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惑世双凰 >第二百四十五章 恢复记忆
    慕连城惊讶的抬头,带着不敢相信还有期盼的看着她“你能帮我找到他们”

    “有一个好消息,还有一个坏消息你要听哪个”

    初诗儿垂了垂眸子,看着他希冀的眼神,她突然感觉有股负罪感。

    慕奕阳因她们而殒命,现在人家父亲正一脸期待的看着你,任谁都觉得扎心。

    “坏消息。”慕连城看着她不像是在开玩笑,迟疑了一会选择了后者。

    “坏消息就是。”初诗儿扫了他一眼,没发现过激的表情,才缓缓道“慕奕阳已经死了,对不起我们没保住他。”

    初诗儿诚恳的道歉,让慕连城不得不相信这件事。

    “他怎么会死”他心里数不尽的哀伤,好不容易听到亲人的线索,却又听说人已逝,起起落落的情绪任谁也受不了。

    “这个”初诗儿抿了抿唇,向他简单说明了下当时的情况,还有慕奕阳的事。

    “我可怜的儿啊”慕连城悲痛的扶着额头,心里懊悔无比,伤心了好一会,他突然想起还有个好消息。

    “那好消息呢好消息是什么”

    他急切的想知道好消息,还存在着一丝侥幸的希望。

    “好消息就是你的女儿已经来神界了。”初诗儿不敢迟疑。慕连城的情绪已经接近疯狂了。

    “她,她在哪”慕连城惊喜的四处寻找,还好还好,他还有女儿,否则他就没脸面见他的妻子了。

    “她就是慕挽月。”初诗儿扶住他因为激动而颤抖的身子,慢慢的透露慕挽月的事。

    “挽月,挽月。我早该想到的”慕连城默念了两遍,猛的拍了下头,懊恼的责骂自己“我这就去找她。”

    这时慕挽月正在照顾不停冒冷汗的初姒儿。

    “酒修,你行不行啊,她怎么一脸那么痛苦的表情”

    慕挽月看着初姒儿苍白的嘴唇,在睡梦中都一副不安稳的样子,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哎呀,我这不是在找办法吗”

    酒修被吼得一脸烦躁,他也想找办法啊,可他就是没办法啊

    看着初姒儿一脸不安稳的模样,他看着也心焦。

    “你们出去吧。”玄月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了,对他们说道。

    “是。”酒修和慕挽月看到玄月来了,仿佛看到救星一般,连忙退出了房间。

    看着初姒儿一直皱的眉头,玄月叹了口气“丫头,你这辈子是遭的什么罪。”

    手中银针乍现,以诡妙的施针方法,再次给初姒儿扎针。

    慢慢的,初姒儿皱着的眉头渐渐平缓了。

    痛苦的表情也好了很多。

    “丫头,快醒来吧,你遭得罪是该让他们还了。”玄月手心一点红光送入了她的额头。

    床上的初姒儿苍白的脸依旧倾城绝色,毫无血色的嘴唇动了动。

    然后又陷入了沉睡。

    “月儿”

    慕连城来到初姒儿的厢房,就看到了门外的酒修和慕挽月,他试探性的喊了句。

    闻言酒修和慕挽月同时回头,一脸惊讶的看着他。

    “宗主。”酒修尊敬的行了一礼。

    “酒少侠,慕某有事找月儿相谈,可否回避”慕连城回应一礼,商量着说。

    “好说。”酒修点了点头,立即选择了回避,只是临走之前有些疑惑的看着慕挽月,嘀咕了句有什么事

    “慕宗主有何事相商”慕挽月看着酒修走了,这才问道慕连城。

    “月儿,我是你爹啊。”慕连城激动的拉住慕挽月的手,眼神中带着悲伤还有愧疚。

    “我爹”慕挽月瞪大了眼睛,简直是目瞪口呆。

    她爹是玄月宗的宗主,这特么不是在逗她吧

    “对啊,我是你爹啊,当初我为了求学将你们母子三人丢下,你们都在怪我对不对”

    慕连城点了点头,看着慕挽月一脸被吓到的表情,他表情更受伤了。

    “从小到大我都知道,我有个爹爹已经飞升上界了,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他。”

