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惑世双凰 >第二百二十七章 父子离心
    “您的反抗是无效的。”戈劝道,看着他一次一次被弹回来,他心里也不开心多少。

    “那也好过去见他们”君卓渊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大的怨念,但是他这个根本不用意识都是排斥的。

    “你要是真的讨厌,你可以不在意,只需要听我们说,至于你管不管是你的事。”

    见他反应这么大,男子只好无奈的叹口气,算是让了一步。

    君卓渊激动的情绪缓和了点,看向男子他道“我可以听,但我不会踏进这里一步,至少现在不会。”

    这句话是从心里跑出来的,他不知为什么这么排斥,从心而为了。

    “可以。”男子再次让步,扬手在周围弄了个结界,此刻里面只有他们三个人了。

    “要说什么赶紧说。”君卓渊看他这样冷哼一声,什么事还不能让别人听见了,突然头有一阵眩晕,忽然又没了,他就没在意。

    “你的身份你知道了吧。”男子看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道。

    “我不知道。”君卓渊撇头,什么劳什子身份他不知道。

    男子疑惑眼神望向戈,戈连忙解释“属下没有向他提及,只是告诉了他他姓初。”

    这样一解释男子也算是了解了情况,点了点头,继续问道君卓渊“初姓你应该不陌生吧。”

    “那又如何”君卓渊瞥了他一眼,并没有否认他的话。

    “那你一定不知道它的由来吧。”男子微微一笑,有些向往的说道“初,乃大地之初始,所有事物的最初,也象征着一切。”

    “呵,解释的这么好,又不是只有你们蒂莲圣宫的人才姓初。”君卓渊冷笑,初姓在他认识到他的时候就莫名排斥,但是他想到了凡间的初岩还有初氏双生。

    “你以为没有我的同意,她们能姓初吗”男子似乎猜出了他的意图,索性点透说了出来。

    “说的你很伟大一样。”

    这幅语气君卓渊最厌恶了,仿佛自己高高在上,什么都是施舍一样。

    就像突然他低下了头,整个人浑身一颤,再抬头之时,眸子里的光变得更凌厉了。

    “凡间所有大陆只有她们姓初。”没有理会君卓渊的讽刺,男子继续说了起来。

    “因为她们是蒂莲圣主,你的试验品是吧。”君卓渊突然换了个人一般,双手环胸冷冷的看着男子。

    “苏醒了”男子不恼,像是在跟老朋友打招呼一般。

    “呵,老家伙,你让我苏醒有什么好处”君卓渊就不懂了,好好当你的主神不挺好吗,折腾什么幺蛾子,还非得把他揪出来。

    “你难道想一辈子躲在这个凡间壳子里”主神挑眉,这个凡人的身体确实和他长的一模一样,而且资质还不错。

    重要的是他居然一直栖息在这个凡人身体里,而他却一直没有找到,前几日才感觉到他的气息,莫非

    君卓渊低头看了一下自己,准确来说是这幅壳子,刚刚被他刺激了他突然醒了,而且苏醒后,原来的凡间灵魂就会陷入沉睡。

    果然他的气息还是能影响他。

    “你还是放不下那件事,太过在意她们了。”男子见他这副模样无奈的摇了摇头。

    “难道像你一样吗冷血无情,那当初何必”君卓渊抬头冷冷的眼神,讽刺的笑容,指责的目光,控诉着男子做的事。

    “她们是大自然形成的,突如其来的变数。”男子垂下了眸子,语气中带着些许无奈。

    “天地间孕育出来的,你不是吗他们不也是吗凭什么是她们”

    这个理由不足以让他信服,更不足以给他开脱。

    “你不过是怕她们夺了你主神的位置。”

    “胡说八道”男子立刻板起了脸怒斥。

    “怎么恼羞成怒了”君卓渊昂首挺胸毫不畏惧,语言更是猖狂。

    “两个小毛丫头,我为何所惧”男子冷哼,很是不屑。

    “但是你做了”

