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惑世双凰 >第二百九十四章 讨借至宝
    严子贺一气之下答应的举动触怒了他们魇狐一族请回来的大能,此刻他却不知道事情。

    第二天他便被叫到了魇狐部落的总部训话。

    “严子贺,身为魇狐四主,你竟然容许他们修养一月,你难道不知道这是他们的缓兵之计吗”魇狐族长严鸠气急败坏的对着他骂道。

    “反正神貂一族已经是强弩之末,让他们修养一个月又如何”严子贺心里不服,魇狐一族实力旺盛还怕一个濒临灭绝的神貂一族吗

    “他们的至宝,大人已经催着要了,你这样坏了大人的事啊”严鸠恨铁不成钢,他也知道神貂一族已经没落了,同为灵兽何必赶尽杀绝,可是那位大能他也不敢得罪啊。

    “晚几天又怎样啊”严子贺不以为意的道。

    他们魇狐一族只是在打压神貂一族,至宝已经不是他们的囊中之物了,他何必拼命。

    而且他身为魇狐四主,就算再恶劣的性子,应战之时也要光明磊落不是对手的人,比试又有何意义

    严子贺的不屑引来严鸠的不悦“你个不知轻重的臭小子,此刻是彰显你大方的时候吗赶紧去把貂族至宝拿来”

    “我们以往都是靠比试赢来的,让他们输得心服口服,否则神貂一族就算毁了也不会给我们,你又不是不知道”严子贺觉得自己很委屈,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丫头,被他们供奉成什么大能,什么事都言听计从。

    他答应千歌黎的要求,有一份私心就是,不想那么快让这个人达到目的。

    两个突如其来的人,就算再厉害,也无法指使他做事。

    “这么说,非得一个月之后才能得到至宝了”百月柔和陈婉怡不知从何时已经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后。

    严鸠不安的瞪了一眼严子贺让他闭嘴,自己陪笑着说“两位大人,犬子太过年轻气盛,无意之下导致耽误,还望海涵。”

    严子贺本还想反驳,但自己老爹已经求情到这个地步了,也不好再打他的脸。

    于是张了张口最后还是把自己的话咽了下去。

    百月柔眯了眯眼,眼神落在心有不甘的严子贺身上,淡淡的问道“你不服”

    说着手指动了动,严子贺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漂浮了起来,惊了他一跳。

    他一直奇怪怎么会这样,后来他才知道这一切原来是百月柔搞得鬼。

    心想她动动手指就能让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无法动弹,那他的实力岂不是

    想想便后怕,想想他就冷汗直冒,对于百月柔的问话在也没感觉到轻松,绷着神情的回答“没有。”

    “没有”百月柔不信,声音加重了一分。

    吓得严子贺连忙摆手叫道“没有,没有,真没有”

    后怕的样子仿佛刚刚一脸倔强不屈的人是幻觉。

    “哼,我命令你们,即刻找到貂族至宝宝,不得有误”百月柔审视了他一下,冷哼一声,移开了眼,区区一只魇狐,还犯不着她生气。

    “是。”碍于她的实力之下,严子贺不得不低头,又为难的说道“可是貂族一直护的紧,如今她们已经推迟了比试之期,我们也闯不进去啊。”

    “这样。”百月柔沉思了会,这个问题也不是不大。

    神貂一族能站立这么久也不是绣花枕头,就凭他们这点实力说进不去也不为过。

    “那你们就去监视,偷听知不知道”陈婉怡不耐烦的白了他们一眼,既然进不去,那就去打听总行了吧,她们自己去

    “可以可以”严子贺一听如释重负般暗自松了口气,连忙点头哈腰的连连称是。

    “那就去,无论你用什么方法都给我打听到至宝在哪里,回来复命”百月柔脸色也沉了沉,靠他们还是得靠她们自己。

    “是是是。”严子贺连滚带爬的爬出了总部,心里松了口气,还好没怎么得罪这两姑奶奶,来头那么大,他可得罪不起。

    严鸠也退了下去,房间里只剩下陈婉怡和百月柔了。

    “我们来了两天了,都没见到初氏双生她们,有点反常啊。”百月柔有些不安的看着外面,感觉这一次似乎又会跟之前一样。

    “没来不是正好,省的耽误我们的

    事,座上已经没有耐心了,再找不到最后一片,我们自己命都保不住。”陈婉怡哀怨的声音响起,她说的也没错,如果她们在没有完成任务,别说初氏双生要杀了她们,黑龙都会把她们大卸八块。

    “貂族至宝是在初氏双生陨落的时候出现的,应是花瓣无疑。”百月柔皱了皱眉,分析了下前因后果,想想还是去找了严鸠。

    听到她们问当年的红光是从哪

    来的,严鸠一脸大惊的说道“当初的那抹红光惊动了整个灵兽空间。后来却不知道怎么的不见了。”

