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惑世双凰 >第二百三十八章 你这丫头
    风无宸被她陌生的眼神还有陌生的语气惊住了,他整个人都错愕了。

    他有那么一瞬间以为她不是姒儿,因为姒儿不可能不认识他。

    但是她有血莲,这世间除了初诗儿就只有初姒儿有血莲了,何况她们两个的血莲能融合,所以她就是初姒儿。

    可是眼前的一切超出了他的想象。

    “姒儿”风无宸有些不甘心的唤了句,他不信初姒儿会把他忘了。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初姒儿眉头蹙的更紧了。

    她的名字自从来了玄月宗就没有在用过了,他怎么知道的

    “姒儿”初诗儿走上前,轻轻的唤道,手在她的脸上抹了一层东西。

    初姒儿改变的脸型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一张和初诗儿简直十分相似的脸呈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小徒儿原来你就在我的身边啊。”玄月看到这张脸,一下子激动起来了,颤抖的手去握住初姒儿的手。

    “姒儿,原来你就是白零”慕挽月从风无轻怀中离开,站在初姒儿的面前,眼泪不自觉的溢上眼眶。

    慕容绝和风无轻站立一边没有说话,可是他们的眼神不会骗人,初姒儿明显的知道他们都认识她

    “你们”初姒儿推开风无宸,自己颤巍的站起,一一扫了他们一眼,最后求助于一旁的白苏。

    风无宸被推开,怀抱中人儿已经离开了他,心里有些空落的感觉,怀中凉凉的,又或者说心里凉凉的。

    “苏苏,你告诉我,他们是谁”

    白苏被点名,提心吊胆的走了过去,这旁边的没有一个人不是身份高贵,亦或者是实力超群之人。

    “姒儿姐姐,我也不认识她们。”白苏摇了摇头,不她也知道她们是谁,只是看她额头泛红光过来的。

    “你叫初诗儿”初姒儿见她的模样也知道她不知道,于是她转向了那个名字和她很像的女的。

    “对,我是。”初诗儿激动点了点头,对于她的点名,她还是很开心的。

    “你知道刚刚发生的所有事对不对”

    初姒儿不知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她隐约看见她都在场,所以她一定知道。

    “姒儿,我是你姐姐啊,他们都是你的好朋友啊,你好好想想。”初诗儿上前握住她的手,有些焦急想让初姒儿快点想起来,她找了她这么久,可谁知她就在她的身边。

    “你们凭什么认出我的”初姒儿看着初诗儿,没有放开她的手,她没了记忆,这些人眼中的担心和真诚她看的出来是真的。

    “你和我都有一朵红莲,这是除了你和我之间,再无他人有。”初诗儿靠近她,额头对着她的额头,两人额头相靠的时候,隐约有一丝红光出现。

    “可是我为什么会失忆”初姒儿摸了摸额头,低垂了眉眼,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她知道她有别的身份,可是她就是想不起来,他脑海里有很多画面和很多东西。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学什么都那么快,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什么都会一样。

    但是她知道,这些都不是与生俱来的。

    “姒儿姐姐,这件事,只有我和哥哥知道。”白苏纠结了很久,终于选择说出来。

    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白苏的身上。

    “苏苏,你有什么事都说出来吧。”初姒儿本来就知道,白苏有事瞒着她,而且这些事都是关于她的,她没过问过。

    她只是心疼,这些事她一个小丫头为了她的安全,隐瞒了那么久。

    “辛苦你了,你说出来吧,别再隐瞒了”她伸出手抱过白苏,手温柔的揉着她的头发。

    “姒儿姐姐。”白苏红了眼眶,抽噎的说“这事,还是让哥哥来说吧。”

    “白哲吗”初姒儿望了望天边,悠悠的叹了口气“那就回玄月宗说吧。”

