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惑世双凰 >第二百零九章 若死还生
    神界,瑶仙府。

    各路的灵修者和神族一员都被邀请到了瑶仙府,为的就是看这瑶池中千年难开的仙莲。

    瑶芙是神君坐下最得力的一名女官,她与陈婉怡却是最为要好的,她喜欢的是神族嫡子慕容尘,本以为自己能成为神后,却不料被慕容绝拿了神君。

    因为陈婉怡她做了让步,只需要是慕容尘的妃子,她就心满意足。

    只是可笑神君慕容绝竟为了蒂莲圣殿的女子自毁修为,堕入凡界。

    这阴差阳错慕容尘又可以继承神君一位统领神族的一切。

    这场赏莲宴她是专门为了慕容尘举办的,只希望慕容尘能领心意。

    望着不远处的仙莲,她勾起了唇角,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旁边突然起了嘈杂声,她转眸望去,一个俊逸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中。

    那深如潭水的黑眸,深邃的眉眼,无暇的皮肤,薄薄的红唇,睥睨天下的眼神。

    看的她羞红了脸,她款款落步,走到慕容尘的面前俯身行礼“天子殿下。”

    “嗯,”慕容尘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轻轻的应了句。

    “赏莲宴能有殿下的光临,真是蓬荜生辉。”瑶芙控制不住的嘴角上扬,说着恭维的话。

    慕容尘目光闪了闪“久闻仙莲的美,亲自来目睹一番,不负美景,更不负佳人相邀。”

    “殿下这边请。”瑶芙故作娇羞低头偷笑,转开身给他引路。心中却是无尽的喜悦,似乎对自己的目标更有信心了。

    慕容尘看着她前面的背影,心中一阵讽刺,嘴角也微微泛起弧度,目光冷成了寒冰。

    随着他落座,其他人也渐渐落座。

    “仙莲是我一天一天用元力精心育养的,如今已是最佳时期,我想这花开的一定是很美的。”

    瑶芙自信的介绍着自己精心培养的莲花。

    只是仙雾散去,大家望过去之时,却非想象中的美妙绝伦。

    本该仙气渺渺的莲池,覆盖着一层血色,而所有莲花中央多了一朵血色的红莲。

    定睛看去可以看到,那朵莲花是一朵并蒂莲,可是却少了半朵。

    瑶芙惊呆了,一时间不知所措,她精心设计的场面被这个突发状况,打乱的一败涂地。

    她根本不知道这朵莲花到底是从何而来,为什么出现在她这里。

    慕容尘看到那朵莲花,目光闪过惊奇,伸手将那朵莲花取了过来。

    看到莲花上的血,还有浓重的血腥味,他皱了皱眉。

    又用元力一吸将覆盖在莲池上的所有红色雾水收了回来。

    在他靠近那朵并蒂莲的时候,一抹金光覆盖整个瑶仙府,刺眼过后,慕容尘却发现自己手中拿的不是一朵莲花,而是一个女子。

    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子,抬头看向她的容颜,那是绝色都无法形容的容貌,因失血过多而显得苍白。

    慕容尘莫名有些心疼,皱眉,抱着这个女子一闪消失了。

    瑶芙都来不及叫住他,出了这个插曲,她瑶芙已经无人问津,请来的人也走的差不多了。

    瑶芙一下子瘫倒外地,自嘲的笑。

    “仙子。”一名婢女小心翼翼的试探上来。

    “什么事,”瑶芙擦了擦眼泪,慌忙站起身,故作优雅的道。

    好在她什么都没说,不至于出太大丑。

    “奴婢有事要跟您说,关于神女的。”小仙婢细声细语的道,显然有些害怕。

    “婉怡她怎么了”瑶芙奇怪,她不是去凡间了吗以她的实力不可能出什么事吧

    “神女大人在凡间杀生太多,被守界神使关入了临河之地。”

    “要我去救她”瑶芙冷笑,她不听她的劝,非要去凡间杀人家,该受点苦了。

    但她还是给了仙婢回答“我会想办法的,你告诉她不要着急。”

    小仙婢也是个机灵为了让瑶芙尽快她又道“神君和魔尊被主神带了回来,想必很快你们就要见到了,仙子您慎重考虑。奴婢告退。”

