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和直男总裁结婚后 >第22章 第 22 章
    “……那天早上你奶奶中午出门去倒垃圾,走的时候忘记把门关好。你原本在卧室睡午觉,可是不知道怎么突然醒了,发现家里没人,可能是出于害怕,你连衣服都没穿好就跑了出去,就这么走丢了。”

    十五分钟后,蒋游家里,那对上了年纪的夫妻相互依靠地坐在沙发上,名叫徐丽华的女士一边掉眼泪一边神色戚哀地说。

    “当时爸爸妈妈都在上班,下班回来才知道这个噩耗……奶奶报警了,好多警察在我们家里进进出出,劝妈妈不要伤心,可是他们说得轻松,丢的可是妈妈的宝贝啊!”

    徐丽华似乎是回想起了多年前那个阴霾降临的日子,忍不住眼泛泪光,她的丈夫文贤歌则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给予支持。

    “爸爸妈妈疯了一样跑出去找你,沿着街道问有没有人见过你,半夜三点挨家挨户地敲开邻居家的门,希望你会出现在每一道门后……可是没用,不论我有多么拼命、不论我做再多的努力,你都已经不见了。”

    “该死的人贩子!”文贤歌愤愤骂道,因为激动原本文质彬彬的面庞瞬间爆红,一道青筋浮现在右眼下面,隐隐跳动:“如果让我抓到他们我非杀了他们不可,他毁了我们的家,毁了我们这么多年来的幸福!!”

    徐丽华戚哀又期盼地看着蒋游。

    蒋游沉默不语。

    徐丽华眼中哀意更盛,又掺杂着几许失落,见蒋游还是毫无反应,徐丽华只好叹了口气,反手握住丈夫的手,“老公别这样,都已经过去了,而且现在咱们好不容易找到了小宝,一家人更要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好好生活才对。”

    这次换文贤歌虎目含泪地看着蒋游:“小宝,你都长这么大了!”

    蒋游仍是沉默。

    事实上从刚才开始蒋游就处于一种巨大的茫然里。

    这对夫妻一见他便扑上来,泪眼汪汪的同时左一个宝贝右一个儿子,句句椎心字字泣血,不仅是之前拦着他们不让进小区的保安,就连出入的其他业主也忍不住暂缓脚步,朝这边投来好奇的目光。

    在那一瞬间蒋游感到极度的不适。

    因为不想在小区门口拉拉扯扯,上演什么年度家庭情感大戏,所以他只能暂时将这对夫妻带回家。

    然后事情就发展到他如同一个游魂般呆愣地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地听这对夫妻讲述他们的儿子当年是如何走丢的。

    ……如果他们的儿子真的是自己的话。

    “小宝,你、你感觉怎么样?是不是爸爸妈妈有些太心急,吓到你了?”徐丽华紧张地看着蒋游,满脸期待,“你还记得爸爸妈妈吗?”

    声音延迟了几秒才抵达蒋游耳畔,他摇了摇头。

    徐丽华咬着嘴唇,难掩失望之色,“怎么会这样……当时你都六岁了,按理说应该记得爸爸妈妈长什么样啊,难道这么多年来你都没想过爸爸妈妈吗?”

    蒋游:“……”

    “你跟孩子说这些干什么,要是记得,当年小宝肯定能自己找回家,我们家又哪会有这么多年的骨肉分离——而且你这是在怪小宝吗?!”文贤歌大声道。

    徐丽华吃了一惊,连忙解释,“我没有。我只是以为小宝对爸爸妈妈有印象……”说着又哭了起来。

    文贤歌重重地叹了口气,热切地看向蒋游:“小宝,千万别怪你妈妈。你走丢的这些年来她没有一天不想你,晚上做梦都喊着你的名字。这么多年过去,我和你妈妈都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没想到……这真是意外之喜,她太激动了。”

    蒋游觉得自己明明是在听的,可这声音传到耳边又变得很模糊,模糊到他只能捕捉到几个零星的字,要过很久才能反应过来这对夫妻究竟在说什么,然后慢很多拍地给出反应。

    徐丽华文贤歌夫妻二人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的神情中读懂对方的意思——这孩子怎么呆呆愣愣,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跟直播时判若两人,该不会是真吓傻了吧?

    “这么说我是被拐走的?”蒋游问。

    “什么?”徐丽华愣了一下,马上说,“不是啊,是你奶奶出门扔垃圾没关门,你自己跑出去的……”

    蒋游看向文贤歌,“可是他刚才说如果抓到了人贩子就要杀了他们。”

    “你自己跑出去之后可不就遇到人贩子了吗?”徐丽华道,“不然你怎么会离开f市,咱们一家人又怎么会硬生生地分隔了十六年!”

    “所以真有人贩子,”蒋游点头,又认真地问,“几个?”

    “什么几个?”这次换文贤歌疑惑了。

    蒋游提醒他,“你说‘人贩子们’,这是个复数。”

    文贤歌顿了一下,不知为何眉眼间闪过一丝局促,轻咳道:“两个。这也是后来警察才告诉我和你妈妈的,他们伪装成一对夫妻把你带上了火车……但是当年国家落后,路上没那么多监控,也没有大数据,再加上警察查案不用心,总是敷衍了事,最后我们只知道你被带去了g市,那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徐丽华在一旁悲伤地点头。

    直直地看着他们,蒋游想问那你们没有去g市找过我吗?可话还未到嘴边就已经散去了。

    他觉得没有意义,就算他们知道自己被带去了g市却也依旧是人海茫茫,警察都找不到,他们又怎么可能找得到。

    至于后来自己又是怎么从g市流落到t市的,那就更没人知晓了。

    “那人贩子抓到了吗?”

    “没有,我就说华夏的警察个个都是饭桶,态度不好,业务水平也远远赶不上m国。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什么线索都没查到,要不是我和你妈妈偶然看到你的直播……”文贤歌露出愤恨的表情。

    “奶奶呢?”不想听他说这些,蒋游径直打断,换了个问题。

    文贤歌感觉自己完全跟不上蒋游的思路,没说完的话噎在喉咙里,有些茫然地张了张嘴。

    徐丽华反应过来,立时从鼻腔发出一声悲鸣,惨然地说:“她死了。她认为这一切都怪她,所以受不了压力,没过几天就在厕所里上吊自杀了。”

    一边说一边不动声色地狠拧了一下身边男人的大腿。

    文贤歌吃痛,一瞬间眼泪就出来了,同样凄惨地道:“没错,你奶奶临死前留了一封遗书,让我们一定要找到你,否则她死不瞑目……”

    徐丽华又拧了他一下,文贤歌立刻闭嘴,只剩眼泪在眼眶里来回打转。

    蒋游没什么情绪地“嗯”一声,“我本来叫什么名字?”

    “小宝,文小宝。”徐丽华说,“我和你爸爸没怎么读过书,你又是我们家的宝贝,所以起了这个名字。你要是不满意咱们可以改,等去了……”

    “抱歉,我去一下厕所,”蒋游打断道,边说边从沙发上站起来,“我要好好想一想,你们自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