    慕挽月垂下了眉眼,神色哀伤,父亲二字是她心里的一道疤。

    “我知道你不肯相信,可是我没有骗你。”慕连城知道这个消息谁都会接受不了,所以他没有逼慕挽月做出反应。只是把流云山庄的一样信物给她。

    “你是怎么认出我的。”慕挽月看着信物不争气流下了眼泪,却不得不相信,她抬头抽噎着问。

    “你的朋友初诗儿问我的,她告诉我你就是我的女儿。”

    慕连城如实禀告。

    “她怎么知道”慕挽月怔了怔,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怎么知道的

    “你那个朋友不是一般的身份。”慕连城见慕挽月惊讶的表情,显然知道初诗儿是没有告诉她了。

    “她的确很不一般。”慕挽月点了点头,这一点她比谁都清楚。

    “傻丫头,爹好不容易找到你,让我好好补偿你吧。”慕连城揉了揉慕挽月的头,心疼的看着她。

    “哥哥他”慕挽月欲言又止。

    “傻孩子,我已经知道了。”慕连城再次叹了口气。

    “我”

    “不必说了,过去的就过去吧。至少你还在。”慕连城阻止了她说话,有些事不必说太清楚。

    “好”

    “初姒儿,你个叛徒,你竟然帮助魔界的跟我作对,你还当我是你父亲吗”

    “姒儿,你快走,主神他不会放过你的。”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都不赞同我,魔界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坏人啊。”

    “姒儿,神魔殊途,你别傻了。”

    睡梦中的初姒儿突然发现很多人在指责她的不对。

    她睡得很不安稳,被抚平的额头再次蹙起。

    “主人,我走了,你要保重。”

    初姒儿看到小白正一脸失望的看着她,嘴里说着告别的话。

    “小白,不要走好不好。”

    她试图乞求小白别离开,可是小白却是一去不复返,头也不回。

    她瘫坐在地上,喃喃道“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走”

    “初姒儿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偷并蒂莲把并蒂莲交出来”

    突然一只大手向他靠近,伴随着主人的气急败坏,仿佛真要至她于死地。

    她连忙爬起来,就要跑,可是发现她跑不过,手扣住她的脖子,力度非常之大。

    “把并蒂莲交出来”

    一道贯彻耳膜声音在后面响起。

    她吓得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声叫道“不要”

    急速喘息之间,她发现她只是在做梦,那梦好真实。

    “怎么回事”初姒儿皱了皱眉,捏着手中被子有些发愣。

    “这里是”她抬头环顾了一圈周围。

    “玄月宗”

    突然她抱着头坐在床上痛苦万分,脑海里闪过许多熟悉的画面还有事情。

    “并蒂莲帝帘城登月阁陈婉怡百月柔”

    渐渐的她捋清了脑海里混乱的记忆,随后唇角一勾“我初姒儿又回来了,陈婉怡,百月柔给我等着。”

    掀开被子她转身就是下床,恢复了记忆,她感到一身轻松。

    只是有些心疼,小白在她还没恢复记忆的时候,受伤了,她居然还召唤不到它

    “该死的小白,别让我找到你”

    初姒儿气的抓狂,却不难掩饰她的担心。

    穿好衣服和鞋子,初姒儿便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根据记忆里她知道玄月没死,而且还回到了神界。

    而她还要去找个人,叫初子渊,她的哥哥。

    只是她现在想知道,她梦里的那双手到底是谁的,为什么会要她的并蒂莲

    翻遍了所有记忆,她都没有找到与这双手相关的人。

    “真是个麻烦事。”初姒儿头疼的摇了摇头。

    推开门,那阳光明媚的样子让她的心情舒服了很多,甩了甩头“算了,既来之则安之,随机应变吧。”

    踏出步子走到了院子里。

    慕挽月和慕连城转眼就看到了她。

    慕挽月立即就跑了过去,问“姒儿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啊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

    “没事啦。”初姒儿笑着转了转全身,向她彰显着她没事。

    “你”慕挽月疑惑的看着她,怎么感觉有股不一样的感觉。

    “我恢复记忆了。”初姒儿微微一笑,给了慕挽月一个劲爆的消息。

    “我的天”慕挽月猛的拍头,张大了眼睛看着她,生怕错过一个地方。

    初姒儿落落大方的给她看,一直笑盈盈的模样。让慕挽月怎么也联想不到之前那个冷漠的初姒儿。

    “真得恢复记忆了”慕挽月这回更确定了,因为没有恢复记忆的初姒儿是不会对她笑的那么温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