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惑世双凰 >第二百章 伤了我姐你拿命偿
    “起死回生”初姒儿心情有些沉重,并蒂莲如果能起死回生的话,那她爹娘是不是也可以复活了

    可为什么当时他们没有告诉她们,如果早一点知道,他们也许还活的好好的。

    “是,但这也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并蒂莲是你们出生时凝结而出的,这起死回生恐怕不是对于大众。冷司就是因为知道了我有并蒂莲的秘密,他找我告诉他,我没说,他恼怒将我关了九年之长。”冷黎天点头,也知道她们在感伤什么,便做了一番解释。

    “并蒂莲能起死回生老夫也曾听说过,世人只知其一却不知其二。”冷豫摸了摸胡须插话道,初氏双生目光转向了他,他既然这么说,想必也是知道些什么。

    “并蒂莲,在我们这批人当中是众所皆知的,慢慢到了后来,所有人知道能起死回生,却不知道真正原委。”

    “那你的意思是并蒂莲复活的人还有限定”初姒儿算是听出来了他的意思了,所谓其一其二也不过就是事情被传的没头没尾,乱了罢了。

    “正是,并蒂莲只能复活它的源生体,也就是你们,只有是它的源生体才能复活。”冷豫点了点头,看向她们的目光有些炽烈,没想到在有生之年能看到并蒂莲的源生体。

    还能见到蒂莲圣主的转世。

    “那他们争个头破血流有个什么用”初诗儿无语了,都没他们用的,还争得那么带劲。

    所以说世人就是捕风捉影,自欺欺人。

    “虽说不能起死回生,但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物啊,谁不想拥有一件世间独有的宝物”

    冷豫突然气哼到,觉得初诗儿满是无所谓的话有些生气。

    “哦。那也是咯。”初姒儿耸肩,这个宝物不宝物与她无关,她现在唯一想做的事就是铲除风月宗为初岩报仇。

    “于是冷黎天已经说了原因,你们如何决定”

    不想在拖延时间,她反问冷豫,秘密已经知道了,还需要做什么呢

    “那自然是秉公处理。”冷豫轻咳一声,有些尴尬,差点他都忘了这件事。

    “那就有劳长老主持公道了。”冷黎天拱手作揖,恭敬一拜表示感谢。

    冷豫有些不太好意思的摸摸鼻头,扶起冷黎天说“公道自在人心,老夫也是为了帮帮这个冷府罢了。”

    “行了吧,可以出去了吗”初姒儿挑挑眉,呆在这个房间知道了不少,但还是觉得沉闷。她要出去,赶紧解决完事,去把风月宗的老巢踏平了。

    “嗯。走吧。”冷豫点了点头,是时候出去跟他们说了。

    冷司在外头焦急的等待着几人出来,心里有些莫名的恐慌,在四人出来的时候,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冷司,你说只为教训才把黎天关入禁地九年之长本长老不知是什么错需要如此惩罚”

    冷豫一出来便是刁难冷司,一是恨铁不成钢,二是厌恶他自私的行为,三是为冷黎天讨公道。

    “他屡教不改”冷司还想狡辩,他以为冷黎天不会把那个秘密说出来,毕竟这是他娘用命守护下来的,怎么会因为自己的清白就这么轻易告诉别人

    可是他想错了,冷黎天已经遇到了命定人,他为何不说,是巴不得要说才对。

    “胡闹”冷豫大声训斥打断了他的话“刚刚他已经跟本长老说的很清楚了,是你自私自利动用私刑,我冷府为何出了你这个败类”

    “大哥,你怎么这么说是他是他污蔑我,你不能只信他的话吧”冷司猛的抬头心中一横,像冷豫打起了感情牌,只要冷豫心软了,一切都好说。

    “闭嘴,我没你这弟弟。冷府也没有你这败类,从此刻起你就不再是冷府的人了”冷豫见他还是一意孤行不肯认错,已是寒了心,面对他的感情牌,他狠言相向。

    “你,当真如此狠心”冷司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耳边回荡着冷豫说的话,要将他逐出冷府。

