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厨神也疯狂 >第144章 传珠
    “噗……”欧阳灼鲜血狂喷“伯父我不行了……帮我报仇……”

    “乌鸦嘴,伯父不会放过你的,噢不,不会放弃你的。”话音未落,欧阳炜格摸出半枚珍贵的清明大还丹,化入侄儿的五脏六腑。

    没想到欧阳灼拳头一握,双脚一蹬,身子一挺,瞪着两眼再也不说话。

    欧阳炜格大叫:“灼儿!灼儿你不要吓爹,不要让爹白发人送黑发人……”

    欧阳灼缓缓吐出一口气:“哇靠,好舒爽啊。”

    欧阳炜格一个爆栗:“你这死孩子,伸个懒腰这么大喘气。”

    叔侄二人搀扶着彼此起身,一转头,所有人在风中石化,鸦雀无声。

    冯酸菜目瞪口呆:“原来你们不是伯伯和侄子,而是父子……也就是说炜哥你和你弟妹有一腿?”

    欧阳炜格大叫:“姓冯的,无凭无据你不要乱讲,我和我弟妹可是清清白白,日月可鉴。”

    飞灵补刀说:“可是大家明明听见你管自己叫欧阳灼的爹……”

    “哎呀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欧阳炜格硬着头皮强行辩解“老朽刚才说的是‘灼儿你不要吓伯父和你爹’,大家都听错了。”

    在场的人都点点头,一副我了的鄙夷神色。

    “哇靠你们什么表情!”欧阳炜格恼羞成怒,跳起来大叫。

    “好了好了,你俩一边凉快去。”司徒战上前两步,怒视司徒柔蓝“小蓝,你身为司徒家的女儿,亲哥哥遭奸人所害,不想着出力拿解药,还与奸人为伍,成何体统?”

    “我……”司徒柔蓝大感委屈,心说你们平时不把我们母女当人看,动辄讥讽轻视,遇到困难就想起我来了?

    冯酸菜单手插腰,跳出来反驳:“喂,屎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我取向正常,从来没有奸害过司徒吟好嘛。”

    宇文橙心也站出来道:“你司徒家儿子太多,偏偏每一个都仗势欺人为非作歹,迟早有一天惹到不该惹的人,现在少一个闯祸的儿子,多一个柔软的女儿,依我看是大好事啊。”

    “闭嘴吧宇文橙心,你家世代都是臣子,有什么资格与我们做主子的言语?”司徒荡大叫。

    司徒吟一手插腰,一手兰花指,气呼呼的媚声附和:“正是,正是。”

    宇文橙心反唇相讥:“醒醒吧你们,前朝都亡了百十年了,还在这儿做高高在上的春秋大梦呢?你问问当今皇上答不答应啊。”

    沈夕岚也帮腔说:“司徒吟,要不是你调戏我,重伤冯大哥,冯大哥也不会喂你脱胎转经丸,说到底是你咎由自取,对等还击罢了。”

    司徒吟冷笑:“对等还击?我变成这副模样是对等吗?说来说去,这世道就是谁强谁有理。”

    飞灵道:“现在已经没有法子挽回,最多赔你们十粒清明大还丹,如果不同意,那咱们只能斗个鱼死网破了。”

    司徒荡一听这话明显犹豫,毕竟十枚清明大还丹足以令上仙门都动容,这种程度的赔偿比什么都没有要好得多,而且后期通过谈判,搞不好能得到更多哩。

    司徒吟跺了跺脚,作为难状,心里想的却是先把大还丹骗到手,回头冯酸菜这些人还是照杀不误。

    “我司徒家损失的可是子嗣。”司徒战大叫“这份屈辱已经是不共戴天、不死不休的血仇,十枚大还丹算什么?怎么着也得二十粒吧?”

    “啊呀……”冯酸菜滑倒在地。

    上官修行大急:“冯酸菜,司徒家放过你,我上官家的可没那么好说话。是男人就别躲在女人堆里,快快出来受死。”

    冯酸菜‘嘿tui’了一声:“我是不是男人要你管?你先照顾好自己,滚一边去吧。”

    欧阳炜格有太子之命在身,说什么都要有个交代,当下神识一动,狂风自起:“别跟他们废话,都杀了一了百了!”

    欧阳灼战意盎然:“正是,把他们都杀了,清明大还丹都是我们的。”

    宇文杞心目光一寒,纤手翻动,法诀凛凛,漫天雪花如刀似剑,正是她的成名绝技无间飞雪刃。

    欧阳炜格气息一窒:“结石期?云霜宗最年轻的长老果然不是浪得虚名。然而我欧阳炜格也不是吃素的!”

    司徒柔蓝同时祭出宝剑,剑光如梦似幻,全力施为,格开了欧阳灼对宇文杞心的干扰。

    “小蓝你放肆!”司徒战大叫着加入战团,司徒荡和司徒吟也早已按捺不住,生怕被抢了大还丹,纷纷策应。

    于微红、沈夕岚和飞灵慌忙对阵。

    宇文橙心摒弃前嫌,与齐寒竹和齐寒松姐弟合力应对上官修行,以及骨冷阁的田虎、郑龙两位长老。

    冯酸菜这边借着瞬移符,趁敌人不注意的时候扔管子雷,竟也炸伤不少喽啰。

    一时间偌大的港口光芒四起,乱石纷飞,不相干的修行者和普通百姓抱头鼠蹿,然后跑到远处继续看热闹。

    刚开始冯酸菜他们还占了上风,可是随着欧阳炜格的一声呼哨,周春分,郑惊蜇,吴阿强,还有云霜宗一众翘楚弟子就开始围攻自己人。

    张淡大叫:“公子小姐快跑……我们中了太熵宗的蛊毒身不由己啊……”

    众女闻言大惊,毕竟双手难敌四拳,左支右绌之下体力和修为不继,败象渐生。

    也就是这当口,欧阳炜格腾出手来猛攻冯酸菜,正巧宇文杞心被周春分和郑惊蜇合力缠住,冯酸菜分心大急错失瞬移良机,欧阳炜格趁势用神识力卷住他按进海中。

    冯酸菜脑子一懵根本来不及用符,入水刹那下意识深吸一口气,却不料咸苦的海水从鼻孔吸入,酸进了脑仁芯子里,呛得他直接窒息。

    小伙伴们自顾不暇,眼睁睁瞧着冯酸菜头朝下栽进海中,仅仅挣扎了两下就浮在水面上不动了,分明已经嗝屁。

    “阿冯!”

    “酸菜!”

    “小丑丐!”

    “冯大哥!”

    众女纷纷惊呼。

    生死关头,海底一条人形大鱼疾游而上,搂住冯酸菜脖颈嘴对嘴灌入了空气,还有一枚蓝得耀眼的龙珠。

    冯酸菜触电般睁眼,面前长着人手人脚的胖头鱼不是栖渊公主还能有谁?

    “夫君你无碍吧?”她在水中说话的声音清晰传入他耳中。

    冯酸菜吃了一惊,四肢百骸莫名有了巨力,一下崩碎欧阳炜格的神识,蹿出海面,迎风站上浪尖而不沉,摸出万花筒,分身数十万,不顾一切地反击敌人,保护自己的小伙伴。

    司徒氏,骨冷阁,还有太熵宗的人马没料到冯酸菜有这等绝技,拍出一掌,最多一个分身破灭,旋即又有成千上万的冯酸菜涌上来。虽然他们有神识力护体,但也禁不住长时间被困,更何况众女伺机而动,功法凌厉,不容小觑。

    冯酸菜打得气喘吁吁,服下一把大还丹,控制着分身准备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