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游戏:开局就精神异常 >第一百章 你是不是死过?
    轰——!

    密集的刀光如同满天的星辰,一点一点的散落下来。

    随着星光的下坠,一道身影从沙龙之中倒飞而出,重重地砸落在地面上。

    方惊蛰“哇”地一声,呕出了一口鲜血。

    他只觉得全身没有一处不疼,就连脑袋都嗡嗡作响,太阳穴也突突地跳着。

    此时的方惊蛰,胸口到腹部有一道极深的伤口,其中腹部的伤口几乎要将他的身体贯通,大量的鲜血从伤口中涌出,甚至透过伤口他都能看到自己的内脏。

    自从进入游戏以来,他还没有这么狼狈过。

    那巨大的沙龙穿透了他身上各处,除了这处狰狞的伤口之外,其他地方都是被沙粒打出的细小伤痕,看着好像身上没有什么出血点,但其实伤势可不轻。

    此时方惊蛰来不及想其他的,掏出“普通恢复药剂”就一连喝了七八瓶。

    不管这东西好不好使,总之先喝了缓解伤势才是要紧的。

    随着药剂下肚,一股暖流瞬间涌向了身体各处,但是并没有药到伤愈的程度。

    荷里森来到方惊蛰的身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神选之人不过如此,既然你输了,那么……”

    方惊蛰以为自己就要死了,正寻思着下次自己会从什么地方出现,忽然他发现荷里森的眼睛里出现了一条细细的金红色。

    接着荷里森忽然皱了皱眉头,脸色也变得煞白。

    可不等方惊蛰说什么,他忽然感觉自己的脖颈后方受了重重一击。

    接着又是眼前一黑……

    ……

    方惊蛰猛地坐了起来,翻手间“唐诗”就出现在了手上。

    可马上他就发现不对劲。

    自己的身上并没有什么不适感,头不疼了、太阳穴也不突突地跳了,甚至精神似乎都很饱满的样子。

    而此时他眼前的场景是:观景窗、小圆桌、椅子和电视柜。

    哪里还有什么荷里森和沙龙的身影。

    等到方惊蛰起身才发现,自己刚刚确实是躺在床上,而自己正在0702的房间里。

    看看时间。

    6:02。

    方惊蛰对着镜子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没有什么贯穿伤和狰狞的伤口,身上各处也没有被沙粒打穿的痕迹。

    一时间,方惊蛰疑惑了。

    难道自己做梦了?

    梦境能如此真实吗?

    带着重重地疑惑,方惊蛰来到了二楼的宴会厅。

    路上樊罡凑了过来,“看你神色不对,出什么事了?”

    方惊蛰摇了摇头,但还是轻声说道:“我做了个梦。”

    “做梦?”樊罡对这个说法很诧异,毕竟谁没做过梦啊,做个梦哪里值得大惊小怪的。

    “不是普通的梦,是关于……”

    方惊蛰刚想将梦境说给樊罡听,就看到了进入宴会厅的荷里森。

    不知送是不是他的错觉,方惊蛰感觉荷里森的目光似乎在自己身上打了个转,然后才离开。

    看来,不能在他眼皮子底下说这些,万一这家伙听得见呢?

    方惊蛰只能对樊罡说:“稍后吃过饭,你把其他玩家也都叫来,我再一起说。”

    樊罡此时神情严肃了起来,如果说是普通的事情,那方惊蛰应该不会叫上其他玩家,看来那个“梦”反应的问题,可能非常棘手。

    ……

    当所有参赛者都落座之后,荷里森还是那老一套,带着大家一起感谢了洛基先生,之后才进入了用餐环节。

    方惊蛰吃的十分漫不经心,他一边缓慢地吃着盘中的食物,一边打量着周围。

    突然,他瞪大了眼睛。

    在十三楼的那一排中,有五个空座位。

    五个!!!

    为什么偏偏是五个空座位?

