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惑世双凰 >番外、神棍师傅
    “留邵留邵,何时才是留少呢”蓝衣男子一人独坐亭子里,把酒独酌,偶尔一两句感叹。

    不远处不知何时出现一名黑衣男子,身影如鬼魅,刹那间出现在了亭子之中,只是眨眼功夫,怕是无人看得清他的身影罢。

    来人对蓝衣男子所语便是一阵嗤笑“留邵,留大公子,何时如此惆怅可是寂寞了”

    “丰严你来了。”留邵眼皮并未动过,只需用耳倾听,便知来人是何人,他的调笑他也并未反驳“你不懂,一人独坐皇城纵使万人之上,也比不过一人相陪。”

    “呵那我们的留大公子是要动情了”丰严不由轻笑,背靠亭柱双手抱肩,好整以暇的看着留邵,眼眸之中尽是戏谑。

    “丰严你什么时候这么搞笑了”留邵摸着下巴瞪大了眼睛看着丰严。

    “我怎么搞笑了”

    “我只不过想找个徒弟,你跟我讲动情你还不搞笑”留邵猛然笑出声,看着丰严一脸呆萌的样子,他简直笑到不行。

    “你这个人说话真不可信,说的那么真,原来是个坑”丰严恍然大悟,目光的变得不善,一脸控诉的看着留邵。

    “哈哈哈,丰严啊。你还得在学几年啊,我去找我的小徒弟了。再会咯。”

    留邵笑弯了腰,在丰严真的要发火的时候,脚底抹油一般的跑了。

    “诅咒你当个师傅没实权天天被徒弟欺负”丰严怒目圆睁看着他离开的方向,生气的抛下一句话。

    留邵死也不知道,他以后的生活真的就如丰严的诅咒一般。

    若是知晓,他打死也不会去逗丰严

    云来客栈。

    一名蓝衣女子踏进客栈,明艳的容貌瞬间吸引了客栈里不少的食客。

    慕挽月把剑放置一边唤来小二“小二,给本小姐上你们这最好的特色菜,还有一壶最好的茶。”

    “小姐您要的稍后就到,请坐请坐。”店小二迎上来连忙点头应声,跑去后台吩咐,沏茶。

    点了点头,慕挽月顺势坐下,对于周围的目光和议论置若罔闻。

    刚坐下不久,门外又出现一人,宝蓝锦袍光鲜亮丽,君子风度翩翩,面冠如玉。

    本该投以赏心悦目之目光的慕挽月却不着痕迹皱了皱眉。

    留邵刚从丰严手中逃脱,正打算大吃一顿,刚进门就看到一个小丫头,长的还挺不错。

    而且重要的是,她也是一袭蓝衣,很有缘有没有

    于是某人就动了歪心思,唇角扬起一抹邪笑走进慕挽月,坐在他对面,挑眉道“小姐,一个人”

    慕挽月不用看就知道留邵打的不是好主意,眼皮子懒得抬,象征性手摸向了旁边的剑,慢慢抬头给他一个无害的笑。

    这个意思很明显并不欢迎他。留邵却是天生犯贱的性子。

    明知人家不想搭理,硬是要往前面凑。

    “走开,这里不欢迎你。”

    “姑娘不能这么说,你我同穿蓝衣是不是很有缘啊”

    “闭嘴”

    小二上菜的时候一脸奇怪的看着她们两个,周围的目光变得更异样了。

    慕挽月脸蓦地一沉,甩下一锭银子,拿剑就走人。

    可见是气的饭都不想吃了。

    留邵一脸趣味的道“这脾气。哎”

    之后的之后,慕挽月走到哪,留邵就跟到哪。

    以至于慕挽月实在不耐烦了,转头问“你跟着我干什么”

    “有事。”留邵嘻嘻一笑,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嫌弃的瞥他一眼问“什么事快说”

