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惑世双凰 >第二百一十一章 霸气挑衅
    “诶,着什么急。”慕容尘再次拦住她,无奈的道“慕容绝一直就没有回来过,你怎么找他”

    “没回来”初诗儿不太相信,她明明看到他们回神界了。

    “本殿下还要骗你不成”慕容尘有些不悦,却未发作。

    初诗儿沉默不答。

    慕容尘则是自顾自的说“不过,我想知道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问题怎么这么多”初诗儿最讨厌刨根问底的人,就算是她的救命恩人也不能问的这么清楚啊。

    “在你眼神里,我看得出你认识我。”初诗儿直言不讳,慕容绝和他是兄弟,并且她前世身份是蒂莲圣主,他不可能不认识。

    而且他眼里明明就是认识她是谁,装作不知道罢了。

    也不难想象,如果她不是蒂莲圣主的转世,凭他的身份怎么会救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

    “这般自作聪明会害了你的。”慕容尘无奈的叹了口气,没有否认。

    “我只做我该做的事,其他一概不顾。”初诗儿微微仰头,正眼直视着慕容尘,与他四目相对,毫不闪躲。

    “没心没肺的丫头。”慕容尘先移开了眼,心里有些忧伤,就是因为这个她从来就没在意过他的情意。

    “谢谢,我要离开了。”初诗儿得体的笑笑,转身就走。

    慕容尘想拦,外面却有人慌乱的嘈杂声,还有人匆匆忙忙跑过来禀告“天子殿下,神君大人回来了。”

    他还没有继位,神君自然是那位了,慕容尘脸色难看了许多,好不容易他才找到她,这个煞星怎么又来了。

    “回来了就回来了,慌慌张张成何体统。”他把情绪隐藏的很好,训斥完下人才慢悠悠的去了大殿。

    初诗儿跟在他的后面。

    慕容绝在大殿中央,脸色像纸一样苍白,气息也有些微弱,身上若隐若现有些血痕血迹。

    初诗儿看到他这般模样皱了皱眉,这是经历了一场大战的节奏谁和他打

    “五弟,你这是什么情况”慕容尘悠哉悠哉的走进去,丝毫不因为慕容绝受伤如此严重而动容,仿佛是在聊家常。

    “小伤没事,劳烦大哥过来了。”慕容绝冷笑着回应,苍白的脸怎么看怎么有些牵强。

    当他抬头看向慕容尘的时候,余光看到了后面的初诗儿,他震惊了,愣在了那里。

    看到慕容绝愣了,慕容尘突然得意的一笑,拉过初诗儿对慕容绝挑衅说“五弟,你看看这名女子是不是有点像一个人。”

    慕容绝根本不理他,眼神一直看着初诗儿,没有不敢置信,也没有生气,只是定定的看着她。

    初诗儿才不搭理他,但也不代表她会让慕容尘为所欲为。

    她伸手将慕容尘放在她腰上的手拿开,后退一步道“慕容尘,自重。”

    “诗儿,过来。”慕容绝本就苍白的脸黑了半边,显得有些可怕,他眼神正死死的盯着她和慕容尘。

    可初诗儿却撇了撇嘴,眼神都不给他一个“不去。”

    “过来。”慕容绝加重了声音。

    初诗儿轻哼不回答。

    见她不过来,慕容绝也差不多猜出来她是有多生气了,只好无奈的自己过去。

    大殿中央的仙人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看到初诗儿如此放肆,慕容绝不但没生气,而且还好脾气的自己过去。

    一到初诗儿面前,他就拉过她的手,将她拽离了慕容尘几步远,毫不掩饰的防备。

    “不许跟他走那么近。”慕容绝对着初诗儿小声的警告着,模样很像是怕被别人抢了玩具的孩子,很孩子气。

    初诗儿无言失笑,这种情况她反而不知道咋说了。

    “五弟,你这说的什么话,她可是我救回来的。”慕容尘皱眉,很不高兴慕容绝跟初诗儿站在一起,旁若无人的样子。

    “大哥,你要是心疼这个药材费,我大可还你,但是她是我的。”慕容绝抬头对上他的眼神,两人针锋相对。

    “不是你说了算,她我也要定了。”慕容尘不想放过这次机会,慕容绝这么小心翼翼的护着她,而她一脸茫然的样子,他或许知道了初诗儿还没有恢复记忆。

    他还有机会去追求。

    “你们把我当什么了”初诗儿不耐烦的拨开慕容绝的手,退后了两步,离他们两个都远了点“没事我先离开了。”