    “然后呢”陈婉怡问道。

    “然后便无人问津此事了。”严鸠一脸神秘兮兮的凑到她们耳边说到“他们不知道,我可查过了,那个与貂族至宝有着千丝万缕的东西。而且就在貂族的修炼之地,两位大人实力高强,可去查看查看。”

    “也好。”陈婉怡想了想严鸠也没必要骗他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试试又无妨。

    “也罢,你们帮我紧着初氏双生几人,若有消息第一个汇报。”百月柔和陈婉怡想法差不多,她们都想去看看情况。

    “是。”严鸠应下,初氏双生是谁他倒是不太清楚,既然她们让他们做就做。

    “我们去貂族修炼地。”陈婉怡和百月柔两人相视一眼,目的达成了一致。

    “两位,大人小心修炼山上的阵法,那是要人命的”

    严鸠突然想到什么连忙跑过去提醒,可是人已经走远了。

    “哎,这就看你们自己的运气了。”

    貂族。

    外面传来的女声,让风无宸他们都惊喜了一身,她来了,她没事

    原本以为走进来的两人是她们,却没想到,另一个人是张陌生的脸。

    同样是冷美人,这位的冷意接近于生冷,一不小心就会被冻成冰块一样。

    “姒儿你没事吧”慕挽月上前拉住初姒儿的手,眼神朝她身后望了望,没有看到初诗儿的身影。

    “你在找我姐吗”初姒儿惊讶的看着他们一群人,没想到他们居然都在这,这算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吗

    不过想想也对吧,君卓渊的传送阵把她们都传送到了这,不过他们怎么也来这里了

    本是疑惑他们,却看到了慕挽月的眼神,看她的眼神,就知道她在找她姐,可是这次只有她一个人来了而已。

    “诗儿没和你在一起吗”慕挽月点了点头,她们两个一直在一块,如今却没看到她们两个同步的身影。

    “我今天来就是为了她的事来的。”初姒儿垂了垂眸子,深呼吸一口气,道“你们怎么来这了”

    “我们去千水府的时候,正看到陈婉怡他们和君卓渊在打斗,于是便把他救下来了,后来他说他把你们传送走了,我们本来想去找你们,便遇到了千歌月,就是我们之前争夺的那只奶白色的貂。”

    慕挽月指了指一旁站着的可爱小萝莉说道。

    初姒儿顺着她的手势看去,千歌月友好的向她招了招手。

    “原来那时候和我抢貂的是你啊。”初姒儿抽了抽嘴角,早知道还不如不抢了,也不用出这么一招了。还害得她姐受伤,真不划算。

    “算了,没空说,下次在解释,谁是族长”想到初诗儿的情况,初姒儿就揪心,撇了撇手,连话都不让他们说,直接询问貂族族长。

    千歌黎:“”

    “你旁边的就是。”千歌黎好心的指了指她左边。

    初姒儿转眼看去,就是千歌月旁边的那名中年男子。

    “小白的父亲”她询问道。

    “回,圣主大人,正是。”千歌闵没有因为她的无视而生气,与他们认识想必和他们一道,刚刚还听说是初氏双生其中一个,应该是小圣主,他哪里敢慢待。

    “别叫我圣主大人,叫我姒儿就行了。”初姒儿拧眉,想必是因为他们几个,她的身份就暴露了。

    千歌黎惊讶的捂住了嘴,原来她和初诗儿就是传说中的蒂莲圣主,怎么实力如此低微

    “奇怪吗”初姒儿好笑的看着千歌黎惊讶的模样。

    千歌黎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不止奇怪,还有惊讶

    “我们还没归位,暂时不公开身份因为小白身体里的寒阴印诀,我们得知了你们神貂一族的情况,后来却被陈婉怡她们算计,阴差阳错就来到了你们这。”初姒儿没打算骗他们,风无宸在这,君卓渊在这,想必已经袒露身份了。

    “魇狐一族我们会帮你们收拾,毕竟小白是我的伙伴,我要帮他报仇,不过现在我想先借貂族至宝一用。”初姒儿话锋一转,看向了千歌闵。

    “不是不可以借,只是我也借不了,要是你们能拿走,尽管拿走吧。”千歌闵对于至宝这个东西已经很讨厌了,一听到她要至宝,又是为难又是窃喜。

    “怎么说”初姒儿一头雾水。

    “至宝在我们貂族修炼山里,他现在压制着貂族修炼之力,对我们百害无一利,可是我们没办法把它取下来,也没办法利用他,所以至宝是至宝,却不实用。”

    千歌黎替他解释的说,这些年她已经看出些苗头了。

    “那我们去看看。”火儿说那是并蒂莲的一部分,他们拿不了,不代表她拿不了。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