    “哎呀,我日观天象,掐指一算,姑娘你命里缺师啊。”一提事,留邵浑身抖擞,一脸严肃的说。

    “得了吧你,看你样子就像个神棍,坑蒙拐骗的,谁信你”慕挽月就知道他嘴里没什么好事,无奈的白了他一眼。

    “喂,小丫头,我是真心想收你为徒的”留邵双眼一瞪表示很不乐意她这么说。

    “收我为徒就你这样”慕挽月轻笑,这人跟她差不多大,还想收她为徒,有没有搞错

    “就我”留邵自豪的拍拍胸脯“放心,拜我你绝对不会吃亏的。”

    “闭嘴”慕挽月突然间神色变得十分严肃。

    “喂。你这小丫头说变脸就变脸啊。”留邵不爽了,好好的又叫他闭嘴,什么意思

    只是下一秒他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勾勾唇问“你的仇家”

    “不知道。”慕挽月斜他一眼,无语的说。

    “好吧,为师帮你解决。”留邵耸肩,看来这个徒弟真是多灾多难啊,做师傅的要忙了。

    “什么为师”

    慕挽月本想反驳他一句话,可他身影已然消失在她面前。

    一时尘土扬起,各路杀机均拥巢而出,慕挽月拔剑备战,时刻准备接招。

    只是每当兵刃擦过她身旁之时,像是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挡回去。

    她一人站立原地,箭雨来袭却是一无所中,均数是在半空中落地。

    “区区蝼蚁也敢放肆,本座相护的人,谁也动不了。”

    留邵的声音从空中传来,蓝衣清冷,神色凌人,与之前无赖的模样完全不同。

    “留邵,你身为凤阙国师,怎么管我们宗门私事”暗处有一人接话,似是其中领头之人。

    “你宗门这个姑娘与你宗门又无关,你又凭何置她于死地”

    “呵,留大国师岂会不知,敌人的朋友也是敌人”

    “你们是风月宗的”慕挽月听出了端倪,宗门有仇者唯有风月宗,那还是在洛氏皇室内的时候了。

    皇室由洛子奕接管后,不可能再度为与他们敌,那便是风月宗之人。

    “呵。小丫头好生机灵,可惜如今的风月宗可不如以前,今日你必须死”

    “你敢没人能从我留邵手中抢人”留邵一记掌风拍飞那人,脸上有些薄怒。

    那人口吐鲜血,痛苦的爬起,对着留邵说“我们可是她手下的人了。你就不怕”

    “废话真多”留邵眼神之中微不可见的闪过一丝挣扎,终究扬手结果了他。

    “你们回去告诉她,人我要,别再打主意。”清风一袖,冷冽无情。

    黑衣人消失殆尽,留邵才回到地面,解除了慕挽月身边的屏障,那是他的独有技能,无形盾。

    “抉择于你,是去是留,随意。”留邵再无刚刚嘻哈的表情,而是悲伤,亦或者是纠结,还是什么,无法猜透。

    转身之际,隐约却看到他身上有一抹孤寂。

    “留邵。”在他走出几步之后,慕挽月突然出声叫住他。

    “作为师傅把徒弟丢下未免太不称职了吧”

    留邵惊喜回头,却看到慕挽月盈盈笑着看着他,一脸无奈。

    她不知道,留邵为什么想要收她为徒,刚刚他的帮忙或许是寻常。

    她只觉得这个师傅拜了也并无坏处,他有故事,有无奈,也许以后就可以知道了。

    “你真的答应拜师”

    慕挽月点头,其实留邵她见过,就在宗门大赛的时候,她知道留邵与魔尊他们感情很好,这个师傅拜来并不亏。

    “原因呢”留邵觉得这丫头那么轻易答应有些不太可信。

    “以后再说。”慕挽月撇头,她才不要告诉他她是觉得拜个师傅当保镖也挺好的,还有他那个性子好欺负而已。

    哈哈哈哈,当然这些只能心里说。

    “你就说说呗。”

    “不说。”

    “乖徒儿,说说呗。”

    “不说。”

    “快说,宝贝徒儿。”

    “你再问,咱两解除关系”

    “诶。好好好,不说了。”

    “哼。”

    “乖徒儿这是去哪啊”

    “御剑宗。”

    两人一言一语,仿佛刚刚厮杀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