    说着她就想转身走人,这个气氛实在是太压抑了。

    “你不是要找他吗怎么又不说了。”慕容尘出声叫道,以为初诗儿会回来,可是却听到初诗儿说“没事了,不想知道了。”

    慕容绝想追出去,可初诗儿根本不等他,一转眼就不见人了。

    然而眼前却是来了一个人,瑶芙莲步款款,出声叫住了慕容绝“拜见神君大人。”

    “起来吧,让开一下,本君要”慕容绝看都不看她一眼,象征性的摆了摆手,让她让开他要去追初诗儿。

    “神君大人,瑶芙有事找您和殿下商量,能否听一听”瑶芙牵强着嘴角故作优雅的道。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本君有事。”慕容绝不想听什么琐事,他只想去找初诗儿,问问她们是怎么了,怎么突然来神界了。

    “瑶芙既然有事,五弟何妨不听听,这大事万一耽误了什么,让这神界众人如何想”慕容尘走了出来,说的道义凛然,可安的什么心两人都心知肚明。

    看到其他人的目光,慕容绝收回了寻找的视线。

    “那边走吧。”

    魔界。

    黑衣女子再次把风无宸送回来了魔界,风无轻正坐于大殿之中。

    看到风无宸半死不活的样子,整个人都惊讶了,才出去一时半会,人咋就这么颓废了。

    “把他照顾好。”黑衣女子冷冷的落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风无轻命人把风无宸安排好,看到黑衣女子要走,他上前拦住“姑娘救了他一命,无轻无以为报,还望姑娘留下姓名,他日有事无轻一定赴汤蹈火。”

    “不需要,我本就是来还债的,这是我欠她的。”黑衣女子瞥了他一眼,无动于衷的继续往外走,不打算留下任何信息。

    “那能否问一句,那个她是谁”风无轻直觉觉得这个她是不是风无宸,风无宸多年在外,并没有结识多少厉害的人。

    “初姒儿。”黑衣女子转头轻飘飘的给了个答案,不在逗留。

    风轻轻吹过,那句淡淡的初姒儿又让风无轻心里起了涟漪,回到风无宸床边他的怒火蹭蹭的涨。

    “风无宸你个混蛋,她的情你还怎么还”

    “不是说去找她吗你找来的人呢把自己弄得半死不活的,还要别人来操心。”

    “你怎么不去死呢,自暴自弃算什么”

    风无轻越骂越激动,甚至想抄家伙砍人了。

    却只听到风无宸一阵猛咳悠悠转醒的模样,苍白如纸,嘴巴因缺水而干裂。

    “你把我打死吧。”声音有些沙哑毫无生气可言。

    “我也想让你死,可是你要是死了,万一她们会伤心,我不敢。”

    “不会的。”风无宸轻轻扯唇。

    风无轻终于想一拳砸过去,刚刚砸到他的胸口,风无宸却是口吐鲜血,一时昏迷。

    这状况吓傻了风无轻,他连忙给风无宸把脉。

    气息混乱,精气乱窜,流淌在经脉的灵力,肆虐暴动。

    身上也有好几处伤口好似受了天罚一般。

    他看到这一身伤口之后,说不出话了,风无宸这丫的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还一直强忍着不说。

    上清村。

    白哲带着酒修快马加鞭的回到了小房子里。

    看到白哲回来,白苏立即迎了过去,眼神亮晶晶的,白哲回来了那就是初姒儿可以受到医治了。

    “嘿,白苏小丫头。”酒修看到白苏出来,热情的打招呼。

    “哥哥,酒修哥哥好。”白苏激动的扑向白哲听到酒修的话,不好意思的叫了句。

    “小丫头还是这么可爱。”酒修很喜欢她这个样子。

    “你来救姒儿姐姐的吗”白苏眨了眨大眼睛,一脸天真。

    “她醒了吗”白哲听到白苏叫姒儿,猜测她应该是醒了。

    “她醒了,刚刚又晕了,哥哥你们快去救她。”白苏乖巧的点了点头,又急忙拉着酒修去给初姒儿医治。

    “哲,你居然让我来救女人,这女人是什么人物”酒修听了却是一脸大惊小怪,好似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