    哪怕是六个或者四个,方惊蛰都没有这么惊讶。

    要知道,昨天晚上的“梦”里,不多不少正好有五个人去了顶楼,而且直到他离开那些人也没出来。

    如果昨天的不是梦……

    方惊蛰的心情有些沉重,整个事情的发展已经越来越脱离他的想象了。

    用餐之后,其他八个玩家在樊罡的邀请下,都聚到了方惊蛰的房间。

    “难道你发现如何赢下这一关了?”月读君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问出了大家都想知道的问题。

    方惊蛰摇头,见到有人似乎想要离开忙说道:“昨晚我做了个梦……”

    起初其他玩家对于方惊蛰的梦都没什么兴趣,要不是还抱着后边也许有线索的想法,说不准这里屋里的一大半人都走了。

    但当方惊蛰说道顶楼的地毯和诡异的喊声之时,屋里大部分人都表情难看了起来。

    墨夜血中瞳说道:“据我所知,西方世界有不少关于灵魂的控制方法。而你说的那种诡异的地毯,可能是某种菌类。”

    说着话墨夜血中瞳将手中的匕首刺入了墙壁内。

    可是带出来的都是普通的砂石和水泥。

    见状,站在一旁的拉姆呵呵笑了一下,声音嘶哑地说道:“我看有些人是在故弄玄虚,如果你的所谓的梦就是这样,那恕我不奉陪了。”

    方惊蛰抬眼看着拉姆,接着又一一扫视了屋里的其他几个人,这才说道:“如果我说,我知道金币可能在什么地方呢?”

    范克里夫猛地站了起来,但似乎又感觉自己有些太紧张了,稍微有些尴尬地耸了耸肩膀,然后问道:“金币在哪里?”

    “在我的梦里,荷里森自己掏出了藏在他肚子里的金币!”

    “什么?”范克里夫似乎十分不相信,但他马上又问道:“你确定那是他自己的肚子吗?”

    方惊蛰沉声道:“废话,不是他自己的,难道还是我的不成?能不能问点有建设性的问题?”

    范克里夫尴尬一笑,舔了舔嘴唇,悠悠地说道:“那还等什么,去干了那个荷里森。”

    “慢着!”一直没说话的索菲亚忽然出声阻止。

    索菲亚这个女人看起来十分平常,不像吉祥天女那样有着一头酒红色的卷发,也不像莉莉丝一样,是萝莉的外表。

    如果硬要形容这个索菲亚,那就是普通,扔到人堆里就认不出来的那种。

    “怎么?你怕啊?”范克里夫笑道:“你要是怕了,就在这里待着,金币和奖金都是我的!”

    说着话他就要起身离开。

    这一次索菲亚没有要拦着范克里夫的意思了,而是转头看向方惊蛰说道:“这位食罪灵是吧?你引导我们去袭击荷里森,有什么目的?”

    方惊蛰的确有目的,如果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那么荷里森的战斗力之强,绝对不是他能单独对付的。

    所以他让樊罡叫其他玩家过来,表面上当然说的是自己发现了奇怪的事情,而底层想法则是希望有人能去探探荷里森的底。

    听到索菲亚的问题,范克里夫也是马上反应了过来,他脾气火爆,上去就要抓方惊蛰的脖领子,却被方惊蛰轻巧的躲过。

    “我不是引导你们去袭击荷里森,我是希望大家一起在参赛者中散播荷里森持有金币的消息,几百人的炮灰队伍,足以让我看清那个荷里森到底想要干什么了。”

    这是方惊蛰早就想好的理由。

    这帮玩家没几个傻子,不用一个看似有道理的理由糊弄住他们,怕是有人分分钟就会坏了他的大事。

    抛出了这个理由之后,索薇亚果然微微点头,算是认可了这个理由,但她马上由问道:“那你叫我们来就是散播消息的?”

    “当然不,我希望有人能跟我一起去探探顶楼的情况。最好是没暴露过真名的……”

    墨夜血中瞳一听,笑道:“那不就剩下我了?”

    “凭什么你们两个去顶楼啊?要去应该大家一起去。”范克里夫第一个不乐意了。

    方惊蛰想到这家伙的线索是视财如命,看来他是盯上那个所谓洛基先生的财产的。

    可不等方惊蛰劝说,范克里夫又说道。

    “不就是会点名吗?老子会怕它?”他掏出了一挺M134扛在肩上,不屑地说:“管他什么鬼东西,老子就拿这家伙给他们点名!全突突喽!”

    既然这人底气这么足,方惊蛰便也没再说什么。

    十个玩家难得的说好晚上一起去探探顶楼。

    同时,方惊蛰嘱咐大家都不要吃晚餐,以免睡着误了事儿。

    ……

    等到大家全都离开,墨夜血中瞳却去而复返。

    “有事?”方惊蛰问道。

    墨夜血中瞳却忽然问道:“你……是不是死过?”

    方惊蛰:!!!


章节报错(免登陆)