出的圣光浓烈

    “你是修为比现在的本君高,但你别忘了天地法则”

    圣光劈开任剑的风雷剑式,直击任剑本人

    淡淡的一句话惊住了任剑,天地法则

    他们就是因为擅闯下界,被天地法则惩罚,落得如此地步

    他下界虽说是例行,但是因为法则,实力被压制,原本以为足够对付慕容绝了

    看来是他低估了慕容绝的实力,是了,天地孕育出来的上神,实力能不强么

    “噗”被圣光击中的任剑喷出一口血,满心不甘的看着慕容绝“慕容绝你还是那么深不可测,你的秘密真多”

    “再多,你也没可能知晓”慕容绝冷冷打断,圣光在掌中晕开,方向一转,对向神之天火,圣光光晕变强,神之天火似乎不想抵抗,径直飞向他

    与此同时,风无宸也不甘落后,身后紫光乍现,一闪而过,那双紫眸之中,浓郁的魔气溢出

    手心的魔气伸向暗之魔火,火焰跳动几下

    没了抵抗,似有感应一般,跟着魔气串到了风无宸的身上

    刚刚接受本命之火,他们现在的身躯暂时无法立刻吸收

    痛苦传来,两人愣是没哼一声,哪怕脸色苍白,密汗布满额头,嘴唇抿成的线苍白无力

    任剑见此,拖着重伤的身体躲到一旁疗伤,他知道此时慕容绝他们已经无暇顾及他了

    看他们化炼这两种极火那么久,那么痛苦,他心有退缩

    既然极火没了,那么就办正事了

    且看他们还需好久,微微勾唇,得不到极火,他也要拿到那个至尊神器,第十八层已经有人进去了,想必是那两个小女孩吧

    天赋真是惊人,难怪神女大人会如此忌惮,只可惜还没成长就要栽在他任剑的手中

    灵力运转几个周天,修复了被打伤的经脉,恢复了点血色,任剑头也不回的冲上了第十八层

    这次别想有人在挡住他了,慕容绝风无宸两人正在融合这极火,可是凭他们现在的体质怎么可能经受的住

    初氏双生两人踏上十八层的楼梯,一路来到大门前

    巨大的红朱门,直挺立在她们的面前,一种莫名敬仰的意念油然而生

    相视一笑,点头,一同推开大门,白色的光芒刺眼的从里面射出

    让她们睁不开眼,直到大门全部敞开,光芒依旧那么刺眼,不过她们适应了

    缓缓睁开双眼,光芒之后有一片天地,中央之处便是光芒之地

    满天耀眼的光芒之中包围着一把弓,弓的弓身十分的精美,每个纹路都泛着金光

    弓弦光芒闪过,五彩的颜色非常的美丽

    它是光芒来源,下面是一片绿林草地,远远看来,像是一片小天地

    花开的异常鲜艳,绿草不仅非常绿还十分的鲜嫩

    到处暖洋洋的,花香微风拂过,舒适清爽

    但作为闻遍药物的初姒儿,她皱了秀眉,发现了不对,这个小天地有问题

    香味中有一种不该有的味道

    花太过鲜艳了,绿草也太过嫩了,暖洋洋不像是真实的环境

    而且香味中的味道有让人丧失意识的香气

    果然到哪都是考验,初姒儿当机立断,从袖中拿出来两件手帕,倒上她自制灵液,给了一块初诗儿,自己把另一块围在了口鼻处

    初诗儿接过也带了上去,从怀中拿出两粒醒神丹,塞一颗给初姒儿,自己服了一颗

    这香味能吞噬意识,她作为玄月的传人,医术差不到哪去

    自然也知道这香味的问题,为了保证万无一失,准备必须做的十分充足

    初姒儿笑的眉眼弯弯:“姐,我们两个在一块,对战力量都是双倍的”

    “贫嘴,走吧”初诗儿嗔了一句,拉着她小心翼翼的往前走

    但那微微弯起的眉角,暴露她的心情,她还是挺开心的

    这关不像前面的,她们猜不出会有什么出现,又将是什么考验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