    “你自己自作孽不可活。”冷豫冷哼一声,不在看他,冷府需要的是铮铮铁骨,侠肝义胆,而不是满心算计谋取私利。

    “来人把冷司在祖籍上除籍”冷傅鸿冷漠无情,原本温润的中年大叔脸染上了一层寒霜“陷害冷府有天赋的后辈,除籍算便宜你了,把他拖出去”

    他为丞相,定当公事公办,他为家主,定为家族利益谋划。

    冷司凄凉的一笑“我是做错了什么那个宝物你们会不想要吗我只是做了你们不敢做的事,你们凭什么这么对我”

    “到如今,你还是不知悔改”冷豫冷眼望过去,真是失望透顶“那不是你的东西就不要肖想,多行不义必自毙。”

    “呸。老东西,你也好不到哪去。冠冕堂皇的话说多了都觉得假,谁不想要并蒂莲,你就别装圣人了。”

    冷司嫌弃的吐了口水,很是激动,看着冷豫变了脸色的脸笑道“怎么被说中了吧脸色这么难看,你小子可真是怂,敢想却不敢做。”

    “你就很厉害吗”初姒儿冷着脸走上前,手中拿着玉佩,在空中转啊转,走到冷司面前,突然笑了起来,眼神看向玉佩道“那我告诉你这个玉佩里装的就是并蒂莲,你要是有能力来把它拿走”

    听到初姒儿说玉佩里装的就是并蒂莲,冷司的眼睛几乎是要黏上去去了,手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抢。

    可是初姒儿早就知道会这样,在他伸手的时候,就一个转身躲过了他的触碰。

    冷司再上去抢,周而复始好几次,冷司终于发怒“黄毛丫头也敢耍我,给我去死吧,死了并蒂莲就是我的了”

    “啧啧啧,这话说的有些牵强。”初姒儿摇着头轻叹“这并蒂莲认主啊,不是我不给你,而是我没法给你,你也抢不到,省省力气吧。”

    好心的劝说在初姒儿看来是真心实意的劝他别白费力气的。

    可是冷司看来那就是赤果果的挑衅。

    “看我不撕了你”冷司发怒,灵力暴涨,大有气吞山河之势,冷豫暗道不妙,想去阻止。

    却只见初姒儿现在原地不动,依旧微笑着看着冷司,眼神之中毫无惧意。

    冷司一掌拍下之时,她突然抬头勾唇,长剑出现在手,凰火瞬现,天地之凰,燃尽万物。

    感受到不一般的热气,冷司一个不查被凰火灼伤,迅速退回了原地,手掌心之处尽是烧焦的痕迹。

    “你”冷司现在的表情比见到鬼都还难看,他不敢相信初姒儿居然能有这么厉害的火焰。

    再仔细看了一次感觉与普通的火没什么两样,他再次袭击而去,比上次更是加大了力量。

    初姒儿双手火焰燃烧的更盛,本该退缩的冷司,却更是亢奋,实力也在短时间暴涨不止一点半点。

    这个实力暴涨让初姒儿一时间不察,初诗儿情急将她推开了,生生受了冷司一掌,口吐鲜血跪倒在地。

    初姒儿看到初诗儿受伤,玩心早已消失不见,代替的是杀心。

    而此刻冷司正在为自己的实力暴涨感到非常的高兴。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一次次的攻击初姒儿,被楚媚儿看到了,一时兴起帮了他一下,弹了个特制丹药进他嘴里,入口即化,他还以为不小心吸进去什么东西,没在意。

    只是实力暴涨又如何,初姒儿根本不怕,常年炼药的她也知道他实力暴涨是因为丹药的事,而这个丹药一定是暗处某个人给他的。

    余光扫过了所有地方,最终在一处不起眼的角落看到一个人影,依稀能看出是名女子。

    初姒儿眯了眯眼,敢算计她,她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的

    她拉了一下冷黎天示意让他看那边,冷黎天顺着看过去,看到一个人影,正疑惑只见初姒儿用嘴型说去把她提过来。

    他后退一步,隐藏在人间,而初姒儿则是转移所有人的注意力,骂道“冷司,你竟敢伤我姐,你得拿命偿”

    “哈哈哈哈,小丫头,就凭你还拿不了我的命,他们也救不了你们,,你们两个都去死吧”冷司疯狂的大笑,力量的感觉真是太好了,他现在感觉全身都是满满的灵力,太舒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