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游戏:开局就精神异常 >第四十九章 箱中女人
    箱子里应该是个女人,她的一头长发在箱子里肆意张扬,宛如一道道黑色的血污覆盖全身。

    这箱子本来就不大,她的整个肢体都极不协调,四肢扭曲着,应该是被人用大力气塞进去的,而且用的劲头还不小。

    她的手臂都被折断了,以不合乎生理弯曲角度的方向反折着。

    她浓密的黑发下,透出长裙浅黄的颜色。

    在她裸露的手臂和小腿上遍布了青紫色的痕迹。

    对于死人,位面游戏的玩家们并不陌生。

    俗话说得好,在位面游戏里哪个副本不死个把人的。

    就连这里最没见识的曹文石,都只是略微有些不适,但还是能认真观察尸体的。

    大厅的窗外,忽然狂风大作,窗外灌木上的树叶都被这风吹的“哗啦啦”乱摇,而远处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旷野。

    嚯嚓——

    一道闪电像浑身带火的赤练蛇,飞过天际照亮了乌黑的旷野。

    可是那旷野的尽头,仍旧是看不到边际的漆黑一片。

    这里就仿佛混沌中唯一的孤岛……

    发现方惊蛰望着窗外出神,李东阳上前拍了他的肩膀,“老方,你看什么呢?”

    “只是想看看外头有没有线索,不过太黑了什么也看不见。”方惊蛰摇着头答道。

    这时刘峰在一旁说道:“好像是下雨了,等雨停了我出去看看。”

    “嗳,你们来看这个好像是电视的遥控器。”曹文石在大厅一角的木头柱子后边,翻出了一个老旧的按键遥控器。

    说着他就拿起遥控器对着,大厅里的某处空就按动了开关。

    这就好像是,小孩子发现了玩具总要玩一玩似的,估计曹文石自己也没想到这东西真能用,毕竟整个大厅里,就没有电视。

    但这时,在场每个人的眼前突然出现了类似于电视信号的波纹,在一阵闪动之后,就出现了兔子吉祥物的身影。

    此时的兔子吉祥物,双腿翘在前面的桌子上,嘴里说着:“小兔子们的饲养员不见了,饲养员的特征如下:女性、大概到我膝盖那么高,干巴瘦,长头发,身上应该是灰白色的裙子吧,如有发现她踪迹的家伙,请跟本兔子联络,必有重伤……说错了……是重赏,重赏!”

    兔子吉祥物的声音带着他特有的戏谑感,伴随着窗外的电闪雷鸣,整个场景显得十分诡异。

    等他说完,每个人眼前的就变成了一片雪花点的画面,但是方惊蛰总觉得那些雪花点似乎构成了一张兔子的小脸。

    “他要找的是不是这箱子里的女人啊?”池夏问道。

    阮成荫摇了摇头,“虽然各方面条件看起来都很相像,但是这衣服颜色不对啊。”

    “衣服颜色说不定是兔子记错了?”池夏有些不敢确定。

    这时,李东阳走到箱子边,将尸体的头发都拨弄到一旁,这才看见在女尸的脖子位置有一圈极深的痕迹,那痕迹看起来就像是一双手,特别是女尸的喉咙位置,两个拇指的痕迹尤为清晰。

    “看样子是被掐死之后,又塞到箱子里的。”说着话李东阳又查看了一下女尸的后脑勺,这才点点头,“就是这样。”

    方惊蛰从窗边回到了桌旁,他的表情却十分凝重,低声道:“不对啊。”

    “老方,怎么了?我在鉴证这门课的分数可是满分,不可能看错的。”李东阳奇怪道。

    “我不是说你,我是说这局游戏怪怪的。”

    曹文石:“方哥,哪里不对劲啊?”

    “之前几轮兔子吉祥物的游戏,整体风格给人感觉都很随意,但这一次就像是换了一个兔子似的,环境弄的这么阴森恐怖,还直接丢出一具尸体来,总觉得哪里出了问题。”

    曹文石环顾四周,点头道:“对啊,方哥你这么一说,好像确实不对劲,我之前的游戏是猜谜,玩起来还挺欢乐的。”

    方惊蛰一边说着,一边走到行李箱旁,怔怔地打量着箱子里的尸体和……箱子本身,然后他蹲下身,在箱子上看似无意地摸了一下。

    有些潮湿。

    难道是屋子里的潮气导致的?

    不对,这屋子里都是木头结构的,如果潮湿的话,恐怕早就长蘑菇了。

    可如今看来,除了有些灰尘之外,并没有返潮的现象,至于蘑菇就更不存在了。

    所以说,这箱子是从某个潮湿的地方拿来的?还是说……

    方惊蛰看了一眼被雨点砸的噼啪作响的窗户,心想:也许是有人冒着雨将箱子送到这里来的。

    这时,大厅里竟然突兀地出现了“咚咚”地钟声。

    这“咚咚”的声音一共响了八声,看来代表的时间是八点。

    至于是上午白点还是晚上八点,看着窗外漆黑一片,方惊蛰更倾向于后者。

    而随着钟声的响起,大家都看到原本空无一物的圆桌上,出现了纸和笔。

    池夏用枪尖戳了戳自己面前的白纸和笔,说道:“就是普通的纸笔,不过这会儿给纸笔是干什么?”

    “是让我们写出谁是凶手!”方惊蛰沉声说道。

    “等等。”阮成荫满脸疑惑地问道:“我们又不知道凶手是谁,这怎么写?”

    方惊蛰朝前走了两步,然后突然转身,目光一一扫过屋里所有人,这才说道:“那说明,凶手就在我们之中!”

    !!!

    “你是说我们中有人杀了这女人?!!!”池夏的声音里带着不可置信,显然是因为方惊蛰说的话完全出乎了她的预料。

    阮成荫也一脸震惊地看着方惊蛰:“不……不可能吧?我们从之前斗兽场之后就一直在一起,在那之前,我们跟特安组的其他队员在一起,不能……也没时间杀人啊。”

    “对啊,方哥,我都不太敢杀人呢。”曹文石说完尴尬地笑了笑。

    刘峰则是拧着眉,询问道:“方惊蛰,你确定吗?”

    最后只有李东阳没说话。

    当所有人都看向他时,李东阳这才问道:“老方,你这么说……难道是发现什么了?”

    “还没有。”方惊蛰摇了摇头,围着女尸缓步而行,“但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无尽旷野中的一座诡异宅子,宅子里六个人,外加一具尸体,这太符合某些电影里的情况了,要么是鬼片要么凶手就在咱们之中,我觉得兔子不会玩鬼,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了……”

    曹文石弱弱地问:“方哥,你怎么知道兔子不会玩阿飘啊?”

    “感觉!”

    神特么感觉,池夏这会儿真的想爆粗口。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