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阳界之主 >第五百零九章 张梦蝶的脾气,云彤的任性!
    离开雪山之后,道无忧那里都没有去,而是直接寻着张梦蝶的气息找了回去。

    等回到薛家所在的城市时,也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这一路前行下来,整整耗费了道无忧,近一半的魂力。

    张梦蝶到也有趣,等找到她时,她正在土地庙前焦急徘徊着。

    看到他突然出现,张梦蝶可谓深深吓了一跳,还没等张梦蝶开口,道无忧没有跟她说一句话,右手往她肩膀一搭,在左手鬼道树洁白叶子光芒笼罩下,两人眨眼就回到了鬼谷。

    “二少爷,那个钟小姐。”

    没等张梦蝶把话说完,道无忧人一转身,便没入了鬼道树中,张梦蝶见此,好像来了脾气,直接追着道无忧到达任务大厅。

    此时此刻,正坐在大厅和神落讨论,接下来要去那里的云彤,看到道无忧缓步入门回来,边上还跟着,再拽他手臂,质问什么的张梦蝶,显得非常高兴。

    “无忧,你回来了,怎么会这么慢啊”云彤一脸高兴迎上前问。

    “呵,没什么,半途出了点事情。你们最近翼州就不要去了,我刚才碰到了太白守仙。”

    道无忧说着,从乾坤袋内拿出锁魂袋,正要把收来的鬼王,送入凋零落下,飘浮跟前的优昙花中,让呼扇呼扇好像刚睡醒伸着懒腰,从优昙花中飞出来的暗夜精灵,将其送入阴府审判。

    跟着一旁,一落愤怒的张梦蝶,就打算过来强,结果被神落身子一晃,给拦了下来。

    与此同时,云彤惊叫一声,也在任务大厅内响起。

    “啊,什么,太白守仙。”

    “是你在捣乱吧”神落拦下,一脸欺负张梦蝶,很不客气问。

    张梦蝶闻言,直接含泪夺门而出,神落想去追,便被道无忧给喊停了下来。

    “神落,不用追了,让她去吧。”

    云彤可不管张梦蝶,拉着道无忧饶有兴致问。

    “喂喂喂,无忧,你没跟他打起来啊”

    “没有,他好像不想跟我打架。”

    道无忧说着,就把鬼王封入优昙花内,早已等候在那里的暗夜精灵,则抱起优昙花没入地板之内。

    “切,太没意思了,你应该把他给痛扁一顿的。”云彤拉着道无忧坐到长条桌旁,一脸亢奋道。

    “呵,你就饶了我吧,我可是在执行任务,如果真跟他打起来,万里方圆的生灵,那可都要遭殃了。”道无忧一脸无奈道。

    “嘻嘻,也对。”云彤这边话落,便喊过一直在想什么的神落,一脸兴奋道:“神落,我就接那个任务好吧,凭我们三人的力量,一定能把这鬼域给一锅端了。”

    还没等神落回答,云彤倒也干脆利落,直接收手一拂,就接下显示在任务栏上,讨伐鬼狼山的近万任务,惊了正出酒打算

    压压惊的道无忧一脸惊愕。

    神落反应虽快,但她飞扑而来的速度,完全慢了一拍,离握住一大堆任务单,只有两公分的手,在那里打了哆嗦。

    道无忧回过神,“咚”,一记拳头,就狠狠甩在了云彤的头上,把云彤打了,手中任务单四散,抱头趴在桌上上痛叫。

    “你真会给我们添乱。”道无忧很不忿道。

    闻听这话,捂着脑袋吃痛的云彤,并没有向道无忧扑过来,张牙舞爪的报复,而是坐起身挠着吃痛的地方,笑嘻嘻道:“嘻嘻,手手滑了。”,并问:“我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啊”

    “哈哈你自己去吧,我可不去。”道无忧话落,转过身一脸气愤,拿着酒就咕噜咕噜,狠狠痛喝了一口。

    “神落”

    “别看我,我也不去。”神落不忿应答,坐下来,右手就在桌上画起圈圈。

    “嘻嘻,我决定了,我们休息一天,明天早上出发。”云彤没理会道无忧两人,斗志高昂叫喊道。

    “呵,我回去先睡个觉。”道无忧说着,就起身绕过桌子,朝着门外走去。

    “我去泡一下澡。”神落说着,也站起了身,往门外走去。

    “我我真做错了吗”云彤很是纳闷的站起身来,边对大厅嬉笑喊了一声“个位精灵,不好意思麻烦你们,帮我收拾一下,回头给你们送点好吃的。”,边追着神落喊道:“神落,等等,我们一起。”

    云彤刚跑出门,大厅各个角落,忽然间钻出很多暗夜精灵,叽叽喳喳没一个我呼吸,就把散落一地的通缉令,全部给捡起来叠放在了桌上,而后这些暗夜精灵,就坐在大厅内叽叽喳喳聊起天来。

