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初见展颜 >第二卷 朦胧 第九章 集市
    跟李姐借了点米,煮了点稀粥,啥也没有,陈天昊却吃得出奇地香,看来真是饿坏了。不过,这样看来,陈天昊适应力还是挺强的。

    吃过早饭,草草收拾下,就出发了。因为陈天昊也要去,初见决定带他去大集市。所谓大集市是在镇里,小集市是在距离这里一座山的村里。小集市五天一集,需要走一个多小时的山路。镇上的集市一般每天都开的,需要买大件的东西就需要去镇里了。不过,去镇上需要走两个多小时的山路,还要搭车。

    到镇上也不过快十点了,很多摊位都收摊了。农民是很勤劳的,赶集好了,还得干农活,所以集市散得早。不过,还是有一些固定摊位。

    “豆浆油条。”初见手一指,兴奋地喊了一句。虽然从油锅里出来的烟黑乎乎的,但是炸出来的油条金黄金黄的,十分诱人。初见走到店里,找了个脚落的地方,坐下来,陈天昊犹豫了下,也坐在她身边。

    “小的时候最开心的事,就是母亲回来看我,带我赶集,母亲总是会带我去吃点小吃,不是豆浆油条,就是馄饨面条什么的。这么多年,这些还是我记忆里最好吃的东西。”

    陈天昊看着初见侃侃的样子,不禁鼻子有点酸,也不知道是因为她,还是因为他自己。他以前也很想吃路边的油条,可是保姆告诉他,这跟他的身份不符。只有赵妈给他买过一次,还被他父亲严厉地训斥了一顿。其实,这也是他记忆里最好吃的东西。也算不上记忆吧,其实连味道是怎么样的都不记得了,只是一个念想罢了。

    “怎么啦?不敢吃啊。”初见看陈天昊不说话,还以为他不敢吃这些油乎乎的东西呢。

    “怎么会,这也是我记忆里觉得最好吃的东西。”陈天昊微微一笑。可是初见怎么觉得他的笑里满是心酸呢。

    “老板,来两碗豆浆,一碗打两个蛋。”初见吆喝一声,老板马上应了。

    陈天昊看向初见,似笑非笑,似乎在说,你是饿傻了吗?

    “我小时候家里很穷,我妈回来得少,吃豆浆是很奢侈的事。我邻居有个老大爷,每次煮豆浆都要打两个蛋。那个时候蛋是多金贵的东西啊。他煮就煮吧,每次都是在我眼巴巴地吃酸菜汤的时候,他就拿着豆浆过来边吃边说,这味道真好啊,自己磨的豆子,还加了两个鸡蛋。”陈天昊手不知不觉覆在初见的手上,他的手真暖啊。

    初见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也不知道是为自己嘴馋,还是为他的亲昵动作。“我那时候就想,以后我要是有钱了,吃豆浆,我一定要加两个蛋。”

    其实任何事情都过犹不及,加了两个蛋的豆浆,未必有加一个蛋的好吃。一切不过是执念罢了。

    “你要是喜欢,一碗豆浆可以加四个鸡蛋。”也不知道陈天昊说的真的假的,反正他一脸的认真。

    “长大后就不觉得鸡蛋多好吃了,”初见缩回手,“其实很多事情都是这样,现在回想起来,也不觉得那么重要了。”

    “但还是没有放下,不是吗?”陈天昊略有所思地,“遵从本心就好。”

    “本心难坚守,理想敌不过现实,或许从来我就是很懦弱吧。”初见心里暗叹,快速吃完豆浆油条,“天昊你回去吧,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我给自己放了长假,过年前我都不会离开。”所谓长假也不会超过一星期,不过这对陈天昊来说已经非常难得。“以前,我觉得自己挺了不起的,一个人管着数家公司,在诡谲的商场,总是清醒得知道自己要什么,知道怎么乘风破浪立于不败之地。”陈天昊似乎叹了口气,“来这里很偶然,却让我觉得人生不一定就是在输赢中挣扎,还可以做更有意义的事。这里是很苦,但也很有希望。”

    “过年前,我跟你去拜访学生家长,好不好?”陈天昊双手握着初见的手,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初见没有拒绝。他很真诚地想要为孩子做点什么,虽然这些孩子他都没有谋过面。或许,只是单纯的这个环境,就足以让人产生恻隐之心吧。

    初见点点头,“好。趁这次机会,我们给他带点礼物吧,马上要过年了。”

    “我让司机送些过来吧,这里也没什么东西。”

    “很多人不知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后面还有一句话,‘己所欲亦勿施于人’,不管送什么也是一点心意,还是送些实际用得到的。毕竟送了东西,让孩子有心里落差并不好。”

    “好好,一切听你的。”陈天昊觉得初见的话很有道理。很多时候,我们只是一厢情愿地想要多给予,却总是没有顾及别人的感受。他一直觉得初见活得很理智,没想到她还很通透。就是这么通透的一个人,在感情上怎么就犯怵呢。

    初见拉着陈天昊逛遍了整个镇上终于买全了东西。十一个小孩子,一人一个铅笔盒,一人一套水彩笔,一人一个书包,还有一人一包零食。另外,又给松子和林林一人买了一床暖和的毯子。

    其他九个小孩子都好办,住得比较近,用一天的时间也就走完了。松子和林林的家一东一西的,都要翻过两座大山,而且没有车路,初见想等要离开之前再去送。正好,她给孩子织的毛衣还没有织好,可以在这两天织好。这当然是后话。

    现在的问题是这么多东西,两个人肯定是拿不动的。还好,卖文具的老板知道他们是支教的老师,对他们非常热情,说明天有车要进去山里,可以帮忙带到山脚下,再请两三个人帮忙背上去。这样陈天昊他们虽然买了很多东西,但难得一身轻松。

    “呀,四点多了都,我们赶紧回去吧。”初见想着山路不好走,要是晚了上山连个路灯都没有,虽然她带了手电筒,但是亮度有限。

    “都出来了就不要急了,干脆吃过晚饭,找个店住一晚上,明天早上买点吃的再回去吧,总共我们在学校还得住两三天呢。而且说不定明天我们还能跟得上他们的车呢。”

    初见想想确实有道理,这段时间很少下山来,现在又放假了,确实不用紧赶着回去。

    “好吧,好好放松下。最近绷得太紧了。”初见轻呼一口气,支教不难,条件差点也可以忍受,支教再加上条件不好就很需要费力,自己倒还好,总怕出点差错,帮不了孩子,还害了孩子。

    两个人东逛逛,西逛逛,陈天昊对什么东西都感觉到稀奇,初见正好当导游。两个人像小孩子一样,吃吃喝喝,逛了外面摆摊的,逛店铺。

    “这是什么?”陈天昊手一指,一脸的茫然。

    “弹棉花啊。你以为棉花摘下来就可以当被子盖啊。”初见侧面看他。

    “这是什么啊?像个大碗。”

    “捣钵啊,”初见觉得好笑,在这里陈天昊就像个无知而爱学的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