    小仙婢离开之后,瑶芙脸色有些难看,这算什么算是警告她吗

    救,行啊,她救,怎么不救她要让她看着她登上神后之位

    好姐妹,上次我让了你,这次我该为我自己争取了

    要救她只能去找慕容尘,咬了咬唇还是下了决心去慕容尘的安澜宫。

    路上却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

    “听说神君就要回来了,是不是蒂莲双子找到了”

    “可不一定,神君还有魔尊是被主神带走的,我看是凶多吉少。”

    “除了这个,我还听说,咱们的神女和魔族的郡主被守界神使关入了临河之地。”

    “这是真的。你们知道为什么吗是因为她们杀了太多凡人了。”

    “没错,据说里面还有一对双生子,你们说会不会是当初的蒂莲圣主”

    “别瞎说,快走,这件事不能乱说。”

    此话一出所有人连忙噤了声,匆匆散了。

    瑶芙停住了脚步,蒂莲圣主,看来陈婉怡下界是找到初氏双生的转世了,否则也不会大开杀戒了。

    可是那个女人是谁

    她想起了刚刚莲池出现的女人,还有那朵血色的莲花,还是并蒂莲

    难道

    不可能

    瑶芙连忙否认了自己的想法,还是先去找到慕容尘来帮忙重要。

    慕容尘把初诗儿带回了自己的宫殿,命人给初诗儿洗干净了身上的血,换了身衣服。

    这才给她疗伤。

    只是她的伤实在是太重,根本无法一时间治好。

    慕容尘叹了口气,撩开初诗儿的头发“一千多年,你竟然是这样子回来,当初你不倔强是不是会好点。”

    初诗儿一直陷于昏迷当中,却有感觉有人在帮她疗伤,有一道很无奈的声音在耳边。

    “哥哥,这里有个人。”

    在神界的上清山下,一对兄妹路过河边,小丫头白苏看到了河边躺了个人,她连忙叫道。

    跑过去一看,看到初姒儿浑身是血的躺在河边。

    她把手放到了初姒儿的鼻息的位置,感受到了呼吸,她又喊道“哥哥,她还有气,我们把她救了吧。”

    “苏苏,你这丫头,又不听话了,万一是外人呢。”白哲无奈的走了过去,刮了刮白苏的鼻子。

    看到受重伤的初姒儿,忍不住皱了皱眉,心里奇怪,是谁把她伤成这样的

    没有多想,他把初姒儿抱了起来,牵着白苏回了自己的住所。

    白哲小心翼翼的把初姒儿放到床边,吩咐白苏去拿一件他的衣服过来。

    白苏才十二岁,可是已经很懂事了,她的衣服初姒儿穿不了,所以只能拿白哲的了。

    等衣服拿来以后,白哲已经把水端了过来,秉承着男女授受不亲的原则,他离开了房间,让白苏去给初姒儿擦身体换衣服。

    白苏人虽小干活却不赖,不仅把初姒儿身上的血迹擦的干干净净,还十分利落给她换上了衣服。

    她端着已经脏了的水出去,就看到白哲带着医师过来了。

    神界的医师是个普遍的职业,随手一拉就能找到的,最稀有的职业是炼药师。

    高级炼药师满大街的是,但是圣阶炼药师却是寥寥无几。

    这个医师这片山上最有名的医师,白哲把他请来也是废了一番功夫。

    医师给初姒儿把脉的时候,一直在摇头,不停的叹气,最后他收回了手对白哲说“白小子,你这个人老夫无能为力啊。”

    “医师您是这里最厉害的医师了,能不能想想办法”白哲实在不忍心床上打女子就这么死了,不管怎样他都要试一试。

    “白小子不是老夫不救,这丫头经脉寸断,内息混乱,本该早已死亡了,不知道什么原因她还留着一口气。”医师为难得罪的摇摇头,不是他不救而是他没法救。

    “那您知道有什么办法救她吗”白哲看了一眼初姒儿,心里下了决心一般。

    “暂时没有办法,你可以去天禄阁看看。”医师摇了摇头,拍了拍白哲的肩膀,道“白小子你别这么烂好人,这丫头是救不活了,你就别强求了。”

    说完无奈的叹了口气,没要诊金便离开了。

    白苏轻轻的走了进来,看着初姒儿又回头问白哲“哥哥,真的救不活了吗”

    “可是我不想她死。”白苏红着眼眶抱住了白哲,到底终究是个孩子,再怎么坚强也抵不过孩子心性。

    她喜欢初姒儿,她不想死,可是初姒儿还是无法救活,她心里很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