    说走就走,不带一丝拖沓。

    风无宸他们的出现,在宗门所有人的眼前都觉得是神话的存在。

    可不曾想他们今天都见过了,就在眼前。

    只是他们没有说一句话,因为,慕容绝出现的时候,给了他们一个杀人的眼神。

    待多了神界的都知道,神君不喜欢嘴碎的人。

    以至于他们出现的时候,现场却是鸦雀无声。

    悄悄地来,也悄悄地走。

    当然这只对于慕容绝他们了。

    玄月宗的人速度很快,立刻就把白哲请了过来。

    “姒儿。”白哲进来第一句便唤了句姒儿,语气夹杂着无奈,他知道她找他是因为什么。

    可是他的眼神还是忍不住落在她的身上。

    若他说完,兴许他再也见不到她了。

    “哲哥哥。”初姒儿熟悉的唤了句哥哥。

    她心里怎么都觉得哥哥比较适合,因为他就像个哥哥一样护着她。

    “这么快”白哲听到她这句哥哥,心里苦笑了一下。

    眼神触及到风无宸一旁拽着初姒儿的手,他心里已经了然了。

    怕是这位就是她失忆前重要的人吧。

    风无宸不满的瞪了眼白哲。看什么看这是我媳妇

    “姒儿,你想知道,我都告诉你。”风无宸的动作,白哲自然看到了,只是淡淡的苦笑一下。

    抬头假装一本正经跟初姒儿说。

    “我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失忆”初姒儿根本没看到他们两个的小动作,她只想知道她失忆的。

    “这个说来话长了。”白哲轻叹一句,抬头有些怅然若失。

    “哥哥。”白苏眼眶红红的看着白哲,忍不住的心疼。

    因为她知道白哲的想法,可是他们两都知道不可能。

    “苏苏。别哭。”白哲低下头,对着白苏摇了摇头,微微一笑。

    “当初我救你的时候,是在河边。你浑身是伤,没有一处完好无损的。”

    “啪”风无宸拿着水杯的手突然一用力,整个杯子就被他捏碎了。

    血染红了他的手,可他却毫无感觉“姒儿,她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

    风无宸眼神仿佛要吞了白哲一般,神色非常激动。

    初姒儿连忙把他拉住“喂,他救我,他肯定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啊你瞎叫什么”

    “”风无宸乱了的意识突然醒了过来,乖乖的回到她的身边不说话了。

    初姒儿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无奈的叹了口气“哲哥哥你继续说吧,别管他。”

    这句话让风无宸很憋屈,想说话又不敢说,怕初姒儿一个生气不让他待着了。

    慕容绝和风无轻看着他那憋屈的样子,忍不住想笑。

    初诗儿拉过初姒儿,认认真真的给她检查了一遍,这才放下了心,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这时慕容绝凑到初诗儿的耳边说“诗儿,我记得我看到你的时候,你也是遍体鳞伤,你们两个在凡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个以后再说。”初诗儿撇头,没打算说。

    只是她心疼,她的命比姒儿好多了,它幸运的遇到了慕容绝。

    可是姒儿却没那么好的运气,白哲看也不是什么大能,她肯定受了不少苦。

    “把她救回去以后,我找了所有人,都没办法救活她。”白哲有些黯然神伤,诉说着一件他不想说的事。

    “无奈之下我回到了白家,找了我最好的朋友,酒修,求他救她,可他不愿意。”

    突然他失声笑了起来“没想到这丫头性子挺倔,一下子惹起了酒修的性子,让他非治不可。”

    “或许是她命不该绝,酒修在赌气下还真的把她治好了。可是白家药物毕竟不是上等的,酒修也没有那么高的修为。

    所以她失去了记忆,身体也大不如从前。”

    “这些事,我们都提前跟她说过了,她也知道,她在治疗之前跟我们说,让我们帮忙找一个叫初诗儿的,还有风无宸,还有一只神兽,叫小白。

    我找了几个月,只打听到初诗儿,可是初诗儿在神盟,她就是因为神盟的陈婉怡所伤,于是我没有去找她。

    想找个时机,无奈一直没有等到时机。

    只是没想到这么快,你们自己找来了。”

    白哲一口气说完,眼神有些对以前的向往和留恋,以前和初姒儿相处的日子其实挺难忘的。

    “所以你让白苏和我来宗门,就是为了让我离他们近一步吗”

    初姒儿看着他有种莫名的心疼,他做了太多太多了。

    白哲点了点头,没在说话,该说的已经说完了。

    “白哲。”初诗儿走了出来,真诚的向他鞠了一躬“谢谢你,这么对待我的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