    与此同时,另一旁。

    道无忧刚顺着树根道往山下走,远远就看到张梦蝶,坐在左手旁,山脊丛林处,一朵巨大如百合花的紫红花、花瓣上,抱着腿哭泣着。

    道无忧见此,不由止了一下脚步,转身对十米身后,挽着神落手臂有说有笑走来的云彤,喊道:“你去看看。”

    云彤闻言很是纳闷,但经道无忧手指一提醒,她也立马反应过来,懵懵懂懂应了一声,便松开神落的手,朝着张梦蝶飞去。

    一口清酒下肚,道无忧深深吐了一口浊气,不紧不慢的顺着开叉的扶桑树根,朝着九灵所住的地方走去。

    因为以前鬼谷的人很多,所以自鬼谷恢复如初后,到处都散落着许多空在那里的树房子。

    经过近半个时辰的翻山越岭,穿河泛舟过湖,这才到达了九灵的住处。

    来到九灵所住房门前,看到门上的禁制没有被动过,也就是说九灵自半年前,沉睡玄天棺所化床上,就没有再醒来过。

    见此,道无忧只是稍微在花园里坐一下,便

    起身原路返回,往彼岸山走去。

    这一路晃晃悠悠停停歇歇的行走,等到达彼岸山时,也已经是夕阳西落时分。

    人刚走进果园,就看到妖月玲一边哀嚎咆哮,一边扛着巨大的水缸,在那里奔跑,为满园的果树浇着水。

    担心怕被她拉过去当苦力,道无忧不要加快脚步,纵身跳跃在一片片巨大的树叶间,向老妈瞳灵的住处行去。

    老妈瞳灵所住的地方,就是那间由藤蔓编制而成,挂在扶桑巨树山,那一间宛若扶在空中的草堂。

    好在院门是开着的,所以道无忧直接便走进了草堂院子,进入了厅门内。

    草堂很大,布置非常简单,共有六个房间,一个大厅。

    为何是六个房间,这是因为五个房间是给他们兄妹几个住的,剩下一个房间是她自己的。

    当然妖月玲和他的住处不在这里,都是在扶桑树下。

    道无忧自己的住处,是树根围绕而成,直接有着二十米,有莲花所化的寒潭中。

    人刚进入大厅,就闻到一股浓厚的酒香,而老妈瞳灵则躺卧在一张摇摇晃晃的摇椅上,从她闭眼熟睡的面容。

    道无忧知道,她正在神游六界。

    坐在她身旁不远处床榻上,对着白玉卷宗目不转睛而看的是鬼瞳。

    还没等道无忧靠近,鬼瞳就把如若山河画卷的白玉卷宗,给收了起来。

    那是她的法器,能演算未来的法器。

    “你回来了。”鬼瞳拿起放在身旁盘内的一杯茶道。

    “嗯,干嘛神神秘秘的。”道无忧缓坐她身旁道。

    “呵,没什么。”鬼瞳答道,并问:“你来这里干嘛”

    “我来睡觉。”

    道无忧说着,便卧躺了下来。

    “不去,帮三姐”鬼瞳又抿了一口茶道。

    “你就饶了我把,被她给黏上,今天都别想休息了。”

    “哈不跟你说了,我睡觉了。”

    看到道无忧说睡就睡,鬼瞳含笑摇了摇头,缓慢站起身来,随手从乾坤袋内,拿出一条洁白白绫,化为一张床布扔在了道无忧身上,便转身出了房门。

    道无忧这一觉睡了非常舒坦,直至到了翌日黎明破晓时分,这才缓缓苏醒过来。

    对这一晚,老妈带自己神游周天的事情,道无忧还是感到非常的高兴。

    看到妖月玲把自己身子变小卷着身子,睡在自己的身上,道无忧感到非常无奈。

    “喂,该起来了。”

    道无忧会怎么喊,是因为自己和妖月玲两人,半途都被老妈给扔入一个无尽深渊,所以道无忧知道,妖月玲此刻已经醒了,而她只不过想懒个床而已。

    话语刚落,妖月玲这才揉着眼睛,从身上爬了起来。

    “哈”妖月玲打了一个长长哈气,“怎么快

    ,真不想去干活。”

    “别抱怨了,赶紧点把,不然等候你喝不了茶,可别怪我没叫你。”

    鬼谷清晨的朝露异于其它任何地方,其中也包括百花谷。

    一般修者若畅饮此露水,如不出意外,可与天同寿青春不老。

    今天采集朝露,跟以往一样,有他在,妖月玲就是一个在旁指手画脚的军师。

    而且到最后,采集来的朝露,她连一滴都不给分,抠门小气的要死。

    好在潭梦欣大方,拉着她到鬼瞳住处喝了两杯朝露茶。

    云彤今天找来非常的早,五更刚过,她人就拉着神落,跑来了彼岸山。

    鬼瞳迎着两个和了一杯茶,临行前,还偷偷拉着云彤,送了一件东西给她,这可惹了道无忧有些不淡定。

    心想,他们这次任务,鬼瞳不会看到了什么吧

    本章完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