    “初子渊这是你对我说的话吗”男子声音拔高了,压下了初子渊的声音。

    “初擎,这是你自作自受应得的”初子渊冷漠的眼神刺痛了初擎的心。

    “我们父子真的要走到这一步吗”初擎低下了头,不知道是在问他自己,还是在问初子渊。

    “当你为了自己的利益,剥夺了别人的权利,你就不是我父亲了。”初子渊眼神并无波澜,初擎的示弱没有起一点用处,说完,他就转身要走。

    初擎心知他不会在原谅他,扬手把结界撤了,看着他离开的背影,道“她们在神界,如果她们能重新壮大回蒂莲圣殿,我会亲自给她们道歉,如果不能,那我的做法只是除去了两个废物而已。”

    这句话让初子渊停下了脚步,但他没有转身,定定的在那里站着,沉默了半晌才道“她们会成功的,她们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弱。”

    “但愿如此吧。”初擎望天,手中结出一层光晕,在空中画出一个莲花图案,随即莲花图案跑向了初子渊。

    “我知道,君卓渊只是你的七魄之一,你们只需要融合在一起,你的实力就能恢复如前了,就当我做的一件补偿吧。”

    这是刚刚他的猜测,但结合之前的反应还有他的身体状况,不难猜出了。

    初子渊没有说话,初氏双生魂飞魄散的时候他没赶到,没了他们他一直怪罪于初擎他们。

    一气之下抽离了自己的一丝灵魂堕入了轮回。而自己重创的元神就一直栖息在了这具转世的身体里。

    所以可以说,君卓渊就是初子渊,初子渊就是君卓渊。

    当那朵莲花落入他的身体之后他突然觉得身体轻盈了许多,本是受着重伤的身体,现在好的差不多了,而且灵魂也十分契合。

    感受到身体的变化,初子渊淡淡的道了句“多谢,后会有期。”

    “当初是我不对,你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吗”初擎喃喃的看着初子渊渐渐消失的背影。

    “主。”戈有些为难的看着初擎,初子渊的心情他理解,会说出这么伤人的话,心中的厌恶也是非常深,可是如此,该怎么安慰初擎他却不知道了。

    “算了,你去忙吧。”初擎叹了口气,他明白他,说了的事是不会变得,他不奢求了。

    “公子总有一天会原谅您的”戈想了半天也只有这句话说的出口,毕竟没有谁家的父子是一辈子的仇人。

    “我。真的很讨人厌吗”

    初姒儿听到声音不禁蹙了蹙眉,这只神经病怎么来了。

    “你是谁”程安没见过他,敢出来给白零出头,这是活腻歪了吗

    “我,散仙一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美大叔摇着扇子,一双桃花眼笑的弯弯的。

    “没有宗门,参合什么宗门的事,去去去,不懂规矩。”程安一听是散仙,又嚣张起来了,当初还以为是神盟的人,还有点顾忌,既然是散仙他还怕个屁。

    “公平即是公平,与宗门无关吧”美大叔一脸奇怪的看着他,说的一本正经。

    “是无关,但这是宗门弟子比试,由不得你个外人品头论足。”程安气焰更嚣张了,美大叔不着痕迹皱了皱眉。

    不就几年不在,现在的小伙子一个个都那么心高气傲的样子,不中用不中用。

    很无奈的一直摇着头,看向程安的目光是无尽的怜悯。

    “势利小人,就知道找茬,不成气候。”

    “你”程安气急,大庭广众被人说不中用,怎么也气不过,但是又不能先动手。这样的话会落人话柄。

    “闭嘴吧。”初姒儿打了个哈欠,说的她都想睡觉了“你说我故意的,你去找评委说啊,跟我吵有什么用”

    随即他又问主持员“你还比不比了,不比我回去睡觉了。”

    什么破事都找茬,烦不烦,这个什么坡宗门怎么竟是奇葩。

    主持员连忙喊道“白零胜,下一场,陈宿对战白零,最后的对决,不知是哪个宗门获胜”

    程安是出了名的小霸王,他不让继续他都不敢继续,可是看这个白零也不是好惹的主,能把程安气成这样。

    白了一眼程安,索性点住了他的哑穴,笑了笑说“你话有点多,先闭会嘴,到时候,我不介意你去告状的。”

    程安只能眼睛瞪着初姒儿离开了,想要说的话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在心里想,白零我要把你碎尸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